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杨柳】今生负了你(小说)

【杨柳】今生负了你(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那天,儿子来电话要吃甜瓜,我答应。去夜市看见一辆车上堆满香喷喷的瓜,问多少钱?八块钱一斤!抬头一看居然是他。他憨憨笑:好多年没见,还好吧!我笑,他说俺媳妇和你长得一样漂亮!
   中午婆婆让我接儿子。在学校的拐角我与他相遇,他穿了一身腥哧哧的脏衣服一脸的尴尬。我笑得灿烂如花。
   思绪一下拉回了十几年前,那时候我刚毕业大嫚托人安排在化工厂任化验员。宿舍和大嫚的紧挨着。那时候工厂两班倒,一个班长带着一个化验员加十几个工人。我们喊他:仇班长。那时他对我特别好,在车间有重活脏话也不让我干,我很想和大家打成一片,他总说我是个小姑娘怕累着。离着工厂不远有个广场天天晚上跳集体舞,有一次我自己去了,他不放心就跟在后面然后在回来的路上装着和我偶遇。他和我一起进工厂大门,引起了很多人的猜疑,都以为我们在谈恋爱。传达室于大爷亲自找我谈话,问我是不是和仇班长谈恋爱啦?我:没有!于大爷说,他配不上你,离他远点。于大爷说班长长的太难看,我要跟了他就是一朵鲜花插牛粪上了。为此找大嫚给我上思想课,我根本没有和他谈恋爱我委屈,我也是第一次和大嫚翻脸。
   为此疏远了他,我不想被别人误会,那么小就谈恋爱。而他居然写了一封信给我,没收拾好遗落在车间地上。全体大会,厂长拿着一张纸走进来,很生气说车间有人谈恋爱这信居然被厂长捡到了,他慌张地站出来说是写给小盖的,我当时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我强烈要求调2班去,厂长说过些日子再说。这期间,2班的小王和小郭在外面租了房子。小王在工友面前炫耀小郭的皮肤一掐就能掐出水来,我听了头皮麻飒飒的。感觉不是在谈恋爱而是在耍流氓。
   化验员小于每天花蝴蝶似的,今天陪厂长出去吃饭半夜归来,明天陪那个主任去K歌,她是我的搭档我俩一点共同语言都没有。化验室里就我俩有钥匙,每天和量杯,PH值打交道枯燥无味。
   我还是和他一个班,去车间取样品他过来帮忙,我:不用你,我自己行!他说可能伤害了你,请原谅!后来工友反应化验员工作太轻松要求下放一线和工人一起上班,厂长答应了。我居然和他一起上夜班。夏天他第一个跑着出去买雪糕分给大伙吃,冬天让我偎在塔炉前烤火,夜里他总是让我趴在记录桌上睡会,他自己哈欠连天一直坚持着。工友小李说我很多次,说我这辈子真嫁给仇班长也有福了,保管是捧在手心含在嘴里的茬子。我那时候就想回老家找个爱自己的男人嫁了,我不喜欢这里也不喜欢这里。
   这期间爸妈从老家赶来。那天天气晴朗,我和爸妈在宿舍说着话,门突然被推开了。他像个傻子一样被工友推了进来,我爸妈问他是谁,他紧张居然说了句:我是——你大爷!顿时笑声一片,我妈给了他家乡的土特产他红脸走人。
   爸妈走后,他单独找过我,用方言语无伦次的对我说:就和俺交往交往吧!俺稀罕你!我尴尬,红脸回一句:俺不稀罕你,你别缠缠俺!定定看我,他失望离去。
   他开始酗酒,在食堂打饭时大喊我名字,我烦气。狠瞪他一眼不再理睬。那时候流行毛宁的晚秋,上班时候他扯着嗓子吼:随着枫叶飘零的晚秋,才知道你不是我一生的所有……
   一次夜班,工友都在加餐。他递过一包酸奶,我不要。他火了:就是根木头,喜欢两年多了都感化不了!他感觉自己失态,喃喃:对不起,吓着你了!我生气不理。
   从没想过我这么柔弱的女子会犯一个天大的错误。那一天上白班,他大声喊:把流量计开到120!我赶紧扭动阀门。不知是何原因一扭阀门流量计居然瞬间爆裂,有毒的氯气蔓延开来!他听到我的惊叫声跑了过来,把我推了出去,又冲进绿色烟雾里。我所在的车间,氯气是一种有毒的气体。
   氯气是一种有毒气体,它主要通过呼吸道侵入人体并溶解在黏膜所含的水分里,生成次氯酸和盐酸,对上呼吸道黏膜造成有害的影响:次氯酸使组织受到强烈的氧化;盐酸刺激黏膜发生炎性肿胀,使呼吸道黏膜浮肿,大量分泌黏液,造成呼吸困难,所以氯气中毒的明显症状是发生剧烈的咳嗽。症状重时,会发生肺水肿,使循环作用困难而致死亡。由食道进入人体的氯气会使人恶心、呕吐、胸口疼痛和腹泻。1L空气中最多可允许含氯气0.001mg,超过这个量就会引起人体中毒。
   那一次因为流量计爆裂,车间停产半个月。方圆几里的大白菜都枯萎了,也有几个路人被熏得送进医院接受治疗。我没有大碍,他冲进去关闭阀门被氯气熏晕了。我第一次为一个男人流眼泪,我不喜欢也不爱他,可是我犯的错误都由他来承受了。在医院看他醒来,想说对不起哽咽在嗓子里说不出来,他笑着说自己死不了,还没娶媳妇哪能死了。最后他凶巴巴的告诫我:厂长调查谁开的流量器一定要说不知道!我怎能让他来替我受过呢,他火了说不听他的就把他给栽了。他说他是爷们有勇气承担一切后果。
   召开的全厂大会,他被撤职,连扣三个月工资,而我没事。一下子无法坦然面对这些,尤其是他。想起浓浓氯气烟雾里他推我出去,想起他在全厂大会里坚定不移喊是他自己开的流量器,我心里充满自责。
   几个月之后工厂宣布倒闭,我回老家,而他要回乡下。临走时他和工友送我去车站,车子开动那一瞬他忽然像个孩子哭了,他不管不顾众人异样的眼光,追着开动的车子,我的眼睛湿了。他曾经说过我是他的初恋,刻骨铭心,而我今生还是负了他。
   对着键盘打出这些文字,泪落了。那些青涩的记忆,因为有他呵护的痕迹。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狂风中的枯枝败叶 下一篇:一种选择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