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赵二寻女

赵二寻女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翠儿,饭熟了没?”那是初秋的一个傍晚,赵二从地里掰苞谷回来,一进门就嚷嚷。
   放下箩筐和扁担,见没有回应,赵二又喊了一声:“我回来了,翠儿。”
   屋头还是没有动静。赵二默想翠儿可能出去玩儿了,过不久就会回来,他径直来到灶屋,准备舀水洗手。一看灶屋里冷冷清清的,像没有烧火煮过饭一样。
   “这丫头平时不是这样的啊,今天是怎么了?”赵二心里有点责怪女儿,但想到这孩子从小就没了娘,也没有兄弟姐妹,家里条件也不好,十六年来,还没穿过一件像样的新衣裳,不禁又心疼起了她。
   赵二洗完手,拾来柴禾,开始烧火煮饭。饭煮熟了,翠儿还是没回来,赵二开始慌了,一丝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他去翠儿的房间看了看,东西都还在,赵二心里稍感安慰。顾不上吃饭,赵二开始挨家挨户地去寻翠儿,一边寻一边问一边喊,村里被他寻了个遍,就是没有翠儿的踪影。天已经黑了,赵二几近崩溃,好容易,一位大婶告诉他中午时看见一位男子出现在他家门口,然后翠儿就跟着他走了。一问那男子的模样,赵二才想起前几天家里来过一位远方亲戚,莫不成那个男子就是他,是他把翠儿领走了,真是这样的话,会不会他只是领翠儿出去玩玩,过几天就回来了。赵二侥幸地想。
   时间一晃就是三四天,翠儿始终没有回来。这几天里,赵二寝食难安。回家时,他总要去翠儿的房间看看,希望翠儿突然就出现在眼前。吃饭时,也总能想到翠儿笑着去拿碗筷的样子。出去串门时,别人问起翠儿的事,他总是唉声叹气,一副无奈的样子。到了第四天,赵二越来越觉得,翠儿一定是被拐走了。他听人说过那位远方亲戚的家远在千里之外的A地,顾不得去想女儿怎么会跟他走的,赵二现在只担心翠儿现在怎么样了,他决定要去找翠儿。
   没有多少文化的赵二,倒也知道这事可以报警,但他耐不住性子坐着等翠儿的消息。那天赵二报完警后,收拾起简单的行囊,拿出积蓄,就前往A地,踏上了寻女之路。
   没怎么出过门的赵二根本不知道怎么坐车去A地,俗话说:“鼻子底下就是路。”赵二凭着一张嘴,东问西问。在好心路人的帮助下,下了火车转汽车,经过几天几夜的奔波,终于到了A地。
   这其间也不是一帆风顺的,那天下午,他下了火车,从B地火车站工作人员那儿得知,需要转乘汽车才能到达A地。赵二不知道B地的火车站在哪儿,他走出火车站,看到马路边上坐着一位中年男子,看起来是农民工模样,也许是出于对土地特殊的情结,他以为这位老哥一定不会骗人,于是上前如问路,果然,那位男子满脸堆笑地给他指了方向,赵二谢过了他,就匆匆启程了。赵二走了很长时间也没走到,心中生疑,他又问了一餐馆老板,这下赵二才知道自己上当了,中年男子指的是汽车站的反方向。这时去责怪别人或自己都是无益的,他转念想想,也许那位老哥记错了,如此也就释然了。他加快脚步往正确的方向走去,只想在天黑前赶到车站,这其一可以早一点买票去A地,其二可以解决住宿问题。到了汽车站,赵二却发现车站大门紧锁。那天夜里,赵二露宿街头了,他在车站门口整整坐了一夜。
   第二天站门一开,赵二就赶紧买了去A地的票。到了A地,赵二先跑到当地派出所,准备打问情况,谁知,派出所告诉他,前一天他们接到报警,刚从一人贩子家里解救了一名女孩,已经派人送她回家了。一看资料,那女孩果然就是翠儿。
   赵二欣喜若狂,所有的疲劳都烟消云散了,谢过民警,提着行囊就往回去的车站赶。到了车站,准备买票时,赵二却发现放在外衣口袋里的钱不见了,他想起一定是坐公交时,小偷趁拥挤之机把它偷走了。赵二再次陷入了困顿,他搓着手,有些不知所措。
   家还是要回的,赵二狠了狠心,决定走回家去。走,对赵二来说是个多么恐怖的字眼啊,从A地到家里,单程一千多公里,步行的话得几个月的时间,这一路颠簸不说,他现在身无分文,吃的、住的可怎么办呢?
   纠结中,赵二启程了。他饿了,就去餐馆吃别人吃剩下的饭菜,为此没少遭餐馆老板的白眼,有时甚至遭到驱赶。人在物质生活都无法保证的时候,是没有尊严和架子的。赵二隐忍着,不得已的时候,他还不得不去向路人乞讨,或者去捡别人扔掉的吃食。渴了,他就去河里捧一捧河水,或者用乞讨来的钱买水喝。夜里,他就跟一群流浪汉一起,在街边过夜,或者钻到桥洞里去睡。有次,走到铁轨边时,他胆子一横,翻身扒上了徐徐驶来的火车,差点没被这冒着浓烟的铁罐子摔下来。
   几经辗转,深秋的一天夜里,赵二终于回到了家里。
   话说翠儿被送回家以后,一边忙活些家务,一边等着父亲回来。那天夜里,翠儿已经睡下了,突然,门外传来砰砰的敲门声,翠儿以为自己听错了,赶紧用被子捂住头。不一会儿,又传来叫唤自己名字的声音,这回翠儿听得真切了,确实是父亲在叫自己。翠儿赶紧穿好衣服,下床去开门。
   见到父亲,翠儿几乎不敢相认。此时,站在翠儿面前的赵二胡子拉渣,头发齐肩,一缕一缕地像被胶水粘住似的;脸上黑糊糊的一团,分不清哪儿是鼻子,哪儿是嘴巴;衣服也破烂不堪,像从垃圾箱里捡回来的一样。看到父亲这副样子,翠儿的心似乎要被撕裂了。
   翠儿赶紧把父亲让进屋,烧了热水,找来干净衣服让父亲换洗了。夜深人静,父女二人坐在屋里互诉别离的辛酸。
   原来,那天中午,翠儿刚摘完菜回来,只见门口等着那位亲戚人贩子,他告诉翠儿说,她父亲做活路时不小心受伤了,现在在医院。翠儿听了心急如焚,也不辨真假,就放下篮子,跟着他去了。他们来到县城,那远方亲戚并没有带她去医院,而是上了一辆停在僻静角落的一辆面包车。翠儿怀疑自己上当,刚想呼救,就被那个亲戚人贩子捂住了嘴巴,往车上拖去。就这样,翠儿被他和一个同伙带到了A地。在A地亲戚人贩子同伙的家中,为了防止翠儿逃跑,他们绑住了她的手脚,还有人看管着。幸亏一位邻居觉得他家带回来的女孩不对劲,于是报了警,翠儿这才被解救的。翠儿被送回来的那天,亲戚人贩子和他的同伙也被送进了监牢。
   赵二听了翠儿的遭遇,翠儿听了父亲的艰难,父女俩相拥着大哭了一场。那热泪里,有辛酸,有感动,最后都化作了层层叠叠的对亲人的关心和爱。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石碾子”小传 (小小说) 下一篇:去南方,南方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