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枯草逢春

枯草逢春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楔子
   洛河的水一年四季都泛着混浊的颜色,但是河中的景象却并不模糊,在夏秋这两个季节可以编几张疏密不匀的小网,或泥鳅或其他物种均可在网中看见少许,河的两岸分布最多的便是沙石和农田,还有浅滩上零零散散像是被人遗弃的狗尾巴草,随风摇着,在这里,美丽的季节就是三月的春和硕果累累的秋了,当然炎炎夏日和银装素裹更是添增风趣的调味剂了。
   三月里,在金黄色的油菜花田里总是少不了一群群披着彩色霞衣的粉蝶的扑楞,三月是一个初绽风头的月份,有让人欲罢不能的桃花,更有技压海棠的一树梨花,还有迎风拂枝的杏花,只是少了一壶老汾酒和牧童、黄牛的氛围而已。
   靠近洛河最近的是洛庄了,整齐排列的是一色的泛着岁月年轮的有些斑驳色彩的土墙,清晨可闻几声犬吠和鸡鸣,那就是起炊烟的征象了,接下来便是吆喝着牲畜出门,铁锹,耕犁的碰撞声便如一曲山间的民歌响起。
  
   [一]春草池边生
   早蛙的呱呱声在泛着月光的水池里肆无忌惮的叫着,偶尔传来一两声类似于猫头鹰打架的声音,在黎明即将到来的前一刻异常的清亮和刺耳。
   池边春草新发生,一曲朝阳一曲更。
   “婶儿,君瑜在家吗?”一个九岁多一点儿大的孩子探着脑袋朝着一位倒水的青年妇女问道。
   “哦,是……”她刚要说话就被屋中一声欢愉的声音打断了。
   “娘,是洛豪哥哥来了么”说话的间儿人已经从屋中跑了出来。女人是村中洛宁的媳妇,洛君瑜是他家唯一的女儿,而九岁大的孩子是村西边的洛豪,一米三四的个头,小丫头满眼星星的望着洛豪。洛家阿婶无奈的看着两个豆丁大的孩子拉着手出了门,转身又忙活去了。
   这个年纪只能归结到童年一类了吧,单纯的喜欢,单纯的牵手,单纯的诉苦。
   “洛豪哥哥,听说你要去城里读书了是吗?”小丫头的眼神有些忧郁和复杂,像是一朵开的正盛的莲花被风吹得有些疲惫的浮影。
   “呵呵,你听谁说的啊”他拉着君瑜的手不觉得便用劲往怀里揣了下,小丫头的两腮泛上了樱桃色的绯红。
   “村里都说着呢,洛叔不是调到城里教书去么?”小丫头撅着嘴巴狠狠的说道。空气中的气氛不觉便凝重了起来。“去了城里你还来看君瑜吗?”
   山上起风了,吹得树叶哗啦啦的响,像是急切的心跳般。
   “当然,我只是去读书,一到假期就会回来看你和婶的”。洛豪轻声说道。
   “真的啊!”小丫头的声音又欢跃了起来。
   中午的阳光透过枝叶的狭隙洒了下来,像是一张张光网,既漂亮又压抑。
   “走,回家去咯,这么快就要吃午饭了呢!”起身拍了拍小君瑜身上的微尘,拉起手又从山上跑了下去。
   初春的山上小草成簇,还有各种各样的小野花也逐相竟艳着,远处眺去,美艳之极。
   终于到了开学的时候,洛豪准备好了该拿的东西,只是一颗小小的心却落在了在片育了自己九年的黄土地上。今天小君瑜打扮的非常漂亮,更是在前一天特意跑去桃林折了一大把的桃花,今早又匆匆的来到了洛豪家,站在大门口等着,门开了,洛豪有些惊喜的看着门口那道瘦弱的影子,快步走了过去,“君瑜,你怎么来了”。
   “洛豪哥哥,我给你送桃花来了呵”小丫头笑着说道。
   “诺……给你”由于天色黯的原因未看清楚小君瑜脸上的真实表情。
   车要走了,小君瑜扯着嗓子喊着:“洛豪哥哥,有时间了记得回来看君瑜……”
   洛豪紧紧的把那束桃花偎在脸上。
  
   [二]往事如烟否?
   或许树叶的落下不是秋风的无情,冰雪的消融不是太阳的冷酷,离别的感情不是爱情、亲情的逝去,就如一纸书笺,空白上染了颜色是心情的写真与现实无关。
   十年匆匆而逝,昔日的桃花早已成了书签般的存在,只是更容易碎裂而已,十九岁,不是童年该有的童趣,而是青春逼真的写照。
   这些年他回过三次老家,但是每一次与君瑜都只是擦家而过,少女已经有了该有的矜持,丰硕出众的身姿,还有那一身与众不同的气质以及名列前茅让人歆羡的骄人成绩,但是,心中却有一块地方留着,留给了十年前那朵送出的桃花,还有那朵桃花所带走的感情。
   想他吗?
   当然。
   是爱情的那种期盼么?
   她时常这样问着自己。
   除了爱情的空白之外她是一个胜利者。
   看着烟灰缸里冒着青烟的烟蒂,洛豪的思绪像是穿越了大山,又看到了十年前那梨花带雨的一幕。
   “君瑜,你还好么?”他沉沉的睡了过去。
   高中毕业,他曾给她打过电话,只是你在电话这头,她在电话那头,已经不是过去的孩子,亦不是闺密,只是问候,无有其它。
   或许这是一段童年的记忆,老来时的怀旧,而不是情比金坚的爱情。只是在记忆的年轮上写些痴言儍语,随着摩天轮的转动没入池底。没有感情,只有记忆,只曲:愿君安好,便是晴天!
  
   [三]无期之约
   三年的时间或许连成长都不够,但是三年的时间却能让一个人,一个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大学了,有关青春的蓬勃和朝气像是向阳的小草,生机勃发着,牡丹花的娇艳,玫瑰花的浪漫。
   但是生命的脆弱像是风烛残年的老妪,经不起时间的洗礼。
   白百合的春天不止有着盛开的美丽,还有凋零的伤悲。
   病魔像是无情的海水,每个人都只是沧海一粟。
   离去,只是一个生命的轮回。
   小君瑜带着花田半亩的沉思永久的离开了,悄无声息。
   没有葬礼,也没有墓冢,只是一抔黄土的堙没。
   洛豪回来了,手中捧着一本书,其实那不是书,是一本无期之约的日记,她却永远也看不到了,打开里面的纸页,密密麻麻的全是一个人的心思,还有早已褪色的枯桃花。没有芬香,只有记忆!
   他轻轻的放在了掩埋着她年轻躯体的那片黄土地上,矗立着,像是一座丰碑。
   来年,枯草逢春,纸亦成灰,无期之约,只愿轮回!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白百合的春天 下一篇:并蒂莲之殇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