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杨柳】今生能做爸爸的女儿(小说)

【杨柳】今生能做爸爸的女儿(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夜里做了一个梦,梦里我们一帮人好像在老家的街上聊着天,我手里还帮一个妇女抱着孩子呢,我正逗孩子笑的咯咯的,忽然传入耳朵的是爸爸和别人的争吵声,听着争吵声越激烈我越害怕,我把孩子塞给那个妇女,看地下有一根铁棍,就捡起来毫不犹豫冲了出去......
   梦醒了,心里还是惊慌的,恍惚中已是泪流满面;多亏只是一个梦,流点眼泪也罢了,但是还平复不了我心里的恐慌。记忆中爸爸总是沉默寡言,经常板着个脸来教训我们,但是家里做了好吃的可口的饭菜总是会尽着我们吃,在我年少的时候,爸爸其实就是一座山,伟岸而沉重。
   记得全家搬来第一年,房子装修的时候,我就像个男孩子似的推沙搬砖挑水,那时候的我不是娇滴滴的女孩了,反而变成了一个假小子了;我和爸爸一起忙活着,虽然累但是看着新家一天天变得丰满充盈起来心里特别高兴。新家装修完了,后来搬进去了,我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失落。因为那时候的我还待业在家还没有工作呢,整天郁闷的和个疯子似的,就是不知道自己能干点什么。那时候心情很低落,就像一个没头的苍蝇似的一头一头的,想想我才21岁,都找不到生命的价值观了真是可悲可叹。
   那时候爸爸在一家澡堂里搓澡,其实我知道活很累,尤其是在那种潮湿的地方还要忍受蒸汽的弥漫,我的爸爸在辛苦地赚钱,而我都已经那么大了还要依靠爸爸养着,内心充满了自责与内疚。临近年关的时候,大姐和妹妹单位都放假了,两个人出去逛了一整天,拎着大包小包回来了,向我展示她们的劳动成果。我那时几乎笑不出来了,还是勉强在那里笑着,轻声夸着买回来的东西看着还不错。我的伪装就像一层破布包裹着,爸爸也许早就看出来了,忽然间对着大姐和妹妹吼了:你们两个就知道给自己买东西,想过你妹妹没有?......
   大姐和妹妹都被爸爸呵斥哭了,委屈的在那辩解着,我已是泪流满面,我说和大姐妹妹没关系,是我自己心情不好连累大家啦!大姐气得把买来的衣服摔在我面前,我说我真的啥也没说,是爸爸向着我。
   看我郁闷在家,爸爸帮我找了一家美发厅去学美发,我就是死活不去。我说我看见给男人刮胡子我就恶心,就这个样子哪能去啊,我不去,打死也不去。爸爸呦不过我也只能由着我了。那时候大姐和妹妹在一个单位工作,爸爸在澡堂里,我和妈妈就在家里悠闲的和个什么似的。
   那一年,快要过年的时候,爸爸带我们一起去了皮草城,给我们姐们三人每人买了一件皮衣,那时候花接近6000多块钱买三件皮衣,对整个家庭来说就是一笔巨大的花销,爸爸一点也没心疼,说我赚钱给我女儿花,我愿意谁也管不着。
   爸爸不止一次说过这样一句话:只要爸爸能动弹能上班赚钱,爸爸就能养活你一辈子。我感觉自己还真不能这么呆下去了。在没找到工作之前,我几乎每天都要去爸爸工作的澡堂送饭给爸爸吃,先是把饭菜交给看门的那个王大爷,王大爷再找人给爸爸送到里面去。
   送了一段时间,那天遇上一个大姨,老问我多大了是谁家的闺女,还上下打量我,我都被看的不好意思了。后来爸爸在一天晚上下班后喊我说有话要说,爸爸说那个经理的老婆看我不错要给我保媒,我当时就急了,我说我才多大啊,我才不去相亲来!爸爸有些无奈说就当为了爸爸就看看吧?我勉强答应了下来。去看人那天去了那个大姨家,家里装修的富丽堂皇的,可惜那个青年见了我比我都害羞,我也没好意思看他到底长得啥样子,看完了我就像走过场似的回家了。几天后,爸爸告诉我,那个青年对我有意思,说要来家里找我。我说那可不行,我都没看清他长啥样子不了解啥脾气我不和他交往。我说你不能告诉那个大姨我年龄小不想这么早谈对象?爸爸说人都看了,这个理由不充分。我说那怎么办?爸爸说先拖些日子再说。
   那天,爸爸闷闷不乐回了家,他问我你到底愿不愿意和这个小伙子谈?我说真没看清模样,再说我老感觉我还小,连个工作都没有却想着谈对象,我不想这样。爸爸又问我那个小伙去找爸爸了,看着感觉还可以,就是,我说就是什么啊,爸爸说右脸上有块疤,难道你没看见?我说我都没抬头看他,我哪知道;爸爸说人家说了要是你女儿因为脸上的疤不乐意,人家就马上去外地整理整理说家里有的是钱,我说爸爸你就告诉我不愿意好了,我说他家再怎么有钱那是他的,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第二天爸爸出去一会又回来了,我一看爸爸用自行车把上班用的东西都驮回了家,我很惊讶我说您怎么把东西带回了?爸爸说,爸爸干够了想换个地方,我说:奥。爸爸一直没找着合适的工作,一是因为年龄大了,而是因为爸爸说着外地的口音人家都听不懂。那天因为一点小事我和妈妈吵了起来,妈妈很生气骂我是个小兔崽子,还说爸爸的工作都是因为我......
   我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爸爸的经理找爸爸谈话,说他老婆的外甥很愿意,还说要是你二女儿不愿意,你明天也不用来上班了!看爸爸不吭声,经理又说,我现在是这个村的书记管谁也没我权力大,你家的户口都落这来了,我们要是成了亲戚还不得额外照顾你家啊,你回去好好想想吧!
   那一刻我心情很失落,举家迁往一个陌生的地方,举目无亲的,自己已经好久没上班了,现在还拖累了爸爸;刚装修完的二层楼装修款是大姐和妹妹提前在单位支的工资钱,爸爸那么辛苦为了这个家,而我到底为这个家做了什么?傍晚我一个人跑到了楼群那片小树林里,我站在那里哭的一塌糊涂,我恨自己管什么也不是,一个搓澡的破工作爸爸都那么珍惜,而我对工作还那么挑三捡四的。
   爸爸着急到处找我,看见我在哪里哭,就问:谁欺负你了?我没有理会,哭着跑回了家,关上门堵上窗不想说话。爸爸就站在门外不停地敲门,说你出来有事和爸爸说!我就躲在房间不出来。爸爸说你不出来,爸爸也不走,爸爸就坐在门口等你出来吃饭。
   等我哭够了,打开门我就惊呆了,爸爸坐在地上很难过的样子,我一下子感觉爸爸老了很多,爸爸看见我就站了起来,问我,你饿不饿,爸爸带你去吃饭。
   泪光中模糊了我的双眼,今生能给爸爸做女儿,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一种选择 下一篇:火红的嫁衣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