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文缘】和自己的战争(小说)

【文缘】和自己的战争(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文缘】和自己的战争(小说) 偌大的校园静悄悄的,像一片沉寂的湖面。
   云峰没有离开校园,一个人还在里面磨磨蹭蹭。因为家中的变故,云峰陷入辍学的两难处境。不知道明年还能不能回来,他磨蹭到最后,无非就是想在校园里多呆一会,多看一眼。他两手抱着膀子,不时地抬头观望着路两侧高大挺拔、直插云霄的白杨树。蓦地,一阵疾风掠过树梢,卷走了树梢唯一一枚倔强的枯叶。云峰最后的一丝幻想,像湖面的涟漪层层铺展。
   再不舍也终归要走的,今天是学校规定离校的最后一天。既然找不到工作,明年又是未知数,又逢春节,索性用平时牙缝里攒下的钱给妹妹买件像样的衣服吧。云峰放下两手,甩开臂膀,大步走出了校园。
   已过了上班高峰,车上并不挤。乘客大都把随手带的东西丢在了身旁的空位上,或拨弄手机,或闭目养神。云峰有个习惯,喜欢坐后排,尽管有些颠,但不论人多人少,总是比前面清静。车到一站,跟云峰同坐后排的两个人一起下了车。刚上来一位穿着朴素,腋下夹着皮包的四五十岁的男子,似乎跟云峰有相同的习惯,径直来到后排,在另一侧靠车窗的位子上坐了下来。这名男子却不肯把皮包从自己腋下暂时解放出来,反倒又使劲夹了夹,头往后一靠,眯上了眼睛。不知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头刚挨到椅背,竟起了轻微的鼾声
   下一站还未到,男子包内的手机骤响,手机音量太大,把心事重重的云峰吓了一跳。男子睡得正香甜,自然也是一惊,忙不迭打开皮包摸出手机,皮包却滑落到了一侧的空座上。似乎是有顶要紧的事等着他去处理,而车刚好也到了下一站,男子边接着电话边神色慌张的急匆匆冲下了车。那只紧紧夹在腋下的皮包,望着粗心主人背影满肚子的委屈。
   起初,云峰并没注意到这个皮包,倒好奇地透过车窗盯着这名男子的一举一动,直到见他钻进一辆出租车。公交车继续前行,云峰把视线收回,才发现有一个可怜的皮包正向他投来求助的目光。云峰心里一惊,再看窗外,哪里还有半个人影。而此刻云峰脑海中也蓦地闪过一念。这个念头瞬间让他脸红心跳,兴奋不已。他觉的那个皮包就是为他而来,是老天爷垂怜。尽管还不知道包里究竟有什么,但云峰已看到眼前一片光明,灿烂的夺人眼目。此刻,车上依旧没几个人,云峰飞快地扫视了一遍车厢,开始一屁股一屁股的悄悄向皮包滑进,直到它乖乖躺进了自己的背包。
   很快车子又到一站,在云峰心里这短短几分钟不亚于几个世纪,但他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下了车。一来到大街上,云峰早把给妹妹买衣服的事情抛上了九霄,一路狂奔回到校园,一气爬到五楼的宿舍,感觉肺几乎就要爆炸了。靠在关紧的舍门上,狠狠地喘了几口,平复了下情绪。而后又跑至窗口往下瞅了瞅,确定没人注意到他,才拉上窗帘,迫不及待地打开背包,掏出皮包,小心拉开拉链。
   云峰当真被震到了!果如他所盼,只是长这样大哪里见过这许多票子?云峰深深呼了口气,哆嗦着手数了三遍,妈呀,足足有三万多啊?难道真的是走狗屎运了?难道真的是老天爷慈悲?他甚至忽然想起了数月前在报纸上看到的那篇“挤公交车的慈善家”的报道。可这位慈善家大概为人低调,不喜张扬,又或者是怕曝光后他再不敢挤公交了,报道中并没有配以图片之类的。会不会是他呢?难道他喜欢用这种另类的方式做慈善?怎么会呢?太不靠谱了。哈哈,管不了那么多了。云峰抱着钱一下飞跃进床上,喜极而泣。泪水中一梦接着一梦,但也一次一次被惊醒。
