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进错了房间

进错了房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口干、口渴,又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梦,梦中他一脚踏空从高楼窗口上摔下去,一惊,他醒了。他的名字叫张新山。慢慢地睁开眼睛,起身又躺下,扭头看去,身边躺着一个半裸的女人,女人是谁?他又发现自己也是半裸的身体。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情况?他用手挠了挠发疼发胀的秃脑壳,渐渐地,断断续续地,他回想起了一切。
   昨天是来省会城市培训学习结业的一天。会后,张新山没有打道回府。他也想立刻开车回家,可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十几个同学热情地邀他参加聚会。尤其是发起这次聚会的是同学中晋升到省里的官员大老孙。他对这些同学喊一嗓子还是有力度的。因为这些来省城开会的同学大部分是县市里的领导,将来晋升还要仰仗大老孙给他们在省里美言几句呢。定好的大酒店,约定好的时间,张新山他们以不同的方式到达了约定好的酒店。老同学见面,拥抱、打闹、寒喧,举杯共饮,拚酒、敬酒,大同小异的聚会场面在此上演,尔后,十几个同学都有了醉意。张新山喝醉了。十几张男女同学的面孔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尤其是当年在学校他追过的校花,如今是个小县城的宣传部长李海梅那张白白胖胖的笑脸,不停地在他眼前飘来飘去,尤如一朵鲜花在盛开着。想当年,张新山热烈地追求李海梅,可李海梅始终玩暧昧。毕业后,同学们各奔东西,张新山也没再联系李海梅。没想到十年后,在这次省城领导干部培训班上却见到了当年的校花张海梅,“情人”相见,分外眼红。张新山不停地向李海梅敬酒,目的就是将她灌醉,看她在醉酒状态下能否说出心底的话。李海梅也一杯接一杯地回敬他。后来,豪华酒店里的灿烂的灯光,在他眼里渐渐地发暗了,李海梅那白胖胖的笑脸也不那么白了……他还记得他突然发困,歪坐在椅子上。后来,又隐约记得,李海梅用柔软的小手费力地将他扶起,搀扶他,甚至搂着他的肩膀向酒店的电梯走去……电梯上升上升,电梯停了,门开了,他与李海梅搂抱着进了宾馆的一个房间,后来,他想不起来在房间里做了什么……
   此刻,李海梅翻了个身,她看见半裸的张新山与自己躺在一张席梦思床上,她差一点惊叫起来,但她控制往了自己,她也从昨晚的酒席上开始回忆事情的来龙去脉,十几同学中,男女各半,相互之间无拘无束,相互敬酒、拼酒,开无伤大雅的玩笑,席间,她对早年追求过她的张新山早己失去了兴趣,面对他一次次的挑斗,她始终保持礼节上的回报。他敬她一杯酒,她也回敬他一杯酒。而面对来自省里组织部门的大老孙的打情骂俏,她则热情地回应,献媚。她想快速地与大老孙取得联系,因为她太想从那个小山沟的县城里调到五光十色流光溢彩地省城了。而能使她实现这一愿望的,这十几个同学中,只有大老孙有这个能力,从大老孙盯着她的眼神里,她发现了大老孙的欲望之火的火苗,她想点亮那欲望之火,让那火苗尽情地燃烧。她热烈地回应了大老孙。有时,借着渴酒的时刻,李海梅还露骨地问大老孙在宾馆的房间号,说要与大老孙彻夜长谈。大老孙也豪放地回应道:“好,今晚去我的房间,今晚我们彻夜长谈。”十几个同学也少趁机起哄:“好啊,你们彻夜长谈吧!”后来,朦朦胧胧中,李海梅起身去搀扶大老孙,还搂着大老孙的肩膀往外走,边走边说:“走,咱们彻夜长谈……”
   后来,上下电梯进房间,后来的一切,她记不清了……
   现在,看到身边的男人不是大老孙而是张新山,李海梅惊讶而又脑怒。这么好的与大老孙搭上关系的机会让张新山给毁了。她与张新山都是小县城的地方小吏,他张新山能为她李海梅做出什么大事?他能把她从小县城调到省里来吗?或者,他能为她以后的提升出力吗?既便想出力,他张新山也没这个能力……
   李海梅恼羞成怒地质问张新山:“怎么会是你?!我们怎么会这样?”
   张新山颇不理解地问:“你怎么怪起我来了?我记得是你搀扶着我,将我拉进这个房间。你喝多了,我也醉了……”
   李海梅:“不可能,我怎么会喝多……”
   张新山忽然明白了李海梅生气的原因,他伤心又气愤:“我明白了,你想搭上大老孙,结果把我拉进了这个房间……”
   李海梅:“少废话,快穿上衣服滚出去!”
   张新山一愣:“你,你怎么这么说话,还宣传部长呢,怎么好意思教育别人!”
   李海梅:“我还怎么说话?你一个大老爷们与我在一个床上……你,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张新山:“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们都喝多了……”
   张新山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下半夜2时了,还有几个小时,冬夜的天就要亮了。他掀开淡绿色的窗帘,向外望去,省城的夜色还是灯火辉煌……
   “对不起,我出去到服务台再开一个房间,这个房间你住吧!”张新山说。
   李海梅还在生气:“这本来就是我的房间。鬼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这么多年过去了,都年过四十了,你对我还没死心。这还说得过去,可今晚,你……”
   李海梅想说今晚她太想搭上大老孙了,可这机会却白白失去了。但她把这句门话给吞下肚里。
   “不必说了,我理解你,是我错了,现在我走……”张新山边说边找衣服。
   这时,门突然被敲响,并响起了叫门声:“公安局的,例行临检,请配合工作!”
   半裸的李海梅愣在床头,半裸的张新山愣在床尾……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军警】迷失(小说) 下一篇:【梧桐春蕾】外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