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那年那月

那年那月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这句话在月儿看到冯的那刻立刻印证了它的正确。面前的这个男人,年轻而且锐气地蓬勃着,像一棵生长茂盛的梧桐,挺拔壮硕。浓黑的眉毛下,深邃不可见底的眼睛仿佛一下子就打动了月儿骄傲的心。从来清高而且自恋的月儿和其它的女人一样,就在一瞬间喜欢上了这个仿佛有着无限磁力的男人。
   因为工作的原因,月儿每天都要接触那些小班长,他们都是从最底层的体力劳动中提拔上来的。身上都有那种最原始的萌动和近乎赤裸着的野性。月儿从来都不肯跟他们深接触,总是躲避着他们野蛮和贪婪的目光骚扰。还好,他们惧怕月儿的职务,所以也不敢太放肆。反而总要腆着脸去讨好月儿。独冯不同,每次都礼貌地接受月儿的检验和挑剔,并且用好似无意的深邃眼神和灿烂诱惑的微笑跟月儿不急不忙地交涉。每次看到他热辣的眼神,月儿都小心羞涩地转过脸去,不肯跟他的眼神交汇。
   月儿有家,一个危机四伏,状况不断的家。她的优雅和温柔总是遮盖不了那些残酷无奈的现实。许多来自家庭和外界的骚扰让月儿力不从心,时常有逃离的欲望。
   跟冯接触得久了,两个人渐渐默契。会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同一地点。她明显感觉到冯眼神中的热度在逐渐增加。有一天月儿再次去冯的班组时,冯笑着对月儿说:“你的五子棋厉害,要不要和我下一局呢?”月儿欣然应允。冯,果然输掉了那盘棋。月儿起身离开时,冯拦住了月儿,一脸灿烂的微笑,对着月儿摊开手,并不说话,手中静静地卧着一封折叠整齐的信。月儿有些惊慌地取过,却不打开,心有灵犀一样转身走开。回到办公室里,月儿偷偷打开了信,看到冯潇洒如其人的字:“如此温婉的人儿,如此凄凉的心事?究竟为了谁?能不能让自己开心一点,让阳光照进你冰封的心灵?”月儿的眼眶一下儿就湿润起来,偷偷地藏了信,锁进了抽屉深深处,却在心里悄悄的种下了一枚小小的喜欢。
   第二天,再见,冯照样偷偷地递了信过来。这次,月儿心有默契的收下,阅读。他的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深情和关切缓缓拨动了月儿从不曾打开的心弦,仿佛有一股清泉自心底汩汩溢出。他说,第一次见到月儿就被她的温婉和纯净打动,再也看不到别人的好,尤其知道了月儿的不幸的身世之后。
   此后的一段时间,他的信每天都会准时送到月儿的手中。几天后,月儿开始陆续地给他回信。虽然从不谈爱,但对生活的无奈何人生的迷茫还是浅浅淡淡地流露出来。两颗心在日日的交流中渐渐靠近。只是,两颗高傲的心灵却从不给对方承诺,也不说爱。只说喜欢,只是喜欢。都为着能够在万丈红尘中找到一个心灵可以交融的知己感到欣喜和庆幸。
   月儿的工作出现了一点问题。一个班长偷偷将自己的废品处理掉。为了提高班组的成品率,还可以拿到额外的奖金。可是却被厂长夫人捉到,罚款之后开除了。那日,恰好月儿跟厂长夫人在一起,那个人误会是月儿举报的。于是,决定报复月儿。与此同时,冯那里同时也出了状况,厂长的外甥女迷恋上了冯。遭到拒绝后竟然寻死觅活地纠缠。当时,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这是同一场阴谋。月儿跟冯本来就气质出众,两个人随便站在一起,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被关注的两个人因为此时,更是受到了众人的瞩目。行为上的纯净并不代表人们想象中的纯洁。何况,在那些人的眼中,这样匹配的两个人怎么可能没事情呢。报复里其中一条就是制造谣言。各种版本的出轨被人们津津有味地演绎着,各种猥琐和怀疑的眼光几乎压得月儿和冯喘不过气来。两个人开始刻意地回避见面了。
