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荷塘】二嫂(小说)

【荷塘】二嫂(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命运多舛的女人,没有低头,而是默默地扛着,咬着牙,顶着......
   ——题记
  
   我看着她们如寒冬雪野里的梅花绽开着,听着俗人异样的声音,我感应到她们身上透过来的似曾相识的信息,有种亲切,有种安全,亦更有一种温暖。
   于是,我异于常人,去接近她们,亲近她们,所以一直,她们是我心灵上最贴近的朋友,不,是亲人!
   二嫂,就是其中一个。
   忘记了她叫什么名字,在我心里,她是二嫂,是我在人群里越过任何人去站到她身边的人。
   她从来不会耻笑我,只会提醒我教我关心我。她会把她的一切心事讲给我听。
   她好像家在山西,领着三个孩子,跟了我村在外打工的二哥,以讨个活命。二哥比她大许多,因家庭穷,成分不好,一直没有娶上媳妇。
   二嫂没有想到,离开那个魔窟似的家,竟然一下又来到一个村里最穷的家,她哭过以后,奔着二哥的勤劳,本分,善良,而且幽默,她把心扎在了这里。
   二嫂家在山西山区农村,生长在一户平常的农人家,从二嫂如今五十多岁的面容上,依稀辨得出她年轻时的相貌:一双黑亮的大眼睛,闪着超人的智慧;两道黑黑的眉毛,显出她性格的倔强;黝黑的皮肤,是风吹日晒结果;习惯紧抿的双唇,像是在吞咽着人世的风霜;一头浓黑的秀发,已然花白,难道不是沧桑岁月在她头上洒落的雪花?
   待嫁之年,经人牵线,二嫂与邻村一位老实本分的小伙子组成了家庭。生活一如常人,平淡似水,亦谈得上幸福,并且育了一儿一女。
   女儿刚懂事,儿子懵懂之年,老实的丈夫因事与村支书结怨,支书的故意刁难与欺侮,一次次,不善言辞的老实人积怨成疾,竟然郁结成了精神病。发病时,抓住二嫂往死里打。
   老实人的病时好时坏,可也是越来越厉害。发病时,只要二嫂被追到,他就把二嫂摁在地上,骑在她身上,扯着她的头发,疯狂的打她。人们都不敢靠近。
   本来就不宽裕的家境,被丈夫的医药费以及他犯病时砸坏的东西。一贫如洗的家里,却又添了个小女儿。糟糕的是,整天处于极度紧张状态,动不动就挨打的二嫂,身上没有奶水。
   债台高筑的境况下,也曾想过把可怜的小女儿送给别人家,可是,别人一打听,听说是疯子——精神病的孩子,都不敢要了,怕以后孩子也有同样的病。
   买不起奶粉,但还有粮食,可怜的小宁宁是喝稀粥和小米粥养大的。二嫂跟我说,有一次,孩子的舅妈送了一袋黑糖,宁宁就喝了几天加糖的粥,糖没了,没加糖的粥,小宁宁是怎么也不喝,她不会说话,只是闭着嘴,再就是哭,哭的累极了,饿极了,流着眼泪喝......
   这期间,两个大点的孩子跟着姥姥,有时也跟奶奶。宁宁四岁这一年,两个大孩子上学的学费都交不起了,小宁宁又摔断了胳膊,没有钱治疗,二嫂求告了很多明知有钱的人家,也没有借到钱,疯子的病越来越厉害,但他也有清醒的时候,却也已经卧床不起,不能劳动,他无奈地对二嫂说过,“你带着孩子讨个活命去吧。”
   ......
   谢雁口,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村庄,总共就两家人,程家,李家。李家在如今也就两支,有一支,也就是,二哥的爷爷是地主,所以,二哥也许不愿屈就,但肯定有成分的影响,所以,至五十多了,仍是独身,与一老父亲相依为命。但我知道,二哥常年在外打工,逢年节便回家,带一些糖果分散给周围的孩子们,并探望村里的老人。听说二哥四十多岁的时候,曾带回家一个媳妇,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村里人们热热闹闹的为他们办了婚礼,但那个女人是个骗子,没过多长时间,她便卷走了二哥家的钱财,一去不回。
   二哥依旧在外打工,老父亲已老得直不起腰。
   这天,二哥的家里聚集了很多人,因为,二哥领了媳妇回家,并且还带了三个孩子,大女儿十二岁,上小学五年级了,漂漂亮亮的,非常懂事,且善解人意,讨人喜欢;小男孩虎头虎脑,拘谨地站在一边,也是一名三年级的小学生了;四岁的小女儿却紧紧地贴着妈妈,不管谁都问不出一句话来。
   新来的二嫂,打量着简陋的家:屋里几乎没有家具,除了一张八仙桌,一张快散架的吃饭桌,两张床以外,就是少的可怜的旧衣服,旧被褥。诺大的院子,三间破败欲坠的土墙瓦房,一个被烟熏得看不见黄土的小厨房还没有门。一位腰弯成九十度再也直不起来的老父亲。二嫂不由得眼泪簌簌而下:“我本想出来找个活路,这,怎么过啊?”
   本来对生活失去信心的二哥,终于焕发了重生的希望,他一边安慰着二嫂,一边告亲求友,加上他在村里的好人缘。
   有人主动送来粮食,亲戚们给孩子送来衣服,学校给孩子免去一半学费,大娘婶子们给二嫂送来针线筐,村里给他们一家分了地。有了地,就有了希望,庄稼人的命根子还是扎在地里的。
   ......
   二嫂的故事开始了,我见证着她的汗水,她的吃苦,她的孝心,她的善良。
   十五年过去了,女儿的孩子都快上幼儿园了,二哥二嫂老两口也抱上了孙子,小女儿也上大学了,整个院子幡然一新,全然不见了旧日的痕迹。
   二嫂回过老家,是去还钱。家境好点了以后,还把母亲接来住了一冬天,并且把自己的小妹妹带来,也在这里安了家。
   这期间,有多少事,在我看来都是常人不能做到的,她承受着比自己周围人苦多少倍的艰苦,孩子们的成长,离不开她苦心的身教言传。
   是的,我想写写她的故事,告诉人们生活的真谛,那就是,仙人掌也能开出美丽的花。
   我与二嫂两家的田地相邻,所以,我了解这一家的风雨霜雪,也分享着他们的喜怒哀乐,所以,我爱怜孩子们,佩服二哥二嫂的善良,勤劳,并且智慧!
   我自认为自己比别人多了许多磨难,但与二嫂相比,我是一个幸福的女人。
   因为从二嫂身上学到了很多,从而使我在北京这几年,也咬着牙,一次次熬过了,并收获了。
   我想告诉孩子们,生活就是这样的,这样的生活才值得过,才不枉来世间一趟。
   我会梳理着记忆的仓库,把上帝送给二嫂的荆棘花,一朵朵地展示在这里,希望这温馨的花香,能飘到二嫂的家里......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狗命 下一篇:【心音】还愿(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