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并蒂莲之殇

并蒂莲之殇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我燔一轮经卷,佛音袅袅纸上篆。
   我饮一樽兰酒,浩淼烟波依船帆。
   滚滚东流长江水,且看今日并蒂花。红花绿萼不相逢,只为红瘦盖檩瓦。
   他出身士族,地位算是已然高人一等了,但是士族自书香脱出,门第之见像是金科玉律般把他圈定在中等贵族的笼子里,他内向,但又外向,他衷情于书画,像是要把自己揉进山水花草中般,金丝雀的生活就是被关在笼子里的嘶叫,直到像杜鹃啼出血那样才算是终结的话,那的确就只能说是豪门的悲剧了。
   盛世芳华,最不能少的便是烟楼酒肆,那个男子不风流,或许是这个年代的特写吧。
   她出身青楼,琴棋书画样样皆精。听她作曲,如闻仙乐,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形;观她下棋,静若处子,有风雨不动磐石之姿,又有动如惊雷之风;看她执笔,篆如鬼斧神工,楷如纤柳垂绦;再言作画,笔触山河巍峨,提笔妙笔生花。
   一袭白衫是她永恒的装束,两蹙颦眉,是永不凋败的月牙,剔透的琼鼻,晶莹的耳垂,支着两颗玛瑙吊坠,手如柔荑,抚琴时偶尔会露出如莲藕般粉嫩的前臂,眼睛炯亮似星星般。
   青楼亦是红尘,或许正如她所想,一切只能定格在对过去的畅想中吧!
   梦回青河,可曾记得,还有绿水青山,还有月下不成调的低吟。更有一颗赤着心说以后成双的痴迷的眼神。
   他把韶华封锁,又把仅剩的余韵嵌刻,龙九子的绝唱,让他走出那座久违的宫阙,他叛逆的心带着他,自此再无深似海的候门,再无供差迁的丫鬟,但愿他的选择是对的。
   华灯初上,夜市是那样的喧闹,这是从没接触过的繁华。这样的夜晚,最美的便是有一壶清酒,旁边友人二三,再有美人相陪,不求莺啼燕绕,只求锦绣添花,华灯下,你我尔尔,灯影摇曳,最是那一转瞬的芳华,在摇曳中欣然开绽。
   然而,此刻的他心情是那样的低落,仿佛整个天地就只剩下他一个般,孤独,寂寞,彷徨。
   花酒,青楼。
   在百无寂聊中他终于走进了这个百花竟艳之地,青楼,梦的起始,梦的终结。
   相逢既是那样无意却又是那样刻意。
   那夜她作陪,她说青楼只是一种生活,而她卖的只是艺,生活是笑着的笑着,哭着只是一种形式。
   相识是首歌,歌里是风火。
   秋雨绵绵落无声,近看船家对酒烹。湘水鱼肥正好味,可中三甲得金樽。
   如果她是红花,那他绝对愿意选陪那朵花下的绿萼,他留恋上了这个烟花之地,只是他的心一心落在了她身上,她温柔,他俊朗,俊秀的脸上又有老来透破红尘的苍桑,眼翳上似乎有着与年龄不相付的岁月。
   他是一支笔,而她就是一幅画,一幅有着雍容华贵但又涵着清秀出脱的山水牡丹。
   她爱上了他,一个名妓爱上一个士族公子,那个时候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啊!况切他虽不出门,但却是久著天下的三公子呢!
   他爱她,她也爱她。
   就像是并蒂莲的缠绵,根与茎的拥抱。
   出了烟雨楼,向西三里便是春华楼,楼分三层,可以看的出老板是个讲究人,在古色古香的小楼里又揉进些儿时下的成份,涵蓄而又温婉。
   柜台上大大小小的摆着数十个酒坛子,远远的便能闻到醇醇的酒香,酒有女儿红,竹叶青,陈年的泸窖,老烧刀,酒具有硬瓷的,紫砂的,水晶的。
   今天他们是靠近窗台坐的,窗外熙熙嚷嚷的皆是人,有花枝招展的,有俊秀开朗的,他们尽情的演译着生活,乐着,悲着!
   端起一杯酒,仰头吞了下去,一股子火灼般的感觉从腹中燃起,像是烧着了生活,痛苦而又刺激。
   放下酒杯,他抬起头深情的望着她,像是要融化般。
   酒足饭饱,带着一丝醉意出了春华楼,背影上有着看不出的落寞。
   出了京城,出了烟雨楼,他便孑然一人,从此自由身。
   那夜缠缠绵绵,那夜枕旁佳人睡酣香,画中风雨不知山河何处幢!
   湘妃湖,斑竹泪,是动情的传说,是传说的情动,就那样认认真真的读了它一世。
   这一辞,生死两不知;这一辞,今世誓难回;这一辞,从此忘掉君王事,长醉湘妃泪。
   天子一怒,浮尸百万;王候一怒,裹尸三千。
   远远的便能听到这样的怒吼:“查,找到后给我斩了这个逆子还有那个小贱人。”
   京城消息一出,天下鼎沸。
   他笑,是那样凄悲。
   “婧儿,怕吗?”他捧着她的脸仔细地问道。
   “婧儿福薄,连累公子了。”婧儿眼角滑下了两道清泪。
   “呵呵,我的傻婧儿啊,错了,今生最不后悔的便是与你相识,我有愧啊,你走吧,找个地方隐姓埋名,忘了我,父王不会杀我,但是你……”
   他话还没说完婧儿的双唇已经印了上来,他尽情的吻着她,任由她的嫩舌在嘴中挑逗,但是此刻的吻只是不舍与浓浓的爱意,没有其它。泪流入口中,是那样咸,那样涩,但是印合在一起的双唇却仍没有分开,像是想把自己溶进对方般。
   猛的他推开了她大声吼道:“滚,就当你从来都没有见过我,从来都不认识,你离开霸陵,去金鳞屯,快走。”
   她明白他的心思,生终究不能长久,从和他的第一次她就知道了结局,但是爱却是那么的让人痴迷上了。
   分开也是选择,他最终未能拗得过她,只能用最粗鲁的方法送走了她。
   现在又孑然一人了,他笑了,有种说不出的无奈,奈何情深,奈何缘浅?
   或许是他这个时候对心情最好的写真吧!
   父王是个有野心的人。
   湘妃湖,埋葬了多少人的希望。
   夜那样凉,把此刻的心情掏出来正好。月影下他的脚步不徐不缓,身后的影子越来越长,起风了,似乎整个天地在与他作别,他闭着眼睛说了声:“婧儿,来世吧,我为平民与卿再约。”
   湘妃湖的水那样凉,从脚下淹没到颈部,瞬刻就像黑暗一样吞噬了他。消失了,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他了,那个才绝的三公子。
   这个噩耗没有传到她的耳朵,但是心有灵犀的她又怎么不会感觉的到呢!
   湘妃湖,是灵魂的终结,是生的新起点。
   那是他们梦里共游的地方,她选择了那里就冢,是心让他们相识,相知,相恋,爱是一朵花,绽放,凋败。
   她步了他的后尘,湘妃湖葬了最后一对恋人。
   来年初春,指间蝴蝶缠绕,萦萦地旋起一层七彩晕。
   第二年亲王逼反被诛。
   湘妃湖长出了第一株并蒂莲,越来越多,只是颜色不再粉嫩。
   就在亲王被诛的那一天,并蒂莲开始成片的死去。那天是他们共同的祭日,湘妃湖依旧,落了的魂,再也回不到起点,并蒂莲之殇,遗忘的伤!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枯草逢春 下一篇:墙头的爱情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