   一日,月儿上班后发现自己的抽屉被盗了。里面唯独丢失了冯写给自己的信件。她知道,该来的一切还是要来了。但是她有一定的背景和身份,不必担心自己的工作和前途。所以,尽管内心忐忑,表面上依然静静地做着事,不去理睬。
   十月的阳光很灿烂,流淌了一地的光华。月儿看着自己的抽屉,猜度着许多种可能。此时,一个办公室的燕子,匆匆从外面闯了进来,拉了月儿就出去说话……
   两个人一向交好,说起话来就直接了些。燕子告诉月儿,冯受到了处分。那些信件被人拿走后,复印了,并且散发出去。人家都说冯是破坏月儿家庭的第三者。厂方也决定辞退冯。而且那个班长也适时地找到了冯,告诉他那些信件是月儿为了撇清自己主动交给厂方的。并且提出如果冯答应和厂长外甥女的婚事就可以留下。但冯心灰意冷,决定离开。
   月儿呆呆地愣在那里。心里酸甜苦辣,百感交集。这段时间刚刚得到的温暖在一瞬烟消云散。一向清高自诩,不肯接触红尘俗事的她此刻万念俱灰。失望和绝望一瞬间就打垮了他。悲凉来自四面八方,她的世界里一片冰雪覆盖。
   她脸上的清冷吓坏了燕子,着急地抱着她,摇着她,让她赶紧想办法。下班了,月儿回到那个风雨飘摇的家后不肯吃饭,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哭泣。老公一家人是有一定背景和身份的,月儿的婚姻是有交换条件的。即使娶了月儿,他们时时刻刻也未尝疏于防范,每时每刻都怕月儿会离开她那个呆傻的老公。平时的月儿,总是不肯求他们任何事情。但到了此刻,却不得不出面了。一夜未眠,月儿终于做出了决定。她不会让冯走的,哪怕自己离开这份舒适而且前途看好的工作。也不能够让他伤了心,带着对自己的误会和众人的耻笑走。起码留住他,可以有个解释的机会,不要让他在万丈红尘中冷了一颗曾经炙热的心。
   月儿找到了那个有点权势和地位的大伯哥,答应了他的条件。不离婚,不见冯。婆家人是在等待这样的一个机会的。得了承诺的婆家人,很快就出面恢复了冯的工作。
   事情来得迅疾,去得凶猛。三天之间,一切磨折尘埃落定。月儿再见到冯,是在人群中。三日仿佛三年,他明显清瘦了好多。眼中没有了闪烁着的热情,凄凄凉凉地盛满了忧郁和伤痕。他试探的眼神穿过人群的间隙,藏藏躲躲地问询着月儿。月儿苦不堪言,心里泪水泛滥成灾,却不敢回应,怕他再受牵连。
   几日之后,冯竟然答应了厂长外甥女的婚事。也许这次的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使得他对自身的价值和漂泊感到了无助。似是而非的感情让他感到了茫然和不可依靠。只好向现实妥协。月儿本意是不想让他带着伤痕离开,这次反而断了自己解释的欲望。如果心曾经靠近过,他就应该懂得月儿不是那样的人,就不应该那样去误会月儿吧。
   时光悠悠流转,不知不觉间已是多年过去。那些逝去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当年的月儿辞了工作,离开了那个伤心的家和环境。躲开了那些是是非非,远离了那些暧昧不清的感情。冯在跟厂长的外甥女结婚后,工作顺风顺水,生活得好像很幸福。只是月儿常常会记起他的信,他迷惑人的笑容,和深邃的眼神。在清辉盈盈的夜晚,他会不会想起那个不曾解释过的误会呢。人生总有太多的误会来不及解释就冷掉。总有许多人来不及相爱就老去。总有许多人会在岁月的轮回中被淘汰。就像此刻季节的转换,有多少遗憾在风中失落呢。
   时光悠悠流转,多年过去,每当看到那句“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时,月儿总会记起冯那双深邃的眼,和那段似是而非的感情。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静静的牧场 下一篇:灯火客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