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第一场雪

第一场雪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孙长禄望着桌上的两瓶酒西凤和一条软中华,狠了狠心把半截烟使劲往烟灰缸拧了拧,心说:“兄弟,对不起了。”穿上棉大衣、戴上棉帽子,拎起烟和酒就出了门。
   外面北风直往脖子里灌,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雪。这是入冬第一场雪,雪花很柔软,无规则地满天飞舞着,不一会儿,地面就落了一层。孙长禄拉起大衣领子,把头缩了进去。他不由地想起王国庆。
   孙长禄和王建国是在青年点认识的,那是1976年,那时候学校不上课,学生也没心学习,家在小站的孙长禄每天上学都要坐通勤车,早6点就要起来,晚上到家也6、7点,东北冬天天亮的晚、黑的早中午还要带饭,吃饭的时候只能放在炉筒子上,冷热不均,初中毕业他死活不去学校读书了,毕业2个月就下乡了。
   王建国,父母都是铁路中学老师,文革中被打成右派下放到“5.7”干校,成天和同学鬼混,初中毕业后也不上学了,也到了孙长禄的那个青年点下乡了。俩人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而且脾气秉性相投,不久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冬季青年点都放假了,王建国家里没人,青年点也需要人看守,王建国要求留下来看守青年点。孙长禄说,“我回去也没事干,就在这陪你,省得你寂寞。”
   俩人在青年点呆着没事干加上许久见不到荤腥,俩人就上山打猎、下河摸鱼。一次上山打猎,他来到昨天下套子的地方,发现一只硕大的兔子被套子套上了心中暗喜,今晚打斤白酒可要好好喝上一顿了,孙长禄正全神贯注地解套子,突然不知道什么东西搭在左肩膀上。建国,你看多肥的兔子,今晚咱俩可……这时又有东西搭在右肩膀上。别闹我正解套子呢,说着他用手去拨了一下左肩膀,手感觉毛乎乎的东西,再摸右肩也是毛乎乎的。他想起了村里老人常说:“狼一般吃人的时候先把爪子搭在人得肩膀上,趁人回头的时候咬断人的气管,让人断气身亡,这时候千万不能回头。”想到这他双手抓住狼的爪子,握紧,慢慢地站了起来。这时候传来王建国的声音。他趁狼一愣神,使劲一背想给狼来个大背挎,可是没背动,孙长禄想坏了,这是一只成年狼。这时狼也开始进攻了,孙长禄和狼在雪地里厮打起来,孙长禄力气逐渐吃不消了:“建国,快来,狼。”很快狼骑在他的上面,他双手用力支住狼的脖子,狼呼出的热气离他越来越近了,他的胳膊越来越弯曲,就在狼嘴离他的面部20cm左右远的时候传来几声枪响。狼“呜呜”几声倒在孙长禄的旁边,孙长禄把手放在雪坷里,闭上眼睛,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这时王建国手拿着猎枪跑了过来,“长禄,你,你没事吧。”
   “没事,还健在呢。”
   “没事,就好。”说着王建国一屁股坐在雪地上。俩人抽了一颗叶子烟,又休息20来分钟,拿着兔子、抬着狼打道回府。孙长禄在家收拾狼,王建国拿着出去了。孙长禄把狼收拾好了,下到锅里。王建国拎着10来斤散装白酒回来了。俩人喝个天昏地暗。王建国说,“长禄,你,你说,咱俩头,头两天吃书记家的狗,他,他知道不?”
   “靠,知不知道,能咋的?老子,老子怕他咋的。”孙长禄端着茶缸子说。
   “你错啦,不是怕不怕的事,咱俩不能在鬼地方呆一辈子,得找机会走呀,是不是。”王建国边嚼狼肉边说。
   “找,找啥,啥机会?”
   “你跟我不一样,我是黑五类只能在再教育一辈子了,你不一样,你可以当兵、招工返城呀。”
   “对呀,那当兵还与他有关系吗?”
   “咋没有,当兵的政审呀,他不给卡戳,你能走上吗?”
   “那咋办?”
   “你这么办。”说着王建国在孙长禄耳朵根耳语几句。
   “她就是一个民兵排长能办啥事呀。”
   “她要是想给你办事保证能办成。”
   “她那么傲,也不理咱们呀。”
   “这你就不懂了,这么办……”
   “建国,那你要是和她结婚不就在这扎根了吗。”
   “我是黑五类要不也会不了城,咱俩能回去一个是一个。”
   “建国,要是这样,我这辈子也忘不了你。”
   “咱俩谁跟谁呀,你就是我的亲兄弟,不说了,喝酒。”
   春节回来孙长禄把带回来的礼物给了王建国。一天王建国约玉兰到村口小河边,把羊绒围脖给了玉兰。那天给玉兰送去,玉兰一惊,把围脖推了回来。王建国说,“这一年来,你没少照顾我,送个围脖表示感谢……”玉兰其实早就想买一个这样的围脖了,加上王建国的甜言蜜语也就接受了。自从玉兰接了这个围脖,俩人开始说话了,嗑越唠越多了,玉兰家里有活他都上手帮忙,平时上公社啥的都会给玉兰带回雪花膏了、头绳了的小物件,俩人关系越来越近了……
   第二年,部队开始招兵了,孙长禄到大队,真让大队书记给卡下来了,玉兰在村口看见孙长禄低着头回来了,上前问明原因后,让孙长禄骑自行车带着她上公社,找她当主任的舅舅,舅舅给大队书记打个电话:“你去吧,大队书记在大队等着你们呢。”
   就这样,孙长禄顺利地穿上了军装。
   孙长禄当兵以后也没忘了王建国。那年代军衣、军帽和军用挎包非常时兴,孙长禄给王建国整一套新的军衣、军帽和军书包。
   孙长禄当兵三年退伍回到铁路工务段,当了一名线路工,很快成为一名技术能手、当上了班长、工长,还提了干。王建国父母落实政策回到学校了,母亲由于身体不好退休王建国接班也去了工务段。王建国比孙长禄学习好上3年铁路职工的大学,毕业后在段技术室当技术员、助理工程师。
   月初,车间领工员退了。听说段里要在孙长禄和王建国俩人当中选一个。
   孙长禄站在段长家门看看有没有人,刚要敲门看见玉兰拎着包从胡同拐了过来,“难道,建国也是送礼的”。
   “玉兰,你这是?”
   “这不建国上车站清道岔去了,晚饭还没吃呢,我去给建国送饭去,你这是干嘛去呀。”
   “我,我寻思下雪没事干找建国喝点呢,他没在家只好改天了。”
   “改天吧,改天你去我给你做杀猪菜。”说着王建国爱人急匆匆地向车站走去。
   “好嘞。”孙长禄望着玉兰的背景“靠,段上有命令,以雪为令,人家都扫雪去了,自己还……”想到,这扭头向工区跑去。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杨柳】三个人,两个世界......(小说) 下一篇:一杯牛奶的幸福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