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西风瘦马】赖子(小说)

【西风瘦马】赖子(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西风瘦马】赖子(小说) 上个月,在太平县太平乡太平村发生了一件既太平又不太平的事情,太平的是,平时蛮横无理的赖子死了,太平村从此少了赖子,太平了。不太平的是,赖子死的地方有些奇怪,死在了太平村边那条太平河上,听说是从横跨太平河的太平桥上掉下去淹死的。公安局经过验尸发现,赖子生前饮了大量烈酒,因酒醉失足掉入太平河淹死。但是,对公安局的结论,大家抱着怀疑的态度,太平桥又宽又平,赖子不可能失足掉河,除非是碰到了落水鬼索命。结果,落水鬼索命的说法慢慢占了上风。
   为啥?因为听村上的老人讲,以前这条河并不叫太平河叫殷家沟,桥也不叫太平桥叫杨家桥,许多年前曾经有个女的不知道什么原因从桥上掉下去淹死了,从那以后,在风雨交加的晚上就经常听到有一个女的在嘤嘤的哭,哭声凄惨,时断时续,那声音撕心裂肺,在深夜里随风飘得好远好远。当地,每当哪家孩子哭闹,大人就会说,你再哭那个鬼就会来抓你,小孩子就会吓得赶紧停住了哭闹,躲进妈妈的怀里,再也不敢出一声。还有的人说,他们还在河边看到过一个白衣女子坐在河边,披头散发,脸色狰狞,舌头好红好长,两颗大牙有一尺长,又圆又尖,手指甲像钩子,一伸手就像一把扇子一样大,即使有人再这么说,但也只是听说,真的谁也没有见过。不过,人们在漆黑的夜晚还是都早早的躲进屋里不敢出来,生怕被这个女鬼缠住而遭不测。于是周围村庄的人,经过这条河的时候,都是结伴而行,快速的从这个桥上走过,担心那个女鬼突然在哪里冒出来掠走了他们。后来村里有个八十来岁的老族长请算命先生给算一卦,算命先生闭上眼睛扳着手指,嘴巴里叽里咕噜了一番,说河、桥分为殷(阴)杨(阳),实在相克,要保百姓平安,必须改了河桥名称。于是便从那时起,村改为太平村,河改为太平河,桥改为了太平桥。自打那时起,太平村太太平平,太平桥上再也没有人掉进过太平河。可是这次赖子怎么会从太平桥上掉入太平河了呢?难道落水鬼耐不住寂寞又要出来作怪不成?
   赖子之死,成了人们饭后茶前的话题,众说纷纭。那么赖子又是何许人也?原来赖子不姓赖,姓张,他的父母晚年得子,生下来这个儿子,那真是拿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从小就很宠他,而且给他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张宝,意思是说,他是二老的心头肉,是宝贝。张宝就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了,可是他没有像父母期待的那样好好学习,而是经常逃课,不是上树掏鸟窝,就是下河抓鱼,今天上李家的房顶,明天掀沈家的瓦片,有时候半夜三更去敲碎别人家的玻璃窗户,远远的往别人家的院子里丢东西,甚至还在别人家门口拉屎撒尿,在大门上写写画画,用刀去撬门,还经常去别人家的自留地里,把种的茄子秧苗拔掉,把正在生长的小白菜连根拔起,把刚结果的西红柿摘下来丢进水沟,还在田地里故意跑来跑去,把刚冒出的幼苗踩坏,别人去告状,他父母非但不指责自己的儿子,反而倒过来责问人家,说你们看见我儿子这样干了?捉奸捉双,捉贼捉赃,你们为什么不当场捉住他,硬是把去告状的人气得一楞一楞的。慢慢的就再也没人到他家告状了,赖子见父母一味偏向他,就越发无法无天起来。这样的人,大家拿他没有办法,于是都叫他赖子,更没人和他交往。
   赖子一直混到中学毕业。这时的他已经是一个高高大大的小伙子了,看到他每天在社会上混,结交一些狐朋狗友,偷鸡摸狗,惹是生非,老俩口气的大骂他不争气。此时的赖子,早已听不进父母亲的话了,反而嫌弃父母多管闲事,还凶狠狠的老是指着父母,咒二老早点死掉。父母无奈,只能心中暗暗祈祷,但愿他不要惹下太大的祸,二老也可晚年安宁些。
   没过几年,赖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吃喝嫖赌成性的人。他从来不去上班,没钱了,就伸手问父母要,父母给少了,他就咒骂父母,父母不给,他就对父母拳打脚踢,二位老人常常被打得鼻青脸肿。但二老都要面子,在人前只能用自己腿脚不稳,跌倒了为借口来塘塞。
   除了问年迈的父母要,就是把家里值钱的东西拿出去变卖,再殷实的家庭也经不起他这样折腾,没几年功夫,一个好端端的家给他弄得不成样子。家里弄完了,就在村里偷。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发生过缺长缺短的事儿,大家都知道是赖子干的,只是苦于没有抓着证据。
   每当他弄到了钱,他都会去离家一公里外的镇上,那镇上有按摩的发廊,有喝酒的排档。他每次都喝的酩酊大醉,玩够了,吃饱了,喝足了,然后才晃悠晃悠地往家走。
   这次,他没从父母那儿要到一分钱,在打骂老人中,硬是从母亲手指上硬抢下母亲出嫁时从娘家戴过来的戒指,他不顾母亲的手指在流血,跑出去换了好几百元钱,来到镇上,去了趟发廊,又在排档上喝了几杯,夜很深了才醉醺醺地回家,用大家的话说,赖子是坏事做尽了,才在太平桥上被落水鬼索命落水而死,真应了一句老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公安部门当然不信有什么落水鬼,那是封建迷信,但老百姓说的有一句话引起了公安局刑侦人员的重视,太平桥又平又宽,加上有护栏,人不可能掉下去。这赖子死得一定有蹊跷。经过多方调查,有村民看到赖子的父亲出事那天晚上一个人拐着脚匆匆出村往太平桥方向而去。再去赖子家看到赖子母亲左手戴戒指的无名指上绑着石膏,似乎一切都明白了。
   二天后,一辆警车拉着警笛在赖子家门口停下。赖子的父亲被戴上了手铐推上了警车。赖子的母亲追着渐渐远去的警车,哭喊着:报应,报应啊……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月光】冬天的西瓜(小小说) 下一篇:【笔尖】客车上的座位(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