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胡闹的故事

胡闹的故事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胡闹,是我在煤矿工作时一名刑满释放后就业的工人。由于他平时干活儿爱糊弄,还时常干出一些不靠谱甚至胡闹的事情,又马大哈,于是,人们便唤他“胡闹”。胡闹的真实姓名已经不记得了,大家只记住了他的绰号“胡闹”。其实,胡闹并不烦人,平日里总是微笑着,露出四颗牙齿。说话时总是立正姿势,以“报告”开始,以“报告完毕”结束。
   大家喜欢胡闹的说话方式,对他也没有歧视,集体劳动时也喜欢同他编在一个小组,他总是最先草草地干完活儿,便讲他的经历,讲淮海战役。他把国民党军队在淮海战役中的失败讲得绘声绘色,不亚于评书。
   我不知道胡闹的具体年龄,是否婚娶,只知道他刑满释放后就一个人生活。胡闹是一名瓦工,在监狱里学的。
   胡闹的一生极具戏剧性。胡闹的父母都是苏皖一带朴实的农民,生了他们兄妹三人:胡闹和他的两个妹妹。胡闹从小就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两个妹妹倒是聪明漂亮。贫穷的家庭无法满足这个小混混的挥霍,便让他参了军,当了一名国民党中央军的士兵。几年以后,长大成人的两个妹妹被两个国民党军官收为小妾。胡闹说,这两个国民党军官,一个是团长,一个是师长,胡闹也因这层关系当上了连长。由于平时散漫惯了,胡闹要求回家,无奈,一个师长妹夫和一个团长妹夫一商量,凑齐了一个连的美式装备,让胡闹回家当了还乡团团长。胡闹说,他当还乡团团长的时候,整天吃大户,敲诈地主乡绅,连县长都不敢管他。
   一天,还乡团队员抓住了两名共产党的区干部,一名是区长。还乡团队员将这两名共产党区干部押到了还乡团团部,胡闹一看,认识,便退下左右,掏出几块大洋(胡闹记不清给了几块大洋,两名区干部在证明材料上说,每人给了两块大洋),对这两名共产党区干部说:“快跑吧,慢了,就跑不了啦!”两名共产党区干部立即会意,成功脱险。多年后胡闹回忆说,当时没想那么多,就认为当地没人敢管他,况且认识,就放了。就这么简单。
   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之后,胡闹说,他跑到了青岛,准备跟随两个妹夫乘船去台湾(我不知在时间上是否合理)。哪知,登船那天,胡闹酒后嫖妓,误了登船时间,醒后赶到码头时,军舰早已无了踪影。没有办法,胡闹只得又回家务农。老家解放时,胡闹由于当过还乡团团长而被定为历史反革命,按照当时的规定,还乡团团长是要枪毙的。这时,胡闹不“胡闹”了,他清醒了。他向人民政府说出了曾经救过共产党区干部的经过,被救过的两名区干部已成为当地县人民政府的干部,二人立即出具了证明材料,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胡闹又无人命,便将功顶罪,被无罪释放了。
   胡闹心底盘算,只要在家乡,当过还乡团团长的历史就不可能洗掉,不如到外地闯一闯,兴许能摘掉还乡团团长的帽子,于是他来到了东北。不想,以后又有“三反”“五反”运动和“四清”运动,凡是外地来的人员都严查,不知是哪次运动,胡闹当过还乡团团长的历史又被东北某地人民政府查知。尽管这次胡闹仍说出了曾救过两名共产党区干部的事情,东北某地人民政府也派人去胡闹老家当地人民政府外调,也有被救过的那两名干部的证明,但鞭长莫及,虽被免去死罪,胡闹还是被判了一个有期徒刑,吃了几年狱饭。胡闹说,他若不来东北,还在老家,被他救过的那两名干部就会保他,他就不会蹲监狱。
   这就是胡闹的故事。这就是胡闹的命运。如果胡闹不私自放走共产党的两名区干部,胡闹可能早就成了枪下之鬼;如果胡闹在青岛登船那天不饮酒嫖妓而顺利逃到台湾,胡闹可能会以台商、台胞的身份回大陆投资寻根,说不定,我们的政府还要派相当级别的官员迎接陪同;如果胡闹不离开老家,只是安分守己的务农,用他的话说,就不会蹲监狱,不会受几年牢狱之苦。
   人生没有如果。命运也没有给胡闹“如果”的机会。胡闹就是“胡闹”的一生,只是在最要命的一步中,胡闹“闹”对了。
   一位哲人说:“人生最艰难的事情不是奋斗,而是选择。”我坚信这句话。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让你好好活下去 下一篇:狗命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