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雀巢微小说】那年端午

【雀巢微小说】那年端午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别只顾笑,你听我说。
   那一年的端午节好玩。
   其实,我不喜欢吃鸡蛋,我也不喜欢拴那七彩的线,更讨厌谁给我戴那只有女人才戴的香布袋。我之所以要抢,是因为弟弟喜欢。
   我得手了,弟弟哭了,除了告状没有任何办法,我就在他还没有赶到爷爷奶奶那里时,还给他,这个没出息的,前一秒哭得要死,后一秒又笑了起来。
   有一次,我刚抢到手里,有一个女人过来,她,从小草屋里出来的女人,长着一双硬硬的手。她模摸我的脸,我落荒而逃。我听见弟弟哇哇的哭了起来,我惊恐的看见,她居然抱着弟弟了,还从怀里掏出了什么。弟弟安静了,在她的怀里,好像睡了。
   我猜:她怀里藏着什么呢?这一天,我都在想,她掏出什么给弟弟了呢?我想象着那是什么样的宝贝,甚至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跑,跑回去了她也不在了,是吗?
   我下午又去那个草屋门口转悠了,门口一把难看的小锁,还有只小猫,喵喵的对我说“我饿,我饿”。我拿手里的肉肉喂它,它却以为我要打它,竟然跑了。我把肉肉丢在它睡过的地方,我想等它后悔了,还会回来。
   这个讨厌的女人,怎么还不回来。
   我就对着那个门撒了泡,我看见一条小河,流到小屋里,我把头从门缝里伸进去,看见了一筐筐的豆芽菜蒙着布,那条黄色的小河长驱直入。满屋里飘着生命和生活的气息。
   树边有一个洞,里面发出可怕的“咚、咚、咚”的声音,我勇敢的摸过去看,哈哈,我看到了洞里有个身影,就是她,她在一堆难看的红薯里。我忽然有了主意,就把那铁盖儿挪了过来,挪过去干什么呢,你听到洞里那女人哇哇哇的大叫你就知道了。
   哈哈,她在里面叫啊,那声音好像从地下传出来的,我飞快的逃跑了,临走,还不忘朝那盖子上扔块石头。我记得有个阿姨说孙悟空是被石头压了五百年的,我要把那个女人用石头压上一千年,因为我记得奶奶说过,她是丧门星,丧门星是什么呢,是不是妖怪?你看看她那手,那么粗,那么硬,你说,她是不是妖怪?
   奶奶一家人,是不许我去后院的。
   那一年的端午节我其实不想吃鸡蛋,其实也不想拴那七彩的线,更讨厌那只有女人才戴的香布袋。我之所以要抢,是因为弟弟喜欢。我和弟弟打啊,闹啊,我们一整天都在哭哭笑笑。爷爷奶奶说,过节呢你们好好玩,我说没意思,他们骂我,有吃有喝有玩的,你还说没意思,你个什么什么东西——我居然忘了他们骂我什么了。
   骂我什么我都不管,只要看电影的时候带上我。
   姑姑的车来了。
   我飞快的爬上去,却看见最靠窗的位置,老弟已经占领,爷爷虎虎的目光下,我只得认命。
   车开得很慢,在街坊邻居的注视下,我们缓缓穿越街区,朝电影院驶去,小城的黄昏,依然熙熙攘攘。那时候没有城管,卖菜的只要不怕被车撞上,想摆哪里就摆哪里。我们的车就被一辆要拐弯的架子车挡住了,拉车的女人戴了草帽,我还是看清了她是谁,是她,就是怀里会变魔术的她——她怎么出来了,我惊讶的想。
   她满头大汗的推她的车子,汽车的喇叭声,人群的叫骂声,此起彼伏。
   终于,她转了过来。一筐豆芽菜扣在了地上,她徒劳的用手拢啊拢啊。
   我们的车即将过去的时候,她忽然站了起来,伸开双臂挡住了我们。我想,是想我们赔钱吧,我问爷爷怎么办。爷爷没有说话。我问奶奶怎么办,奶奶也没有说话。我不知道他们怎么了。我按车喇叭,可那个女人还是不走,她的手臂张得更开了,像保护一只护蛋的老母鸡。
   她仿佛要挡在全世界的面前。我不知道她怎么了。
   那是一个好玩的端午节,我们黄昏去影院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卖豆芽菜的女人,她拦住了我们的车,还对我说:毛,你去哪儿。我没有回答,她却还要问:毛,你下车吗?我给你好吃的。弟弟差点就下去了,爷爷奶奶抱住了他,先把好吃的塞到他嘴里。我没有要下去的意思,而且,我还把她扔进来的鸡蛋,彩线和香布袋扔了出去。她问我:你不喜欢吗?你不喜欢还抢弟弟的?我没有说话。我们的车开走了。
   别只顾笑,我还没有说完呢。
   那天我没有说话。
   所以,我现在,有些事,还不太明白。
   我想问问那年端午是哪一年,我想问问,洞里的女妖是怎么出来的,我想问问谁吃了那些含有生活气息的豆芽菜,我想问问那天她哭了吗,还有啊,我想问问,我想问问,鼓涨的母乳下有怎样空空的心。
   爷爷奶奶已经不在了,我得问问上天,为什么那个拉车的女人,恰好是我的母亲。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月光】那年的雨季【小说】 下一篇:[原创] 黑 獒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