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原创] 黑 獒

[原创] 黑 獒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黑獒是条狗,准确地说它更是他的朋友。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季,天上下着雪,西北风嗷嗷地叫着,冷得河里的冰咔咔直响。
   他为给一位急待赶车的顾客修鞋,错过了最后一趟公交车,没办法,十几里的路只好徒步往回量了。
   谁知“漏房偏遇连夜雨,破船又遇顶头风”,刚才还清亮亮的天竟下起雪来……
   顶着强硬的西北风,他一步一步艰难地走着。突然,他感觉两个耳朵麻木了、失去了知觉。
   “不好!”听老人讲,这是耳朵因长时间受冻不过血了。如果不马上采取措施,两只耳朵可能要废掉。于是,他马上放下修鞋箱子,在旁边的地上抓了一把雪捂在了耳朵上。大约过了有三、五钟的时间,耳朵发热了,开始恢复正常。这时,再看他手里的雪,已变成了两只耳朵的拓壳,他随手甩在道旁的一个雪堆上。
   谁承想这一甩不打紧,“雪堆”竟站了起来,跟着,摇晃了一下又倒了下去。
   像是一条狗,确实是一条狗,一条生病亦或负伤的狗。他放下刚刚提起来的修鞋箱子走了过去。
   这是一条腿受伤了的狗,腿上的伤口还淌着血呢,雪地上浸红了一片。
   他从衣服里子上撤了一块布给狗做了一番包扎,然后背着箱子,抱着受伤的狗,继续赶路。本来只有十几里的路程,他竟了足足走了有两个多小时,等到家的时候,他全身的衣服全被汗水给浸透了……
   在他的精心护理下,那条狗的伤腿很快就康复了。从此,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多了一个给他做伴儿的。在他每天出摊儿回来,总有一双期盼的眼睛在等待着他。从此,这个鸡不叫、狗不咬的的小院里,也出现了少有的欢笑。
   他喜欢这条狗,给它起了个名叫“黑獒”,“黑獒”不但长得威武雄壮而且漂亮。身上黝黑铮亮,连一根杂毛都没有。当然,他最喜欢它的还是这条狗非常聪明,很通人气。只要你给它递一个眼神,或打一个手势,“黑獒”就知道你让它干什么,从未出过差错。
   他想给娟子传个信儿,只要他把信写好,然后打一个手势,它能准确无误地把信送到娟子的手里,然后趴在那里耐心地等娟子把信写好后,再叼回来。
   说起娟子,她是他小学到高中的同学,两人同住一个庄,两小无猜。只是两个人的命运太不一样了。娟子生在村长家里,从小学到高中到大学,可谓是顺风顺水。虽说念了大学毕业没能找到工作,但在他父亲的帮助下,在镇上开了一家服装超市,大小也算是个老板了。
   而他呢?因父母去世得早,为了生活,连高中都没念完就辍学了。好歹,他在他父亲那里学会了修鞋的手艺,勉强能挣口饭吃。
   白天,因为忙于生计,倒也觉不出什么来。可是,等到晚上一回到家里,空荡荡的一个院子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好不清冷哩。
   本来,娟子没开超市前时,隔三差五的晚上还上来他这儿来坐坐。可当娟子开上超市后忙得脚打后脑勺,多长时间都瞄不着她的一个影子,可他又不敢去找她。(因为他俩交往,她爸一直是持反对态度。所以,对她看得特别紧。)没办法,只好借“黑獒”来传书。
   时间过得可真快,一晃他都二十五岁了,在农村那可是大龄青年了。按常理,他和娟子早就该结婚了。可是因为他家穷,和村长家比,真是太门不当户不对啦,他除了长相不错,外加一个会修鞋的手艺,别的就是偶尔在一些报纸的文艺副刊上发表一些作品。可这些在娟子父亲心中是看不上眼儿的。尽管娟子视他为心中偶像,可他父亲那一关不好过,所以,两个人就只有在私下里暗暗地恋着。
   亦或,也许是老天有意成全他们俩吧!
   有一天,娟子去东辛庄进货,因长时间坐车太累,晚上就让她爸替她去超市值班。可谁知,晚上炉盖子没盖好,竟煤气中毒了。也是老村长命大、不该绝,偏巧赶上“黑獒”去给娟子“传书”。
   “黑獒”同以往一样,走到炕沿上用前爪子挠了挠“娟子”,不料没反应,“黑獒”赶紧放下书信,飞也似的跑回去给它主人报信儿。
   这时,他正在屋里寻思着,娟子看完他的信后,会不会答应说服她爸爸,同意他俩结婚……
   突然,“黑獒”气喘吁吁的跑进了屋,到他跟前“嗷!”叫了一声,然后,咬着他的裤脚,拼命地往外拽。“不好!”一定是娟子出事儿了。凭着他对“黑獒”的了解。
   他不顾夜黑道滑,跟着“黑獒”深一脚浅一脚的,一路狂奔着来到了娟子的超市。一进屋便嗅到了一股呛人的焦油气味儿,他第一反应就是马上打开窗户,拉亮灯……
   突然,他发现炕上躺着的那个人,并不是娟子而是她的父亲老村长。此时,已经没有呼吸了,他赶紧伸手摸了摸脉搏,感觉心脏还再跳,只是太弱。于是,他赶紧打个手势给“黑獒”,让它赶紧去给娟子送信儿,自己,则背起老村长飞快地往镇上的医院跑去……
   当娟子同她妈跟“黑獒”一起风风火火来到医院的时候,老村长在抢救室里已经脱离了危险,只是,还没有醒过来。院长对娟子的母亲说:“幸亏发现得早,不然,,再晚来一会儿,恐怕此时老村长已经没命了。”
   娟子妈眼含着眼泪(不知是吓的、还是感动的。)对他说:“孩子呀,你叔,这回能捡回一条命来,多亏你了。这让我们该咋感谢你呢?”听了娟子妈的话,他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说:“别,千万别谢我,要谢应该谢“黑獒”,不是“黑獒”及时给我送信,我恐怕也来不了那么快。”
   一个月过去,老村长病愈出院了。
   老村长出院后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在一个全体村民大会上,他当众做出了一个,令所有在场的人谁也没有想到的决定:“召他做他的倒插门儿女婿,婚礼就定在下个礼拜天。”说完,他拿眼睛撒摸了一下坐在人群里傻笑的他说:“傻小子!先别乐,我还有条件呢。婚礼上你得让‘黑獒’做你的伴郎!同意不?”
   “我同意!”他高兴的大喊了一声。不知是他的声音太大,吓的!还是“黑獒”听懂了人语也“嗷!”的叫了一声,逗得在场的老少爷们儿,都不禁大笑起来!更有那些好事的小青年们,恶作剧般地高喊:“新姑爷,狗伴郎!”“狗伴郎,新姑爷!”“新姑爷,狗伴郎!”……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雀巢微小说】那年端午 下一篇:【木马】送棉衣(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