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流氓兔

流氓兔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刘末新租了房子,从公司里搬出来了。虽然上班远了,但住着舒适、自在。
   为了避开私人中巴,刘末今天起得早一点,赶上了303路公交车。
   刘末上了车,感觉果然不一样。车厢内宽敞明亮,不少人好像都互相认识,叽叽喳喳,有说有笑,气氛活跃、欢快,好不热闹。哪像中巴车,里面脏兮兮、黑乎乎的,乘客个个绷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刘末见一位美女旁边座位空着,就勇敢地挨着她坐下。车身晃动,刘末数次碰到美女的身体,柔柔的很享受。
   刘末差不多提前十分钟就到公司了。在大门口居然又碰到阿彩,真是惊喜连连啊!
   “嗨,老王,这么早啊!”刘末跟阿彩打招呼。阿彩姓王,结婚没几年的小媳妇,比刘末要小得多呢。刘末故意这么喊她。
   “流氓兔。”阿彩回应。
   阿彩是仓库保管员。成品库那几个女的也不知从哪了解到刘末属兔,于是就给他起了个绰号“流氓兔”。这称呼已在小范围内流传,并在特定场合下使用。
   两人并肩而行。
   “手里拎的什么呀?”阿彩问。
   “面包,早餐。”刘末答,边说边提起手中的袋子给阿彩看。
   “哎呀,正好,我还没吃早饭呢!”阿彩叫道。
   “给你。”刘末递到阿彩面前。
   “真给我?”阿彩道:“那你怎么办,岂不是要饿肚子?”
   “别管我。”刘末说:“我就算饿死,也不能让美女挨饿。”
   “呵,少来了!”阿彩笑道:“骗你的,我吃了,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不行!必须吃!”刘末双手把袋子打开,侧身拦住阿彩。
   “好吧,给你个面子。”盛情难却,阿彩伸手从袋子里取出一片面包。“谢了!”
   刘末一个人一间办公室。他刚刚打开电脑,于会计就进来了。当会计的,一般都有来头儿,于会计是老板娘的外甥媳妇,反过来说:老板娘是于会计的老公的姨,亲姨!
   于会计每天N趟穿梭于刘末的办公室。不知为什么,于会计把一些资料放在刘末这里,占去一个柜子。刘末想,和人一样,哪家公司能没有一些秘密和隐私呢。所以,刘末从不去问于会计放的什么,更不会去动。
   刘末见于会计上身穿西装,下身超短裙,忍不住问道:“冷不冷啊?于会计。”
   “不冷啊。你冷呀?”于会计反问道。
   “我看你光着腿,关心一下。”刘末说。
   “搞搞清楚,我穿着袜子呢,很厚的,很暖的。”说着,于会计走到属于自己的柜子旁,打开、整理。
   “哦,看不出来。要不让我摸摸?”
   “好啊,来吧。”
   “好。”刘末真的站起身,但却并不上前。君子动口不动手,这个他懂。
   “刘工,皮鞋擦得很亮嘛,蛮讲究的哟。”于会计走近刘末,趁其不备,一脚踩在刘末的鞋面上。
   时间过得可真快,眨眼间就到了午饭时间。食堂大厅熙熙攘攘,窗口前排着长长的队。刘末手提饭钵排在后面。刘末的胳膊被人抓住向后拽,扭头一看,原来是生产部的阿红。阿红插队站在了刘末的前面。
   阿红正在得意,一不小心,手中的筷子掉落在地。
   刘末伸出脚,做出欲踏之状。
   “死刘工!”阿红弯腰拾起筷子并递给刘末:“你去帮我洗洗!”
   这世道,阴盛阳衰!现在的女人太强势、太霸道!刘末很无奈,接过筷子朝水池走去。
   刘末要到车间走一趟,昨天听说挤压车间一个机台出了问题,一批产品要报废。作为技术负责人、产品设计者,他必须到现场了解情况,掌握第一手资料。其实呢,刘末一有空就往车间跑,且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近几年,招工难,招男工更难。公司女工所占比例越来越高,许多过去认为女工不宜的岗位也都破例使用女工。刘末每每看到这种情形都心疼不已。他常常在内心谴责这些女同胞背后的男人们,都是些废物,怎么能让你们的女人干这么重的活儿!当然了,劳动中的女工别有风韵,那种美在大街上是看不到的。
   班长阿丽站在工作台旁,一手拿着杯子喝水,一手翻看着一本夹子。
   “阿丽。”刘末走过去。
   “哎呀,刘工,你来了,有事吗?”阿丽甜甜地道。
   “没事,看看你。”
   “是吗?那请你喝水。”阿丽把手中的杯子递过去。
   “我不敢。”
   “怕什么,我又没病。”
   “不是,我是怕别人说闲话。”
   “说什么?”
   “说我们接吻。”
   “什么?谁跟你接吻啦?”
   “你看,咱俩要是用一个杯子喝水,不等于间接接吻吗?”
   “想得美。”阿丽咯咯地笑起来。
   “报废的料放哪了?你带我去看看。”刘末说。
   阿丽的笑声戛然而止,她嘟起了嘴,斜眼看着刘末。
   快下班了,刘末端坐在电脑前,鼠标“嗒嗒”地响。忽然,隔壁财务室传来出纳阿琴急促的说话声,音量应当很高,否则他听不见。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刘末走进财务室,里面除了于会计和阿琴,还站着一个不认的小伙子,应该是才招进来的农民工吧?
   刘末静静地站着,听了一会儿,明白了。
   那小伙子就是新来的农民工,上班不到半个月,要借两百块钱,生活费没了。公司有规定,这是不允许的。可是,不论阿琴怎么解释,他就是不听,站着不走。
   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刘末上前拉住小伙子,边劝边一起往外走。
   在走廊里,刘末从钱包里取出两百块钱塞到小伙子手里。
   小伙子连声道谢。
   “发了工资记得还我,你走吧。”刘末说。
   要下班了,刘末准备关电脑。他突然想起今天立冬!他立刻上网去查,立冬时间20:06:40。今天是最后一个秋日?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刘末希望自己的每一天都有收获,收获快乐!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只为一句话 下一篇:那些年 那些人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