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那些年 那些人

那些年 那些人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算盘是个很精明的人,很会算计,所以村里人都叫他算盘。
   他的算计有时候简直是无以复加,比如有一年他去赶庙会想买一顶帽子,那时帽子的布料品种和颜色还不多,大多是劳动布、蓝棉布、黑棉布等几种,样式只有一样,就是圆帽子前边带帽檐的那种,和六七十年代的军帽是一个款式。那时还没有私营商店,全部是国营供销社,并且一个公社只有一家供销社门市部。他去商店问清了所有的颜色、所有的型号的帽子价格,问得本来就板着脸的营业员更加得厌烦了。结果只有劳动布的最便宜,并且不论大小都是一个价格,于是他就买了一顶最大号的劳动布的帽子。本来他的头就不大,又买了一顶最大号的帽子,回到家里没办法戴,他就让老婆把帽子的下边重叠着缝了一寸,这下帽子合适了,可是重叠缝的那个接口太难看,走在人前别人就笑他,问他自己的脑袋不大为啥买个那么大的帽子,他理直气壮的说帽子价格是一样的,买个大号的将来帽子破了拆个补丁,也是个大补丁。
   这是一件事,还有另一件事也是他太会算计了才落下了“算盘”的雅号。八十年代以前的时候,每到冬天农村都要利用冬闲时间兴修水利。那时农民兴修水利算是义务工,没有工资,只管吃饭,饭菜不好,但是只要不糟蹋粮食就随便敞开肚子吃。如果地点在离家比较远的地方,还要在工地上住。如果离家十里地以内,就不在工地住,只是早饭和午饭在工地吃,晚饭回家吃。那时算盘为了早晨多吃一碗饭,他就不坐生产队派的马车。每天他天不亮就往工地走,别人坐着马车到工地的时候,他已经在工地的食堂里开始吃饭了。别人问他为啥不坐马车非要跑着来工地,他只是很神秘的笑一下什么都不说。再到后来他和别人说如果坐马车来的就晚了,人也多了,万一饭做得不多就吃的少了。再说了天不亮就开始走路来,走十来里路肚子里就空了,吃馍的时候可以多吃俩馍,反正是随便吃又不限量,多吃俩馍就多撑一段时间。别人问他那你走十来里路还多耗俩馍呢,你多吃的俩馍都让你耗到路上了,也没多挖一锹土,他就说反正我比你们多吃俩馍。等中午吃饭的时候,他总是比别人吃得快,刚出锅的热面条很烫嘴,当别人还在用筷子挑着面条吹气给面条降温的时候,他已经吃完一碗去盛第二碗了。别人问他吃那么快不嫌烫吗?他说你嫌烫,你吹气,你吃得就慢,也就吃不了第二碗了。他中午吃饭,总是吃得一点都咽不下去了才放下碗筷,这样的话下午干一下午活,下工回家坐马车再省些力气,回到家里就可以不吃晚饭了,就能给自己家省一个馍。
   算盘对每一件事算得都很精细,可是就算他是个智者,千虑也难免会有一失。那还是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他家里抓阄分到了生产队的一头牛,那时做农活犁地耙地至少要两个牲口套在一起才能干。于是就有其他分到了生产队牲口的人想和他家合伙使用牲口,农忙的时候合伙种地,农闲的时候各自干各自的营生。可是他就想自己有两个儿子,两个儿媳妇也下地干活,自己家再买一头牛,肯定能把地种得很好,自己算计了大半辈子了,绝对会把这个家操持得很好。于是他就去买了一头牛,每天就带着儿子儿媳去地里没黑夜没白天地劳作,自己单干的日子也确实让算盘高兴了很多,自己家的地比别人整得好,粮食收得多,他整天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媳在地里忙活,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脸上总是笑眯眯的,每天晚饭都敢多吃一个馍了。
   当初别人想和他合伙使用牲口、合伙种地,他无论如何也不答应,他是算计着自己的两个儿子两个儿媳都是壮劳力,就那七、八亩地肯定能收拾的干干净净利利索索,自己家的壮劳力还不会去帮别人种。可是过了几年,原来那些找他合伙的人因为家里劳力少,别人就想了办法,自己买小四轮拖拉机了,农业机械的耕地速度比两头牛拉犁快得太多了,往往是别人家的地都种完了,农闲都出去打工挣钱了,他还带着儿子儿媳们在地里忙活。到了年底别人打工挣钱回来了,他家还是一家人在一起手工剥玉米粒,手工做粉条。时间长了儿子看不下去了,就想跟算盘商量也买拖拉机,算盘立刻就反对说,买一个四轮拖拉机带拖斗要六千多,还要花钱买油才能使唤,机器坏了还得花钱修,一年下来得花不少钱。可是这两头牛呢,每天就是给些草料就行了,农活忙的时候给牛吃些粮食,农闲的时候只给些草就行,省一个是一个。再说了割草就是费些力气又不用花钱,牛吃了草料还能屙牛粪,牛粪还是种庄稼的好肥料,不用买化肥,又省了不少钱,所以他坚决不让买四轮拖拉机。
   又过了几年,眼看着别人家盖新房了,添新农机了,自己家里还是两头老牛,儿子实在忍不下去了,就没和算盘商量,硬顶着买了一台四轮拖拉机。拖拉机开到了家里,算盘把俩儿子痛骂了一顿。既然买了就用吧,可是别人家已经开始搞农机合作社了,那些人有的买耕地的农机,有的买播种的农机,有的买收获的农机,这样联合起来以后,又给那些合作社的人家里省出了不少劳动力,剩下的劳动力就常年在外打工,不再是农闲时打工,农忙时种地的两栖农民了。他们常年在外打工,到了该过年时一个个衣着光鲜地拿着大把的票子回家,而自己家的两个儿子还是在地里刨那七八亩地。
   算盘也老了,已经不能在地里干重活了,冬天的时候他就在街里和别的老人们唠唠嗑,可是当他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骑着摩托从面前一阵风似地疾驶而过以后,在摩托车荡起的尘土里,他眯缝着双眼看看,嘴里总是说一句话:买个电驴总得花钱,汽油总得花钱买,开坏了总得花钱修。
   等孙子长大该娶媳妇时,两个儿子犯愁了,别人家都盖起了两层小楼,自己家里还是二三十年前盖的砖瓦房,媒人来家里说媒,最让两个儿子心悸的话就是女方要求盖两层小楼。每当儿子听到这样的话,都会埋怨爹当初太会算计,把这个家算计穷了。
   算盘已经是个佝偻着腰身的老人了,每到这个时候他就说:我算计错了吗?我会算记错吗?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流氓兔 下一篇:【东北】百合塔下(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