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星月同题★小说】光阴的故事

【星月同题★小说】光阴的故事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风越发的展现它的张扬了,淮月寝食难安,儿子早已走了一月有余了,可仍是不免挂念。
   十余年岁月,似乎刚刚在指尖上溜走。秀菊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梧桐树发呆。自己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好事,今生却拖累了这一家人,如此为自己操劳。自己欠他们太多了,也许只能下辈子去还。
   十年前,秀菊与安仔认识,没有多少风花雪月,这个城市里固有的冷漠,自然的让两个漂泊的心灵停靠在一起。
   安仔是个傻小子,父亲在工厂里任职技术员,可他没有这么好的工作机会,大学毕业的他,四处寻找,可是这个世界有时候偏偏的不让人如意。安仔无法,又不想一直问父母要钱,只有到工地去做力工。
   工地很苦,工棚里的脚丫子散发着各种味道,但是工资还可以,工头人很好,大家都愿意跟着他。冬去春来,安仔也存了些积蓄,工头严大叔,宁可自己先掏腰包也不会拖欠工人们的血汗。
   安仔是个傻小子,帮严大叔讨工程欠款,那肥嘟嘟的胖老板带了一群小平头,大手一招,就打在了一起。安仔死命的护着老严,不知道谁操起一块板砖,砸在安仔的头上。安仔住进医院了,老严心里难过,这孩子真实在。于是老严包了所有的医药费,外加三餐伙食。
   安仔每天都看见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孩,来回走在各个病房,点头哈腰的收走每一个输液瓶。安仔好奇她的举动,在一个中午,他偷偷的跟在她身后,看见她将那些输液瓶卖给收破烂的小贩。然后郑重其事的将那些一毛一毛的碎钞票,整理好,放进兜里。
   她就是秀菊,命运似乎与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儿时父母离异,父亲带着年幼的她,又给她添了个后妈。十三岁的秀菊被查出了先天性心肌供血不足,一场治疗下来,父亲微薄的收入,让这个家陷入了经济危机,于是他们夫妻日日吵、夜夜吵。秀菊看着父亲黯然的脸,看着继母狰狞的样子,一咬牙,带上了存钱罐里的六十四块钱,来到了那些钱所能到的最远的地方。
   生命最本能的追求没有让她倒下,她靠着捡垃圾、拾荒、乞讨,勉强的渡过了三年,十六岁的时候,她存够了钱,买了一张到达这个城市的车票,不为什么,只要离开家越远越好。
   她的生存艰难而又充实,现今二十一岁的她,做过洗碗工、火锅店服务员、中药店清洁工等多个职业,赚到钱就去医院,期待为自己治疗。可是十余万的手术费让这个异常坚强的女孩只能摇头苦笑。自己的收入,除去房租、水电和生活所需,所剩无几,这样天文数字的钱,她想,或许自己只能再努力一点了。
   安仔坐在医院门外的台阶上听着这个女孩的故事,忍不住掉下泪来。于是安仔便成了这个世上唯一关爱秀菊的人。此时她的病情很不乐观,所以才住进医院,靠着捡些输液瓶勉强维持着生命。医院大多数医生和护士都可怜这个女孩,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她去捡,她的床位在那位好心的主治大夫的照顾下,没有写进医院的账目。医生、护士们,每天都有人给她带饭,只是昂贵的药品就需要秀菊自己去努力了。
   安仔很快就好了,外伤而已,轻微的脑震荡也无法击倒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他每天在工地下班后,就来医院陪陪秀菊。这样的生活半年之后,秀菊那种满身的正气和坚强,让安仔深深的爱上了她。
   安仔对她表白,秀菊泪水长流,她何尝不是一样爱上了这个给了自己温暖的男孩,只是自己或许哪天就会离开,怎么能让他伤心呢,怎么能让他背上这么大的负担,更痛苦的是怎么能拖累他的未来呢!
   秀菊跑了,悄悄的,没有惊动任何人。安仔在夕阳中沐浴后,带着一身清爽的气息,手里买的巧克力被他手掌的温度都暖的微微有些融化了。却没有见到那个常年辛劳,满手茧子的并不能算是美丽的女孩。可是他爱她啊!无论如何,自他下定决心的那天,就没有后悔过。带着体温的巧克力落在地上,包装盒散开,红色的包装纸,随着那些好像是精灵的小东西四处蹦跳。
   安仔一夜无眠,他发了狂的寻找,凌晨四点的时候,他找到了她。
   车站外面的桥洞下,她瑟瑟发抖的蜷缩着。安仔不顾自己满脸的泪水,将外套脱下来,裹住那个自己心爱的、饱经风霜的柔弱身躯。
   他们结婚了,没有多么隆重。安仔不敢对父母隐瞒,结婚前,电话里,流着泪告诉了父亲秀菊的情况。安仔的父亲沉默了,电话这头的安仔心砰砰的快速跳动。
   电话那头的安父,沉默许久后,说道:“孩子,你想明白就好,你是我儿子,你都敢于担起这个负担,爸爸支持你,我们两个男人,再苦也能担起家。”
   从来没有对父亲说声“谢谢”的安仔,被父亲话感动的一塌糊涂,他信心满满,大声对着电话说:“爸,谢谢您!”
   原来,安仔的母亲淮月,刚刚做完一场手术,家境一般的他们刚刚陷入了贫困的行列。安父没有对安仔提起,怕耽误他工作。
   生活就这样困苦却幸福的走着,淮月满意这个媳妇,她卧床不起,媳妇比儿子照顾自己还尽力,端屎擦尿,洗衣做饭,样样是行家里手。
   安仔与父亲都在自己的岗位奋力拼搏,三年后,还清了为淮月看病借的十余万块钱。两人现今正筹备为秀菊动手术。
   生活总不是一帆风顺,往往让人们遭受过多的磨难,可是毕竟也是世上走一遭,生命再贱,也没有人愿意随便放弃。
   秀菊倒下了,医生对傍徨无措的安仔说,手术必须马上进行,病人也许撑不过多久了。
   安父看着家里倒在床上哭泣的两个女人,咬咬牙对安仔说:“咱贷款,总会过去的,钱就是用来做事的。”
   安仔对两个女人说“你们都是我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我不能失去你们任何一个,答应我,坚强点。”
   淮月抚摸着儿子还不太成熟但却沧桑的脸,泪水长流,她低低的告诉他:“儿啊!妈妈年纪大了,也看过了这个世界,秀菊她还年轻,吃了那么多苦,你和你爸,不用太拼命,治好她就行,我看着你们幸福就满足了。”
   安仔左臂将妈妈搂住,右臂抱住秀菊,倔强的说:“放心吧!我能行!”
   十余载转瞬即逝,安仔已是三十多岁的壮年,秀菊的手术很成功,只是还不能剧烈的活动,淮月禁不住当年秀菊长跪不起的哭求,先治疗好了,如今能做一些简单的家务,秀菊的床前,作为婆婆的她,一样的照顾秀菊。
   安仔与父亲依然在各自的岗位上奋斗,为了给家里两个守望的女人带来幸福。
   而秀菊最大的愿望就是为安仔生个儿子,一个,安家第三个这个世界上最能称为男人的男人。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悠悠岁月独有情》选段 下一篇:“汉子”妻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