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三十而丽

三十而丽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三十而丽
   中原绿城,城中一家支行,银行机构中的基层管理行,行里前后两排楼,临街的一楼是营业大厅,楼上办公,后楼也办公。两楼间有院,院两侧有职工食堂和汽车棚,这是该行所有支行一式不变的格局,变的是格局里的人和事。
   年初,行里发生两件易被人们八卦的事。小三十的程丽离婚了;市行的辛强老马迷途误入支行。
   程丽离异后,将4岁的女儿送乡下母亲看管,自己住支行临街四楼楼梯口的一个房间,四五楼存放陈年旧账,很少有人上楼,难得闹中取静。
   辛强,初来道远,就在程丽隔壁支起一张简易床,供午间休息。
   两张床被一道厚厚的墙隔开。
   床上的两个人初见并不陌生。
   程丽二十多两岁时,大学毕业入行,次年嫁他行四年同窗,五年恩爱,六年婚内出点意外,七年之痒,了却婚姻一场。这个即将步入三十岁的女人,离异后活得更加自信、前卫、性感、美丽。苗条身材,凸凹有致,瓜子脸,皮肤白,五官端庄,依着素雅,不失时髦。她在行里现任行办主任,都说中国的主任没大小,上至副部,下到副股。别看支行这个差使不及股级,不在领导编制,可却是领导的心腹,掌管着领导的“小金库”,全行吃喝拉撒,众权在握。往往随着行长换岗而换人,充分证明了一朝天子一朝臣。
   辛强原本是市行办负责宣传报道工作的副主任,凭着经常不断的大块文章见报,把一任任的行长都先后吹到“天上”去了。看着别人一个个升迁,自己替别人吹嘘,原地不动吹了二十多年,顿觉自己有点二。新任行长见他有点愣神,给个台阶下支行任个副行长。只会纸上谈兵的辛强,半年内因主管的业务下滑受到两次黄牌警告,第三季度就被免了职。
   此时,辛强活到四十五六岁才明白“凭良心办事,凭本事吃饭”在行里是行不通的,光低头拉车不去抬头看路会翻车的。
   此刻,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晚来恨极的辛强,请调到这个支行当了一名普通的老员工。初来乍到,地生人不熟,少了些尴尬。可难堪的是,隔壁这个熟悉的小媳妇跟他来个上下颠倒。好在,在过去上下级工作关系中,她对他欣赏有加,十分崇敬。
   自从隔壁住进自己欣赏崇敬的男人,程丽的精神面貌更加焕然一新,工作压力也轻松了很多。行里工作计划、宣传材料、行长讲话稿,甚至出块宣传板报。都让邻居把把关、晕晕色、帮帮忙。对这个工作上失意的邻居来说,这点事,根本不是事,举手之劳。何况是一个漂亮而不让人讨厌的小媳妇,给他提供了一块新的用武之地,来展示自己的人生价值。每每都是积极主动,乐于奉献。
   主动奉献的辛强,换来程丽的更加好感。老师的尊称也改口辛哥,亲近了许多。两个各有失意又各有好感的男女,亲近的结果,无话不说。女人说婚姻失败,男人说工作失落,男女又相互安慰,相互劝说。
   转眼半年过去,行里要进行半年工作总结,上报材料是个重头戏。自然,程丽又麻烦了邻居。经过一周的忙碌,直到周五下班前的两分钟,上报材料才通过行长最后一次的审阅,上报市行。
   这天班后,程丽说:“辛哥,晚上有安排吗?我想请你吃顿饭。”
   “吃饭可以。我出钱,你买单,好吗?”辛强调侃着反问了一句。
   晚上,二人打的来到市中心一家豪华自助餐厅,餐桌上一番雨云后,程丽嗲声嗲气的说:“哥,我想让你送我回去。”
   “好!我去叫个的。”
   “不打的,咱沿着滨河公园回去。”
   走进公园,见到黑暗处,程丽有意无意地拉下辛强的手,好像是怕脚下道不平,不好走。走着走着,又觉内急,四处寻厕,见到远处一收费公厕,辛强掏出五毛钱说:“这个,我来请客。”笑得程丽差点提前解决。
   走回支行大院,已是深夜零点,辛强在一小时前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说晚上值班。二人来到四楼,各自掏出钥匙开门,辛强进屋还没站稳脚跟,就被程丽从身后抱着推倒在床,床板晃动厉害,二人就把床板抬起直接放于地上,一阵天翻地覆后,就听程丽说:“哥,你那咋还任生呢?”
   次日,辛强欣喜,不能自己,即兴赋词三首。
  
   长相思两首——昨晚记事
   (一)
   吃朦胧,喝朦胧,身在吃喝朦胧中。肚儿闹不通。看朦胧,听朦胧,无酒犹能双脸红。可乐与君共。
   (二)
   星罗明,新罗明,饭饱水足二人行。滨河收影清。夜澄澄,水澄澄,如梦寻厕脚步并。笑闻请客声。
   醉垂鞭一首并序
   曾一席间,小姐端上一盘去皮儿黄瓜,谓之“美女脱衣”。今触景生情,习成一篇《醉垂鞭》。
   软香玉润身,昨日宴,初相见。不曾五味痕,通体处处春。细看胃口好,嘴边到,不忍心。任凭乱销魂,谁知何所云。
  
   俗话说得好,头场戏难开。自从他她演了二人转,一发不可收。去过辛强家,开过钟点房。一天完事后程丽说:“这么大个郑州,就没有属于咱俩的一个地方。”
   于是,二人走街串巷,租房装修,过起夫妻生活。程丽用尽自己“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玩转大床”的本领一心想拴住辛强的心。还常常用点攻心术:
   “某某行长想要那个,我就没答应。”
   “省市行几个当了官的同学,关系好了十几年,都没好到咱这个份上。”
   “我看,养两个妞(ta们各有一个女儿)没啥不好的。”
   不好的是辛强一开始就给程丽说明白了,他和妻子亲密无间,别说插足,就连针尖也插不进去。
   不好的是走到今天,多因程丽的主动,填补了辛强命不强的失落。
   说到底,人都是凭着希望生活的。没有希望的程丽,渐渐凉了下来。退了出租房,出了一半装修钱,果断转身。她以三十岁女人的身体、情爱与事业,展现出成熟女人的独特魅力。就象夜空里噼啪炸开的焰火,曲线玲珑着诱惑,眉眼间藏匿着成熟的妩媚,还带着些许自信。她用自己优雅、美丽、自信和品味的三十岁,很快结束了自己的单身生活。
   三十而丽——程丽当之无愧。
   如今,两人还要天天相见。
   见了,强问:“是不是跟见一般同事一样?”
   丽说:“有过那事,咋能一样,一辈子都不会!”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文缘】婆媳情(小说) 下一篇:死亡边缘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