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你必须死去

你必须死去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草棍文学杂志社主编老孙这天晚上为了发行的事情与发行商喝酒,10点钟后,才开着那辆破二手轿车往家赶,这时候,天空飘下了雪花。
   还有两个路口就到家了,在最后一个路口,老孙的车前忽然闯过来一个黑身影。老孙急刹车,但那人己倒在了车前。
   老孙下了车,惊出一身冷汗。刚要去查看那黑身影的伤情,黑身影忽然爬起来,冲老孙摆手说:“没你事,你走吧。我是自杀,活着没意思,在这世上我无亲无故,孤身一人,身患绝症,无钱医治,我死了,与任何人都无关。死是我的自由。”
   那黑身影转身想走,老孙则冲他破口大骂:“找死别找我头上呀。”
   本想冲过去揍那找死的人一顿,一想自己刚喝完酒,惊动了交警麻烦就大了。上了车,忽然又想到最近草棍文学因为抓不到轰动新闻导致发行量一路下滑,银根吃紧,连作者的银子都发不出了,己找各种不正当理由将几名编辑辞退了。眼下不正是个轰动性新闻吗,市民厌世,寻机自杀,不怨任何人。此人为何自杀,深入挖堀一下它的社会意义,撰出一个大特写,刊在草棍文学头题上,杂志一定会大红起来,杂志一红卖得快,何苦为发行发愁?想到此,老孙把自己的印有主编头衔的名片硬塞到那人手中:“老弟,再想不开的时候,想自杀,打我名片上的电话。我帮你处理后事。”
   第二天下午,老孙把这事忘了的时候,那人主动找上门来。此人六十左右的年纪,身高一米六左右,却很肥实,满面红光,不象有绝症的迹象。老孙想,此人身板比我还硬朗,为何厌世自杀?来人一头撞进主编室,冲着老孙问道:“哪个是主编?”
   老孙刚一点头,那人便哭道:“我叫崔怀仁,不想活了,想请孙主编替我料理后事。”
   老孙想,替你料理后事,行,但烧尸体的银子谁出呀?昨天我也就是说出个酒话,你还当真了?老孙将崔怀仁让到沙发上,给他到了杯茶,问崔怀仁为何自杀?
   崔怀仁说:“我二十岁那几年,天天找小姐,把肾搞坏了,如今患了尿毒症。痛苦悲哀呀,活着也是遭难,不如死了算了。我曾想撞车死了算了,幸运遇上孙主编,您主动要为我料理后事,我万分感激,请主编大人帮忙帮到死吧。”
   孙主编眉头一皱计上心头:“好吧,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会写字不字?”
   崔怀仁说:“会写字。”
   孙主编说:“那好,你从今天起,写你的《死亡日记》,我在草棍文学上给你连载,稿费做为你的丧事之用。等15万字的《死亡日记》连载之后,你大可随意而死,我为你料理后事,保你不会成为孤魂野鬼。你若同意的话,我们签个协义。”
   崔怀仁当场签了协义。
   老孙用方便袋装了二十几本稿纸,递给崔怀仁,崔怀仁笑了推辞道:“何等年月,还用这破纸写作?我家有电脑,上了网的,从明天起,我写一章,通过网络给你发一章。”
   孙主编愣了,愣了之后笑了。第二天,孙主编在草棍文学上的目录上打了这么一段黑体大字:自杀之人撰写死亡日记,本刊连载15万字之后,作者将自杀身亡,届时,草棍文学杂志主编将亲自为作者料理后事,敬请各位读者关注。目录一打上,草棍文学杂志的订单大增。
   孙主编高兴坏了,天天打电话向崔怀仁要《死亡日记》的稿子,终于,崔怀仁的死亡日记从网上发过来了。孙主编连夜修改编发了崔怀仁的《死亡日记》的第一章,这个月,草棍文学杂志因连载《死亡日记》,发行量突破370万大关。孙主编撰了个沟满濠平。
   从这月起,崔怀仁每月都能写出一章,这使孙主编天天乐得合不拢嘴。但是,到了第二年年终时,等到《死亡日记》还差两万字,也就是两万字时,崔怀仁的稿子不来了,到处找不到他人的身影。结果,草棍文学杂志因没有刊登《死亡日记》第十四、第十五章,遭到几十万读者的质疑和谩骂,有的读者还要起诉草棍文学杂志,说草棍文学杂志涉嫌欺诈读者。
   孙主编急忙一边刊登道欠启事,安慰读者说作者因身体有病原因暂停写作,但下期将补上这两章,一边派人寻找崔怀仁。孙主编亲自出马,终于在南方的一个大型书市上找到了崔怀仁。崔怀仁正在为自己的新书《死亡日记》做签名售书活动。
   孙主编看着春风得意的崔怀仁,肺都要气炸了,自己用草棍文学杂志亲自捧红的《死亡日子》的作者,如今忘恩负义,抛弃了原来与孙主编的一纸协议,私自把《死亡日记》出版了。这不是要了孙主编的老命吗?如果草棍文学杂志不能如约独家连载《死亡日记》,不能如约为作者崔怀仁举办丧事,那么,百万读者将以订单起诉草棍文学杂志社,孙主编将面临百万退订单的局面。届时,杂志社将破产,孙主编得跳楼。
   为了挽回局面,孙主编采取了非常手段,命人将崔怀仁绑架,并将他的书连人一同拉回了草棍文学杂志社。孙主编气红了眼,一连煽了崔怀仁十几个大嘴吧,厉声问崔怀仁:“我如此捧红了你,你为何这样对我?难道,身患绝症的你,不想让我为你处理后世了?”
   崔怀仁放声大笑:“料理我的后事?你做梦去吧!现在我是最走红的作家,我有的是钱,稿费我花不完用不完,我用你们处理什么后事?再说,实话对你们说吧,我曾经确实想以自杀辞世,因为我从小爱好写作,可是写到六十多了,还一事无成,只能偶尔发几个小故事,弄得妻离子散,实在没脸活着,可三次撞车都没死成,不错,是你孙主编让我红了,可正是因为红了,我才不想自杀了,因为有了钱,我又有了娇妻贵子。你说,换了你,你还能履行那死亡的协义吗?”
   孙主编嘲弄地说:“你是红了,有了钱了,可你那致命的尿毒症,它饶不了你!你活不长久。”
   崔怀仁大笑:“告诉你,那个病,我己用药控制住了,我不会死的。”
   “你必须死去,否则,我、草棍文学杂志社将死去……”孙主编气愤地边说边用椅子向崔怀仁的头部狠狠地砸去,崔怀仁被砸死了。
   第二天,草棍文学如期连载了《死亡日记》第十四、十五章,并发悼文曰:《死亡日记》作者因病自杀死亡,如约履行死亡协义。孙主编并为崔怀仁举办了隆重的丧礼。
   孙主编自以为此举挽救了草棍文学杂志社及他自己的命运,正暗自得意之时,他被警方抓捕,涉嫌杀害《死亡日记》作者崔怀仁。
   进了监狱的死牢的第二天,全国各大媒体扑天盖地报道了下面的新闻:《死亡日记》为抄袭外国作家之作,原作者某外国作家己在吾国对《死亡日记》作者崔怀仁提起诉讼。
   孙主编在一张狱警丢弃的晨报上看到了这一重大消息,苦笑道:真是祸不单行,天将亡我呀。心脏病一犯,不等被枪毙,自己死了……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杨二打了包工头 下一篇:公交协奏曲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