   短暂的兴奋过后,云峰似乎冷静了许多,一遍遍问自己:我是不是穷怕了?这不是我的性格啊?还有,那人其貌不扬,除了这个包,穿戴也很一般,这笔钱或许对他来讲有急用呢?看他慌里慌张的样子,该不会是救命钱吧?不上学不代表没活路,没了救命钱,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云峰,你到底怎么了这是?想到此,他懊恼地拍了自己一巴掌,翻身下床,把钱仔细地再装进皮包,塞入背包,门也没顾得带上就冲下了楼梯。
   云峰并没打算交到学校警务处,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公交公司。他认为包是在公交上丢的,那人肯定会去请求公交公司帮忙查看车上的监控录像。想到这儿的时候,云峰不免惊出了一身虚汗,心里直庆幸自己觉悟的还算及时。
   兴许还是有点心有不甘,又或者还沉浸在刚才的后怕之中,云峰出了校门头也不抬的径直往马路对面走去。猛听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人已在马路上滚了几米远。幸好此刻车辆不多,车速也不是很快,司机反应更神速,才避免了一场灾难。
   云峰除了脸颊划破了几处皮,衣服破了几个洞,其他均无大碍。虽然昏迷着,医生讲多半也是由于惊吓造成的,很快就能醒来。
   果如医生所言,还没到午饭时间,云峰醒了,而且一睁开眼就挣扎着坐了起来,焦急地问护士:“我的包!护士,我的包呢?”
   护士从门口的柜子里把包拿过来,故意打趣云峰说:“看你紧张的样子,有啥宝贝?”
   “穷学生,能有啥宝贝?”云峰“嘿嘿”笑着打开背包,还好,皮包安然无恙,心里长舒一口气。
   云峰正想问护士那个撞他的司机在不在,想跟他说声对不起,嘴还没张开,发现进来一老一少两名男子。年长的那位好眼熟啊,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难道是他?虽然印象不深,但半天时间还没过去,应该错不了的。云峰不知是过于激动还是特别害怕,呆呆地瞪着那人,嘴巴嗫嚅着就讲不出一个字。
   年长的男子来到云峰跟前,很温和很抱歉地说:“小伙子,真是对不起,我母亲心脏病突发,我儿子忙着来医院看他奶奶,心急了些。还好你没大碍,好好在这养几天吧。不过你放心,我们会负责到底的。看得出,你还是个学生,怎么,”
   是他!就是他!云峰听到男子讲话的声音,再次验证了自己的判断。不等男子把话说完,一把捉住他的手,兴奋地喊道:“不会这么巧吧?真的是您!”
   两名男子对于云峰的这个举动感到莫名其妙,你看我我看你地愣了片刻后,又把目光投向了护士。似乎是在问:这小伙子不会摔坏脑子了吧?
   云峰瞅着爷俩的表情,猜出他们在想什么,忍不住笑道:“大叔,不,大伯,”这会他也语无伦次了,只管拿过背包,重新打开,结结巴巴地说,“包,包在这儿!”
   年轻的男子和护士还在云里雾里,但年长的男子似乎瞬间明白了一切,也忍不住哈哈大笑,紧紧握着云峰的手,说:“小伙子,好样的!这也算咱俩的缘分吗!”说着从丢而复得的皮包里摸出一张名片递到云峰手中,“不管是在医院养伤的这段时间,还是以后有啥难处,一定要给我打电话,记住喽!”
   拿着名片,云峰更感觉羞愧难耐。当时眼睛只顾盯着钱了,如果能看到名片,一个电话就解决了,至于差点连命都搭上,还要连累别人。当云峰把目光聚焦在名片上时,眼珠子几乎就滚了出来:天海集团董事长!圆梦慈善基金理事长!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宝刀十六(新韵) 下一篇:【东北】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微型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