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西风瘦马】家有儿女--(同题小说)孽障

【西风瘦马】家有儿女--(同题小说)孽障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西风瘦马】家有儿女--(同题小说)孽障 “妈,没钱了,给点钱花。”儿子像一根电杆杵在面前,一手叉着腰,一手伸着讨钱。
   淑华放下手里的活儿,摘下老花镜,使劲眨了几下眼睛,用手背抹了两下酸涩的眼角,皱着眉头说:“前儿不是给了你一百?这才两天就用完了?”
   儿子脸上那道从眼角斜到上嘴唇的伤疤立马泛了红色。不耐地说:“一百块也算钱?不够两天的烟钱,有你这么抠的吗?快,给钱。”
   淑华叹了口气,嘴里嘟囔着:“孽障,我上辈子该欠你的?我这给人家穿珠花,眼酸腰疼的,一天也才挣人家十几块钱,还有几张嘴等着吃喝,你能光吃烟,把嘴给缝上不成?”瞥一眼儿子那越来越红的疤痕和抖动的嘴唇,知道这是儿子要发飙的前兆,忙说:“得,小祖宗,我惹不起你,这两天活没干完,领不来钱,抽屉里那卡上还有几个低保钱,你先提出来用吧,拢共才二三百块,你可给我留着点儿。”
   儿子不再听她唠叨,自顾自地拉开抽屉翻出银行卡,问清了密码后扬长而去。
   淑华看着儿子歪斜着膀子走出去,心里一酸,止不住掉下泪来。
   她只有这个独子,两岁那年,抱着个罐头瓶玩,被院子里铺的青石板给绊倒,摔坏了瓶子。碎玻璃像刀子一样锋利,割破了面皮。那伤啊,深的划透了皮肉,割裂了上唇,露出白森森的牙来。亏得医院的外科医生是世叔,且是老乡,使出了浑身解数,将伤口缝合得很好,过后只留下一条细细的白痕。只是,那条比肤色略白的伤痕成了“晴雨表”,每当那孩子着急发怒时便会发红、发亮。
   因了小时候的这个灾,家里大人们便都觉得亏欠他什么似的,宠着、让着他。更因他八岁上父亲遭了车祸没了,淑华大事小情地迁就他,惯了一身的臭毛病。三十大几的人了,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油瓶倒了不扶的主儿。压根儿就没干过一天正经事。一个人白吃白喝地啃娘骨、喝娘血不说,自己找了个臭味相投的发廊妹结了婚,生了儿子,没过两年安稳日子,在外拈花惹草,回家来便横看竖看媳妇不顺眼,到底离了,把个三四岁的孩子扔给老娘照管,自己在外给黑帮老大做小弟,终日价耀武扬威地跟着帮忙要账,得些酒食赏赐,狗一样地活着。要账的活儿也不是天天有,遇到手头紧巴,便回家来向老娘讨要,或者干脆‘三要不如一偷’,趁家里没人时翻个底朝天,一个钢镚儿也不放过。
   这张低保卡到了他的手里,那可就是‘肉包子打狗—去无回’了,每月进账二百多元不够他手机话费的。可怜苦了老娘,起早贪黑地穿珠花、缝包包,领的手工资大部分变成荤菜零食进了孙儿的肚子,小部分粗茶淡饭自己度日,糟蹋得面黄肌瘦,五十的人看上去竟有六十多。
   每每和说得来的姐妹唠嗑,淑华还面皮儿薄,认定了家丑不可外扬,不愿多说,后来实在忍不住了,也泪眼“啪嗒”地数落日子的艰难,儿子的不孝,孙子的娇气。可当人家听了为她不平时,她却又说:“唉,摊上了有什么法,鼻子臭了总不能割了吧?”老是这么地护短,惹得人家背后议论:“切!受罪料,惯完了儿子惯孙子,摊上这么稀泥不上墙的儿子,还忌讳人家说,懒得管她呢。”下次再提起,人家便装着认真听她讲,哼、啊、哈地应着。毕竟不关人家痛痒,谁还去吃力不讨好地管她那些闲篇?由着她祥林嫂一般地去烫剩饭、穷唠叨吧。
   这个败家的儿,在外吃喝嫖赌,还染上了烟瘾,亏得家里已经败的房无半间,地无一垄,再没让他可惦记的了。因为打架斗殴,身上手上又多了几处伤疤,几次班房进的,罚了好些钱。老娘硬着头皮去求娘家兄弟姐妹相帮,大家凑了钱将他“捞”出来。可这种事儿,经了两次、三次,再多时,不惟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就是淑华也不好意思再去求告了。只好由得他多关些日子,由得他那些狐朋狗友们发了“善心”去找门路“捞”他出来吧。
   其实,不好再去娘家求助的原因,还因淑华的父母相继离世,几个儿女各携带孙子外孙们去奔丧尽孝,唯独少了这个外孙,怎不让人寒心着恼?这还是母亲的父母,隔着辈儿不心疼也还有说辞,他却连自己亲爹迁坟都找不到影儿,头一天说得好好的怎么起棺,怎么重新入殓,怎么搬迁,怎么下葬,第二天手机关机一天,只好临时去学校带了孙子来磕头领棺下葬。你说,要这样的儿有也如无,岂不是白白生养了,前世欠了他的?
   天底下,儿孙绕膝,承欢尽孝,乃是天伦之乐,一生的福气。似淑华有子若此,也是人生大不幸了。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那个疯女人的爱情故事 下一篇:【流年】一分钟的缄默(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