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死亡边缘

死亡边缘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林老师在梦中依稀记得:坐在轮椅上,手脚不由自主,想站立可却无法动弹。在迂回挣扎的折腾后,突然间被外力推向深不可测的汪洋大海……顿觉窒息。后来林老师醒了。两腮留下了酸涩的泪水。
   林老师其实一点不惧怕死亡,他惧怕的是死亡前的想象。林老师曾不止一次地和朋友谈及安乐死的至高境界。他觉得在未知未觉中离世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可事与愿违,那天他走到了死亡边缘,但是合并无比痛苦的想象。
   文化局的几个领导为了表示对省文联副主席来访的热情,也为了展示小城浓厚的文化底蕴。于是别具匠心的置了一个饭局,市领导亲自电告林老师务必参加,席间作画以助雅兴。林老师是本市字画界的临摹高手,据说在省城也颇具一些名气的。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林老师秉承了古文化人“把酒仰问天,古今谁不死”的大义凛然。所以然市领导叫上林老师作陪文联副主席是顺理成章的事。
   小城不富裕,但是小城的地方官员很敬重省城来访的文化人,也许是碍于面子(或者说小城是中央反腐倡廉的某个死角),席间用的赖茅。在林老师鲜活字画的飘忽中,一桌十人饮完十二瓶。林老师当场手握画笔栽倒桌下不省人事。
   林老师在市人医抢救的时候,领导们都已酒醒,本来计划的酒足饭饭饱之后的娱乐节目也不得不取消。林老师的家属赶至医院的时候,领导和文联副主席带着些许哀叹和遗憾各自离去。
   整整三天三夜,林老师终于开口说话了:我还活着?在一旁看护的林老师的老婆应道:没死呢!林老师的老婆比林老师小十岁,在广电局工作。林老师当初认识她的时候是广电局的孙局介绍的,也不知道何种原因孙局摆出“不撮合不罢休”的决然。林老师于是战战兢兢的和比自己小十岁的她完婚了。后来广电局关于林老师老婆和孙局的流言蜚语传到林老师耳边的时候林老师似乎才有点明白当初孙局如此决然的理由。但是林老师没把这件事太放在心上,也许林老师觉得比她小十岁的女人能成为他的妻子这个女人一定有好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他和这个女人的结合注定他必须承载故事带给他的某种沉重。
   林老师平时嗜酒,所以少不了妻子的怨言。林老师也不理会照样我行我素。妻子经常在他耳边唠叨的一句话就是:照这个喝法,你哪天会坐轮椅的。林老师也经常回应她:真到那天了,你就改嫁吧!林老师老婆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真到那一天,我会送你一程……林老师每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脊梁后总是凉嗖嗖的。
   林老师的病房是人医最好的单间,这当然与领导的安排是有关系的。林老师醒来的时候看到五颜六色的水果篮和鲜花,所有的亲人都用悲恸的眼神盯着他看。林老师说:没事的,我不是没死嘛!别人不吱声,唯有林老师老婆说:没死!顿了顿:医生说你下半辈子要坐轮椅了。林老师看到妻子眼睛里悲楚的淡定和欲留尤止的泪水。林老师略有所思的低语:怪不得老做梦呢!
   林老师的一只手失去知觉,腿脚全然不能动弹。医生说:慢慢治疗吧,恢复很难!林老师意识到自己要经历一段没有期限的死亡前的想象,变得有些惶恐不安。
   亲友们各自离去,清冷的单间里唯有妻子用孱弱的身体搀扶林老师从病床到轮椅从轮椅到病床。林老师开始觉得和他生活这么多年的妻子有些陌生了。他经常反复问他妻子:你会送我一程吗?每次说完都流泪。妻子从不正面回应他:好好配合医生治疗!
   为了能长时间照看丈夫,妻子打了提前病退的报告,尽管病退很不合理,但是有领导的干预,广电局的最年轻的退休职员便是林老师妻子。
   酒精似乎仅仅麻痹了林老师的躯体,林老师的思维却很清晰。记忆中的点点滴滴都能浮现眼前。他掐指算算,住院前和妻子单独相处的时间整合起来都不如现在住院时候的时间多,他的大部分时间都耗在觥筹交错里了。想到这林老师甚感欣慰。
   妻子每天重复着配合医疗促进林老师康复的繁重工作,经常不知不觉便伏在病床上睡着了。反倒是林老师睡眠充沛,眼睛老睁得铜铃般大小。他看着身边这个比她小十岁鬓角已经有些许白发的女人经常在想:她是那个梦中经常出现的外力吗?他甚而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远比自身的康复来得重要,假使梦中的那个外力来自于身边这个孱弱的女人那么他即便有健硕的身体又意义何在呢?这个问题让林老师无度纠结。从某种意思上讲,林老师渴求来自于自己爱人的死亡前呵护。他害怕失去这种呵护所以特别恐惧他的想象。
   终于有一天,妻子推着轮椅走在医院的走廊上,靠近楼梯口的时候林老师严肃地跟妻子说:你是不是打算将我从这推下去?妻子从容地回答:嗯,是想,可是我怕犯法!林老师蓄势已久自认为庄严的问题在妻子轻描淡写的言语中变得轻佻且幼稚。他期待已久的答案其实永远是未知。
   自那天以后,林老师不再纠结这个外力的问题。他特别期望自己早点好起来,最起码手能拿画笔。他跟妻子说:好久不画了,真想画画!妻子说:想画什么呢?你说,我画。妻子在林老师这么多年耳濡目染的熏陶下也有些作画功底的。林老师说:就画你推着我坐在轮椅上的场景吧,你发挥。说完还嘿嘿的笑了一声。妻子说:你休息会。画完我叫你!林老师像个孩子似的应道:嗯!
   一副没有任何艳丽色彩的画很快便完成了:林老师,妻子,大海,画中的林老师是站立的。没有轮椅。大海的画面上有些许斑渍。那是妻子作画时滴下的泪水。
   看完后,林老师泣不成声……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三十而丽 下一篇:狗尾巴草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