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普洱】红嫁衣(短篇小说)

【普洱】红嫁衣(短篇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终于,可以穿上红嫁衣了,在三十七岁的时候,虽然有些晚,但是嫁衣的颜色真的很鲜艳。蕾丝的花边,微微撒开的裙摆,红色的细高跟鞋,红色的玫瑰捧花,头上红色摇曳的珠花。
   藏在这所有的红中,新娘就像一朵最后的红色的花在秋风中努力的绽放。三十七岁,被小她七岁的新郎挽着,周旋在亲朋好友之间,极力地想在最后的一刻,握住用人生三分之一的时间找寻到的幸福。
   认识她已经好多年了,她在我们村完小附近开了一间百货店。每次经过她的小店,她不是在织毛衣,就是在静静的看一本《读者》。那也是我喜欢的一本杂志,所以路过的时候,我会和她搭讪几句,说话间,感觉她有一种和一般农村妇女不同的烟雾朦胧的感觉。她的喜好和说话的方式,以及思维,隐约寻到一种散文的味道。于是一来二去,没有课的时候我总是喜欢和她聊聊天。
   那时自己正是妊娠中的女人,她的儿子也有八岁了,自然聊到孩子从怀孕到生育以及抚养的种种。她对孩子及其期望和负责,但是每次见到她,都会听到她的叹息,和流露的隐隐的忧伤。由于开始不太熟悉,就以为那是一个喜欢文字的女人凭栏的轻愁。
   后来,她给我还没有出世的孩子织了一件毛衣,对这样没有深交的好,我有点不知所措,给她付钱,被她阻挡了。
   那一刻,我懂了她的性情,我们也就成了朋友。
   后来才知道,她高中毕业后,二十岁,遇到现在孩子的父亲,一个小学没有毕业的男人,把他当朋友,他却凌辱了她,怀上了儿子,就跟了他,没有婚书,没有嫁衣没有家,直到现在,将商店分成两份,三分之一摆百货,三分之一做厨房,三分之一是全家一张唯一的床。有时还得挨喝了酒的孩子的父亲的打。
   说这些的时候她极其暗淡,但是没有挣扎。
   我无法理解现在还有这样愚忠的人。我说,要么领结婚证,要么分开。
   她说,试过了,为了一纸婚书,她和他一直吵了八年打了八年,也说过分开,可是孩子是无辜的。
   我看着那个来到世上已经八年,却还在没有上户口的孩子,才发现一个人命途的惨淡。
   我爱莫能助,只能将心灵为那个女人留一个位置。
   两年后,孩子的父亲终于在村子盖了一间有三格的石棉瓦房。搬家的时候是在假期,我不知道。到了开学路过小百货的时候,那里换了人。打电话她的声音很喜悦,说,你来吧,现在我有宽敞的厨房了,我做饭给你吃。
   做饭给你吃!
   那也是我对欢喜的人最由衷的表达方式。我的心灵空间的朋友,我喜爱他们的方式就是说,你来,我做饭给你吃。尽管那是粗茶和淡饭。但我知道那就是生活的最好表达。
   我去了,那是一间简陋的小房子,没有什么陈设,但是可以看到她暂时的知足。我们一起采在她房前的空地上种的刺五加,一起摘薄荷,一起摘绿色欲滴的青菜。在厨房里她不让我帮忙。我坐在那里看她利索的将一碟碟菜弄好了摆在桌子上。等他儿子放学了,三人围在那里,吃了今生让我从记忆中最难舍去的一顿饭。
   她说,现在有了房子,只剩下补领结婚证了。尽管很渺茫,但是我看到了她眼里的隐忍和期待,甚至好像是绝望中依旧凭借着的一丝指望。
   就像回光返照!就像自欺欺人的海市蜃楼!
   但是,那样我也宁愿和她一起期待,也许可以起死回生!她和那个男人,和那个男人一起生的孩子,十多年的缘分不会就这样在半途断了吧!
   后来的三年,她终于将自己泡沫一样的期待彻底击破了。她打电话说,我离开家了,在卖床上用品和做打扫的散工。我去见她,在摆满华丽的床上用品的商店,拉着我给我看她买的几套床单,枕套,被褥。说,我一定要有自己的家,真正属于自己的床,我买了留着,总有一天会用到的。
   属于我的爱情,我的婚姻一定会有的!
   她选的都是丝质的比较华丽和昂贵的质料,一套是宫廷黄,一套是像玫瑰一样的红艳。她说,这样的一套床上用品她要打一个月的工。
   我轻轻的怜惜的抚摸着那些丝质的面料,丝滑,细腻,温婉。它们可知道它们被她选中了,是何等的荣耀和尊贵,那里可是一个女人一生的期待,一生的追寻和等待,一生想要交付的幸福呀!
   三年后,就是今天,她终于可以将准备的床单铺在了属于自己的婚床上,玫瑰一样的鲜红欲滴。红色的嫁衣,红色的捧花,红色的珠花,红色的鞋,罩着红晕的脸。
   三十七岁,终于穿上了红嫁衣。
   这样的命途谁能不尊重?那我们的命途又怎能轻贱了去?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文缘】异途秋月(小说) 下一篇:「墨舞诗歌」一花一世界 一树一菩提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