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微微

微微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每次和她一起吃饭的时候,她总是以姐姐般的姿态照顾着我。
   “来,这个给你吃”。我筷子还未伸到碗里,她又夹了一些菜到我的碗里,虽然有时里面有些是她不爱吃的菜,但她知道我爱吃哪些东西、哪些不爱吃,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她帮我夹菜的时候,我总是看向她,而她总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次数多了,我也丝毫不觉得尴尬,我们之间的角色也对换了。
   我爱吃肉包,很多朋友都知道,在吃大餐前,当我说:“我想吃肉包”。她会毫不留情地拉下脸说道:“去,那你自己去吃肉包”。然后对着善耕说道:“我们俩个去吃就好了,让他自己去吃肉包”。而我每次都是出卖自己内心的想法,跟着他们的脚步去吃他们觉得好吃的大餐。每每想到这个情景,我都会觉得这是一件有趣的事。
   一直很庆幸能够认识她,她是一个神奇的人,有着霸道女总裁的气魄、有着邻家小女孩的可爱、有着知心姐姐的贴心、有着温柔小女人的妩媚,打出“妩媚”这两个字时,我笑了,我觉得这个词用在她身上好怪,可她有时就是让我有这种感觉。
   认识她是在06年读高一时那会,刚开学那会,她就是一个很活跃、外向的女生。那时我还是那个和女生说话、聊天都会脸红的逗比,我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也从未想过未来的某一天我们居然会成为好朋友。
   说起来也惭愧,要是没有“农民和子华”,我和她只会是匆匆人生中的彼此过客。所以,现在有些逗的我,完全是他们造成的,至于德子,那时候完全没对我产生过积极的影响,有的只是负面影响,让我一度产生了阴暗面。
   模糊的记忆里有这样的一个场景。
   下课期间,我和农民坐在位子上,而这个时候微微走了过来。
   “范忠仁……”她对着农民说道,我和农民都抬头望向她。
   彼此干瞪着眼,农民知道她是在叫他,而我却只能红着脸小心翼翼地回道:han?
   她也发觉不对了,因为叫错了名字,于是用一些其他的话题转移了这个尴尬,而农民也很淡定地附和着她转移了话题。直到很久以后,我们才知道那时候她知道我们俩个,只是名字却费了很长时间才对上了号。如果能回到那天,我会对你说:“你个傻X,你只需要记住和你同姓范的是帅一点的,姓吴是丑的那个,不就可以区分我们俩个了吗”?PS:在她心里,农民是比我帅的,我了个擦,她眼神不行。
   慢慢的慢慢的……我也记不清什么时候我不会红着脸和她讲话了,只是知道这个过程真的很久。我是一个胆小的人,所以那时候我很怕她,真的是怕,怕她大声对我讲话、怕她瞪着我、怕她忽视我、怕她不理我,说句矫情的话,她是我在心底里“第一个”打从心底里认可的异性朋友,因为她的随性、亲和、大方,让我产生一种不一样的感情,一种我从未拥有过的感觉,那时打心底里想把这份感情给经营好。我想那个时候,她不知道她在一个人的心里有了一份这么巨大的份量吧。这份巨大的份量,在未来的某一天也让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在那时,和她没有什么让人回忆得哭下来的事情,和她只有在红5的替补桌上、在送她回南庄的路上、在去七星公园吸田螺的桌上、在溜冰场上的一些的回忆。
   记得高中刚毕业那会,我会选在家里无人的情况下,给我的那些好友们打电话,那时候我记得,我打给农民只有不超过十分钟的聊天,打给子华只有不到五份钟便聊不下去了,只能听到彼此的恩恩hanhan声,打给德子好像很少,至于佳佳则是不太敢给她打电话,惺惺完全失联了,反倒是她,可以聊上半个小时以上,因为她的善谈我们之间的话题多了许多,现在想想无非就是把那些共同的好友从头到尾讲一遍、然后再从尾讲到头一遍,可这事却只有她能做到,青春亦是如此,把小时候不能做的事做一遍,把老了做不到的事再做一遍,只为留下一个不遗憾的回忆。
   她知道我们近乎所有的秘密,一些N年后才暴露的秘密,她居然嚣张地对我说:“这事我在某年某月就知道了”。一副自豪得不可一世的表情浮现在她的脸上。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我们可以放心地把藏在心里的秘密对她毫不保留讲出来的人,一个我们值得信赖的人,一个完全不担心她会把秘密泄露出去的人,一个即使把我们之间秘密泄露出去的,我们生气不起来的人。但我却完全不知道关于她的一些事,擦几下……她的很多故事我都是后知后觉。
   “有什么事可以找姐姐,姐姐别的东西不多,就钱多。”这是我最喜欢听她对我讲的话之一,可是姐啊,我真的不敢找你啊,我怕我越欠你越多,你对我真的很好。当年的“红5小分队”现在还在南平的只有你和我,我也明白,你不对我好还能对谁好。你总是经常在电话里、QQ里召唤我去南平吃大餐,而我却常常找一些不是借口的借口搪塞你,这些在他们的眼里是一种求之不得的机会,而我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别扭着,或许你会说:“这又没什么,都这么熟了,偶尔请你吃个饭也很正常的一件事”。可我自己心里这关却很难过去,当然现在不会了,只要你一个命令下来,我想我只会风雨无阻的冲出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皮厚到一定境界也是一种本事。
   记得去年,也是这个寒冷的月份,你为我准备了一次只属于我的生日晚餐,一次你亲手下厨的晚餐,还给我订了一个蛋糕,我想我这辈子也忘不了那一年的生日晚餐,一些场景历历在目,在内心深处不可磨灭。PS:我说我要帮你洗碗,你认真的对我说:“男孩子洗什么碗,你在旁边坐着就是了”。
   还记得,你和佳佳刚来南平实习的时候,有天晚上,你和佳佳很认真地对我说着:“医院有个女的来堕胎……你以后可不能带着你女朋友去医院堕胎,要不然……”我是不会的,你们俩个老人家安200个心,倒是农民我觉得有可能,你们得教育一下哈。
   在未来的某一天。
   Part1
   “这是我男朋友,下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了”。你挽着他的手对我说道。
   “我了个去,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我一脸惊讶的表情,嘴角却抑制不住的微微上翘,那是我高兴时的毫无保留的展现。
   这样的场景出现在我脑海里并不是幻想,而我心里总有一种感觉你就会如此,我一直深信着你是“柒仙侣”里面最早结婚的那位,而我总是后知后觉的那位。
   Part2
   “微微,这是我女朋友”。我笑着对你说,嘴角一直上扬着。
   “我知道,你也总算有人要了”。你欣喜的说着,过了一会你便和我女朋友熟络了很多,拉着她的手对她说道:“我们家棒棒就交给你了。”
  
   和你之间的故事只有这些片断的回忆,总是参杂着他人,可这些片断却可以演绎成一曲另类友情的剧本。
   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定,只是希望在我还记这些事的时候,可以把这些东西用文字记录下来,即使到老的那天,看着这些文字却可以有着回忆青春的资本。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我的网恋 下一篇:【雀巢微小说】云遮月儿时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