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雀巢微小说】云遮月儿时

【雀巢微小说】云遮月儿时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这岗尖上的夜晚好冷落,半弯残月倒悬西天,清辉下两座孤零零的土坯草屋,被牤牛犊般的顺河风吹打得瑟瑟直抖。
   路北边一座草屋里灯影摇曳,窗户似垂暮老人的一双昏花眼睛,闪烁着暗幽幽的光亮与南边草屋里的灯火隔路相望。
   一忽儿,北边草屋的灯火熄灭了,打门里闪出个人影,步履蹒跚地朝路南的草屋摸去。门声响处,南边草屋的灯火随之熄灭。
   一团铅灰色的浓云慢慢遮住了昏黄的月光,岗尖上霎时静得沉重。一棵古柏耸立在对面的岗坡上,于黑暗中晃动着影子,似乎往草屋里窥视。古柏下埋着这屋子的主人,他撇下五个孩子,已经走了近20年。
   阵风嗖嗖地刮着,卷起一股黄沙弥漫在夜空。
   又一条黑影古柏般地打老坟里立起来,继而蹑手蹑脚绕到了路南的屋檐下。
   “您那腿咋恁凉?”草屋里传出一个听惯了的女人声音。
   “凉,嘘,怕是要变天哩!”是路北那个常来挑水的孤老头在说话。
   呸!帮人干活竟然为了这见不得人的勾当?
   屋檐下立着的人不由得怒火中烧。他终于明白了母亲的固执和村人的冷眼,咬牙切齿地握紧了拳头。
   “咳,一个人真怕过夜,孤零零连个知心话都没处说。”草屋内的女人在叹息。
   “人老啦,总想有个伴,头痛脑热好照应。”孤老头嘶啦嘶啦直喘气。
   隔一会儿,孤老头又说:“明儿个你搬走吧,孩子大了,名声要紧。”
   一阵可怕的沉默。那滚热的血液中仿佛渗入了铅水,使砸门人扬起的拳头无声垂落下来。
   黑暗中,他分明瞅见门缝里有个影子在向他逼近,那影子满头白发,老泪纵横地哆嗦着哀求说:“小祖宗,你叫我安生一会儿、安生一会儿吧……”
   这是白天他要往岗下的新宅搬家时,母亲哭着央求他的情景。
   他的心一阵紧缩,回想起母亲于艰难中拉扯姊妹们度日的清贫生活,两滴清泪止不住顺着脸颊滚落下来……
   月儿钻出了云层,西岗下的河滩里漫过来一团团潮湿的雾气。凭着一个庄稼人的敏感,他知道秋雨的季节马上就要来临。
   他思绪烦乱而又极不情愿地转过身,慢慢朝岗下退去。
   倏地,他又折转身,黑暗中两眼直愣愣盯着雾蒙蒙的屋顶,心间陡然生出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
   哦,明天,这屋子应该修补一下。他边走边想。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微微 下一篇:风水宝地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