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饮中八仙人物系列之白狼

饮中八仙人物系列之白狼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白狼的出家做和尚,却是我始料未及的。
   饮中八仙中,最有可能走这条路的,应该是我。然而我却走上了另外一条俗世的不归路(此为后话,暂且不提)。
   白狼天生就该是一江湖人。倘逢乱世,拉杆子占山为王,亦未可知。饮食男人吃客嫖赌的本性,他占全了。除过嫖技略输于日鬼人外,其余均为一流。我们几位皆望尘莫及。他的胃口奇好,大块吃肉,风卷残云;他的酒量特好,饮烈性白干,千杯不醉。宴饮间,别人喝不了的酒接给他,一概不推辞。因此,酒场上他的好人缘是出了名的。日鬼人和丢娃不信邪,私下里嘀咕着说白狼是医生,每次喝酒前肯定吃了自配的特效药,酒一下肚,就全成了白开水。此话传到白狼耳朵里,他在休假的三天时间里,和我们一行不离不弃,自己掏钱摆场,提了三件(每件十二瓶)烈性酒,从午后喝到日落西海,从斜月初上喝到雄鸡报晓,直到第二天晚上星光满地时,我们七人全喝趴下了,而他依然坐得稳稳的。斜覷着我们说:“都是爷们,别像个娘们似的放狗臭屁损人。教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酒仙。酒仙的肚子和酒一样是通海子的。就你们歪身板头像门夹了的瘦猴样,都算个男人?”
   从那以后,我们彻底服了他的酒量了。作为雄性动物,我们从骨子里并不羡慕荣华富贵等身外之物;但羡慕甚至有些嫉妒白狼喝凉水都长膘的好胃口。而他却说自己其实也羡慕和嫉妒日鬼人的嫖技(超强的性能力),还有我的文才。人一辈子世不全么,这头长了,那头就要短哩。否则,就成了超人了,没其他人的活路了么。对其观点,我深以为然。日鬼人乐坏了,尻子上贴不住二两油了,只是一味地给白狼递烟,接着就夸耀起他的辉煌性史:有一次在某洗浴中心,一夜同时叫了三个小姐,完事后皆惊呼神人,服务费减半,并用眉笔写下了电话号码,说以后隔三差五还可免费的。各个行当都有绝配,她们这回真的是美女爱英雄了!
   丢娃笑骂道:“你肯定是武则天的面首驴肾太子转世,那一回洗澡时,发现你全身就长了一个硕大的驴毬。我们几个都自卑得洗单间了。人比人没法活,嫖客都是天生的么。那也是一种人才。否认这一点,就是你的不是了。做人要厚道么。”白狼道:“论单项我们几个半斤八两,至于综合实力么,还有待历史来验证。”日鬼人道:“你瞎损和魏延一样后脑勺长着反骨哩,想谋权篡位么?你始终要脑子清醒着,我才是饮中八仙里的老大!”白狼嘴角撇了撇,嘀咕了一句:“我才不稀罕哩!人活一世,吃进肚子里的才是落头。你嫖得再厉害,不过是个出力的么,雨都下到人家一亩三分地里去了。长大毬的男人都命苦么。地越耕越肥,犁越耕越老,看把你歪铧尖镚了,学了西门庆了……”
   日鬼人装着没听见,只顾吸烟。我们几个全都笑爆了。
   白狼是枣洼乡卫生院的医生。由于他年轻气盛的性情和复杂的社会关系,院长有些怯火。为了避免和其有过多的正面摩擦,便分派给了他一个搞防疫的闲职。此工作阶段性强,多数时间要进村入户去,一去十天半个月也说不准。别的正儿八经专业打硬的医生都不愿意去。白狼却乐得和村上的头头及闲散村民搓麻将扎金花。适逢有酒场时,定会电话约上我们。于是,发动摩托,一溜烟似的去了。
   那些年,山高皇帝远,乡镇和乡村的岁月是充裕的,闲散的,安静的。工作之余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洒和支配,以至于头脑里都没有时间这一概念了。然而,那些年学生的成绩照样好,没有多少校园安全事故发生,也没有多如牛毛的红头文件,及层出不穷的半通不通的新名词和术语。人都生活得简单,本色,地道。而那些年,正是我刚参加工作之初,尚余青涩岁月的残迹余韵。加之身世及感情婚姻的一波三折,是很容易忧伤孤独甚至悲观的,而白狼的人生轨迹及生活空间,曾是怎样地安放过我那颗敏感易碎的心,和流浪的灵魂呵……
   及至我稍后来些的结婚及孩子出世的满月庆典,都是白狼管家知客一身兼,很是忙碌。尤其是他过人的酒量,在给客人劝酒时,先干为敬几大杯酒下肚,客人也不好意思推辞了。当时的人生大事都是我一个人奋斗,经济拮据,虽是淡酒薄菜,但因为白狼,整个枣洼乡的头面人物都来了,安了二十桌,很是给我长了脸。许多年后,此地的人们还对此津津乐道。
   人生是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流,个人的命运很多时候类转飞蓬雨打浮萍。四年后我调离枣洼乡,和白狼几乎再没见过面。再后来些,断断续续听日鬼人说,白狼靠七折八拐的关系,调进了县一级的卫生防疫部门。在城里买了房,结了婚生了子,日子过得很滋润。和乡下的兄弟们已经不是一个档次上了。
   于是,我们就远了,淡了。但他曾经的好,其余的人零零星星聚会时,总会时时提起。
   只是,时隔十年后,听到他的消息,却无异于晴天霹雳。他给自己的儿子在家里挂吊瓶时,或许因为太自信,或顾惜儿子的疼痛,第一次皮试后间歇一两天后,接着挂水时,他省略了皮试的环节;也有人说他打了一夜麻将或喝了酒,照看儿子挂青霉素时,自己睡着了。总之,惨剧是发生了,儿子永远地走了。虽肝脑涂地,亦是追悔莫及了。妻子的天塌了,心碎了。恨他的不负责任,义无反顾地离了婚。
   而他的心,也死了。这个尘世,再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了。他选择了遁入空门。在青灯黄卷晨钟暮鼓的世界里,离佛近了,也许就真离儿子近了。
   作为曾经的朋友和兄弟,俗世的眼里,我依然混背了。别无长物给你,只能以这些随时可以,被风吹散的文字,在红尘之外寄去我的问候和慰藉。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汉子”妻 下一篇:只为一句话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