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灯火客

灯火客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斜阳渐落,山峦被染成了一层晚秋的色彩。村口的大石碾旁,进城变卖粮食的牛车缓缓地进了村。打谷场上的秸秆垛里三五个人在翻弄着铺在地面上的玉米杆。牛子车上载着满满一车柴米油盐。黄牛口中反刍着口水,靠路边的小孩子站立在门口,望着远方起伏的山峦。粮食遗落在村道的路上,小孩子的祖父蹲着身子正在慢慢往起拾。大石碾下,几只鸡也在抓食。耷拉双耳的黄狗懒懒地窝在箩筐旁。暮归的庄稼人扛着锄头轻轻地走过了大石碾。微寒而来的秋风吹拂着宁静的东坡山村。一弯闪闪亮亮的东坡河水绕着两畔农家流淌而过,晚间的山村炊烟袅袅地升入了枯林中。圆月冒出了枯树枝头,小孩子钻在了被窝里,等待着锅中饭熟。
   村子里,秋后的静,格外的清静。家家户户在家里细数着这个年头收获的粮食。丰收年了,乡亲们都万分喜庆。心里盛满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憧憬。村社大院里,白炽灯敞亮地发出了刺眼的光芒。老支书着手准备着祭祀大会,脸上焕发着喜悦而无以名状的神情。村里每逢丰收季节,村领导都会组织村民去祭拜村里唯一的那座老君庙。这样的祭祀大会很隆重,也很壮观。村道上的昏暗的路灯,在清冷的月光下,显得更加的昏暗。秋月洒满了地面,东坡河里晃着点点繁星般的亮光。羊群在圈里乱动,颈上的铃铛铮铮作响。村社的火炉旁,新任支书和几个村干部都静静地坐在木凳上吸着那永与止境的旱烟锅子。炉膛中的火苗烧的通红通亮。老支书伏着在炉火旁的桌子上,细细思考着。院子里的戏台子在柔和的月晕中,浮现出了平安古会时的情景。黄牛“哞,哞”的叫了几声,一条人影慌里慌张地跑进了村社亮灯的屋子里。
   新任支书停止了旱烟锅子,抬起头扫了一扫。老支书深情款款的微笑着笑着说道:“老马啊!什么事,这么慌张。先坐下来再说。”我看见老君庙上灯火闪亮,燃着个大火塔。还以为你们先开始了。老支书摔下了手中的笔,走出了院门,后面新任支书也是紧跟其后。透过稀稀疏疏的枯树林望去,朦朦胧胧的夜色中,一片火红燃成了一个红圈。庙门口的一对红灯笼在火光中似渗进了血色。隐隐约约间像是守护老君庙的两只眼睛。老支书凝神望着,仿佛一些往事重新涌上了心头。新任支书双眼环视了一阵村庄,山峦的上空秋月若隐若现。除了老支书,余下的人不知道这片灯火到底是怎么回事。片刻后,老支书踉踉跄跄地走回了村社屋内。眉宇间凝着像这清秋一样的晚霜。
   “老支书,这是怎么回事。”新任支书郑重其事地向老支书说道:。老支书面对着众人,脸色沉重地道:“这事无关紧要,请大家不必挂心了。”一言甫毕,他又低头继续着手中得事。
   新任支书猛吸了几口旱烟,直呛得的旁边的众人通通咳嗽。月亮从东坡河水中缓缓不见了踪影。羊群入圈,沉睡在了地面上。众人散去时,老支书独留下了信任的支书。亮堂堂的村社大屋内,耀眼的亮光愈加明亮。秋风摇曳着老君庙门口的红灯笼,灯火渐暗,慢慢的只剩下一丝丝血红色的灰烬在诉说着无尽的荒凉。
   老支书遮住了窗上的帘子,缓了缓劲道:“刚刚的那片灯火是我故意安排燃的。”村里每逢祭祀前夕,老君庙上都先燃一团火光。这是祖辈们遗传下来的,燃这片灯火的村里人叫作“灯火客”,只有未娶妻生子的人才可以去燃,睡燃了灯火,会带与谁好运的。老支书连连说道:
   新任支书默默地走出了院门,老支书独自踌躇在窗下。冰寒的气流透过门的空隙流了进来,残月的辉光也流了进来。老支书望了望旷野灯红的余亮,一阵从未有过的心情如潮流般涌入了心房。新任支书折回了村社大屋内,满附言笑道:“老支书的用心良苦,真是煞费苦心了。”新任支书装满了一锅旱烟,向老支书递去。老支书微微地笑道:“明天的祭祀大会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去主持吧!”说着他把桌上的一页纸塞给了新任支书。两人顿时间相互面面相觑,刹那间,彼此又仿佛心照不宣。
   新任支书知晓了老支书的安排。村子里掘墓人至今尚未成家,老支书作这样的安排,无非是想让这次的“灯火客”能给他带来好运。穿过云天上颠的晚云看去,老君庙渐次黑暗下来,仿佛被墨泼过了一般……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那年那月 下一篇:宝刀十六(新韵)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