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木马】灵修大师(情感小说)

【木马】灵修大师(情感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灵修大师
   杨广虎
  
   朋友最近不知怎的,对“灵修”极其感兴趣;或许是看了电影《催眠大师》之故吧?“灵修”从国外传到国内,迅速兴起,倍受欢迎。我是世俗之人,贪恋红尘,整天嗜睡不醒,自感生活无限美好。“辟谷”都怕饿死,更不要谈什么“灵修”了。
   但朋友说的神乎其乎。据内部圈子消息,此人仙风道骨,隐居南山中,弟子云集,其中明星不少。“灵修”能打开人与人之间的心灵体验,美妙无比!
   说来说去,我还是不相信;但碍于友人面子,还是勉强答应了。
   友人是一资深美女,虽谈不上白富美,但事业做的风生水起,性格活泼,自由奔放,有点“女汉子”的味道,三十多岁了仍然独身,喜哉乐哉!每天跳舞练瑜伽,美容加补水,身材保持不错,不细看真还是看不出悄悄爬上的细眼纹。她多年从商,阅人无数,是不是“奸商”不得而知,对朋友倒也真诚;思维缜密,理性大于感性,是她的性格特点。
   这次,她要和我一起去山里拜见“灵修大师”。
   美女驾车,一路山青水绿无暇顾及。美女一边驾车一边给我介绍着“灵修大师”的绝技:蚂蚁写字、白纸显字、天日观书、滚油治病等等各种特异功能。我笑着说:“这点功夫我也有,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会这!”美女嘟噜着说:“不信不信。”我说:“不信,给你说一下蚂蚁写字,就是利用蚂蚁喜欢吃甜腻的东西,在地上用蜂蜜撒成字,蚂蚁自然就会聚成字的样子。其他骗人的江湖把戏,那就更多了,只要用心,就会揭穿它!魔术耍得再好也是假的呀!”美女撇着小嘴说:“人家大师还会算命、看病呢!不服用药物和治疗,只要心里祈祷赎罪,疾病便可以治愈。”我说:“那你让他去给癌症患者发发功,看能好么?”
   “不给你说了。”美女赌气了,只管一路开车。
   “那我下了。”我做个拉车门的姿势。
   “不能不能。你就不怕我被劫钱劫色?”美女急了。
   “劫钱可以,劫色就算了。”我说。
   “为啥?”美女急了。
   “都一把年纪了,呵呵。”我说。
   美女没哭,却笑了。说:“过去讲老牛吃嫩草,现在流行姐弟恋了,土鳖!”
   “我不和土豪交朋友。”我说。
   “呵呵,我不是土豪,我也是一土鳖。说来说去,都成别算了。”美女说了,哈哈大笑。
   车上放起了秦腔《三滴血.虎口缘》唱段:
   “空山寂静少人过,虎豹豺狼常出没。
   除过你来就是我,二老爹娘无下落。
   你不救我谁救我,你若走脱我奈何。
   常言说救人出水火,胜似烧香念弥陀。”
   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就到了半山腰的一个小山庄,隐藏在绿树红丛中。门头不大,门框上写有对联:“静心排忧忘岁月”、“世尘不占待圣明”。
   人还没到,就有狗叫。友人打起电话没有人接,敲了几下门,才来了人,好像对暗号一样叽叽咕咕了一通,我们才进去。
   “灵修大师”长须美髯,脚蹬白袜,一身黑色道服,四十左右,有点仙风道骨的影子。我们被人领进去,大师似乎没有看见,只顾自己喝茶。环顾屋里,阴阴森森,跟庙里一样,挂满了官员题词、明星合影,还有一些比较粗造的锦旗。那些放大的照片上只有在电视电影歌唱会上才能看到的女明星左拥右抱着大师,真仿佛是心灵相通了。
   大师背对我们。剪了一个纸人,向前几步贴在墙上的画轴上,然后退回长余,突然扔过去一个铁皮小刀,小刀就直直地贴在鬼像的头顶上,掉不下来了。然后猛地回过头,指着我的朋友说:“你被鬼附身了!”吓得美女乱窜,无处可钻。“刀扎鬼”这种小把戏我知道,只需在画轴中间夹进一块强磁铁而已。一些村里,巫婆神棍耍弄“跳神驱鬼”时,借烧香、点烛烧钱、贴神符、念咒语等制造阴森、恐怖、神秘气氛,说自己是玉皇大帝派来的神,表演一番“斩妖见血”等骗术,显示“驱鬼避邪”本事,有的还把病者直接当成鬼,四肢捆绑、上吊下踩、乱棍打、灌屎尿、折磨得死去活来,贻误病情,祸害无穷,人们越来越不相信了。
   我冷冷地看着大师,只是觉得他的眼睛有些熟悉。
   大师背着我们,对下面人说:“领他们出去看看,如果心诚,几万元的培训费交了就体验;否则,送客出门,让他们去忍受人间的苦难吧。”
   下面的人领着我们出门,透过窗子,我和朋友看见一间大的房子内十几个男男女女正在“叠罗汉”,这种“狗血场面”,让人大跌眼镜。朋友问:“这是什么?”回答道:“这就叫打开人性的体验,互相裸露、欣赏、触摸身体,让性灵得到释放和回归。”“还有其他培训的么?”我问。答道:“有,叫‘男女双修’。那只有师傅能打通你的心灵,一般情况下,只有特别的女学员才能得到师傅的关爱。”“什么是‘男女双修’”?有人问。下面人不耐烦了,答:“只要心诚,掏钱才有希望体验。问那么多干什么?”
   友人平时叽叽喳喳,此刻,完全一副淑女的形象,不敢说话。
   我还准备再转转。下面领的人不愿意的再走了。
   “我看他们心不诚,送客!”突然听到大师大喝一声。我转过身去,看到大师正盯着我们,显得有些愤怒。这双眼睛真的有点熟悉,现在却陌生无比。
   院子里狗乱叫。
   下面人直催我们:“走走走!”
   友人早被狗吓坏了,跑着出了院子。
   出院子的时候,我猛想起,这位大师悠闲像我们村的“王大锤”,对,就是这个人!
   王大锤!王大锤!王大锤!我叫着。万籁俱静,没有回音。
   远远地,我看见“灵修大师”探出头来,眼神露出一丝惊恐。
   狗放了出来。友人车技不错,加油跑了,吓得一身冷汗。
   车上无语。回到城里,我慢慢想起来了。这个王大锤,原来是我们村里的兽医,走村串户阉猪,专治牛羊配种,不知怎的给人也看起了病,给人家女娃娃打了一针麻醉药趁着人家迷糊直接就野兽一样扑上去了。坐了几年监狱回来,反而更有名了,但村里人没有人信他。他四处游荡江湖,吹嘘祖传秘方,专治疑难杂症,;呆在南山,也想给自己寻个“终南捷径”吧?!额的神,王大锤就是这位神人,“灵修大师”呀!他连我们村都不敢回,害怕腿被打断。当年出了监狱,还骗我们村几个娃娃去南方当小姐,搞传销。村里人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他父母羞得给全村人下跪:“我们没有这个孽子,我们没有这个孽子。”
   在一茶馆,我把“灵修大师”的故事讲给美女朋友,她说:“我还是自身修炼吧。”至于“灵修大师”,我早已报警了。如果真有这神人,那我们中国足球、篮球不都早成世界冠军了。
   “喝茶,加油!”我举杯,说了一句。
   2014年10月14日夜于长安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梧桐秋声】2014秋 (诗歌) 下一篇:美人执伞隔云端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