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笔尖】连长(小小说)

【笔尖】连长(小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今年的清明,刚刚提升为连长的我,就匆匆请了探亲假回故乡——要为爷爷扫墓。九十高龄的奶奶说,我再不回来,我娶老婆时的红包她老人家就要考虑打折扣了。
   回到县城时已是深夜。几年不见,小城有了很大的变化。宽阔的街道两旁是高大茂盛的香樟树,春风轻拂,四处洋溢着陶醉人的芳香。清亮的路灯灯光透过叶子,将摇曳的斑驳撒在地面,偶尔有几片叶子飘落下来,让人感到温馨。
   “孩子,回来了!奶奶想死你了!”开门后,奶奶颤巍巍伸出双手紧紧抱住我的腰,把脸埋在我胸脯前,满头的霜发稀稀疏疏,“快进来,奶奶为你做了好吃的!”
   奶奶现在的住房,依然是解放初期建的砖瓦平房。在县城郊区,不大,九十平方的面积。虽然家里在县城中心早已买了新房,多次催奶奶搬过来一起住,可奶奶却是一万个不同意,理由就是觉得自己身体还行,又不习惯城市吵吵闹闹的生活,急得爸爸妈妈经常来奶奶这里陪伴。奶奶口头上常常说,你们看看,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树还有鸟儿什么的,可是城里人比得了的?
   其实,我和爸爸妈妈都清楚,奶奶是舍不得爷爷,舍不得与爷爷一起度过的那段漫长的时光。每天的清晨,奶奶自己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把她与爷爷结婚时的合影照片从墙上取下,用干净的白毛巾轻轻抹去镜框上的灰尘,擦了一遍又一遍。有时还念念有词:你这个老东西,不理我了。到阎王老子那里去,你以为就有好日子过啊?不知不觉,泪水流下来了她也不知道。待我渐渐长大有点懂事后,妈妈才把爷爷奶奶的一些往事细细告诉我。
   如果不是六十年前的历史大动荡,爷爷奶奶就不可能走到一起;如果没有几十年的同甘共苦的坎坎坷坷,爷爷奶奶的感情就没有如此的深情。
   抗日战争结束前两年,因为贫穷,爷爷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先是与日本鬼子作战,尔后又与共产党的军队打内战。作为军人,爷爷冲锋陷阵多次负伤。国民党快垮台的那年,爷爷已经是“国”军的上尉连长了。为了固守最后的防线,爷爷的“国”军部队退守在离县城不远的一个叫翠微峰的地方负隅顽抗。翠微峰地形险峻,群山起伏,全是坚硬山岗,易守难攻,历史上既有文人墨客隐匿其中研习学术,也有土匪出没强霸四野。解放军的部队将翠微峰层层包围后,原以为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拿下,没想到攻了三天三夜,国民党的部队在当地的土匪支持下,依然拼死抵抗,甚至打死了在前线指挥作战的解放军的团长。据说这位团长当时骑在一匹高大的白马上,立在高高的山坡上,手举望远镜正在侦查敌情呢。后来解放军加强了政策攻势和心理宣传,一些国民党士兵开始动摇了。爷爷就是这个时候,趁着夜色,带着火力分布图和几个士兵偷偷下山投向解放军了。很快,翠微峰被解放军攻破。由于爷爷的及时“叛变”有功,解放后的50年代初期他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因为有点文化,就在粮食局守仓库;又因为爷爷曾经是国民党的连长,按照当时的政策,也有历史问题,不能重用,不能加入党;婚姻嘛,也就只好与出身富农的奶奶门当户对相依为命了。
   想起爷爷奶奶这些旧事,我翻来覆去一夜没有睡好。
   吃过早饭,我和妈妈就陪着奶奶去扫墓。公墓离县城不远,有三四公里。今天是清明节,长满青松翠柏的黄色山坡上是斑斑点点的墓碑,鞭炮声此起彼伏,天空弥漫着袅袅烟雾,随风远去渐渐飘散。熙熙攘攘的来往人群,拥挤在狭小的路上。爷爷的墓很快就到了,眼睛一直不太好的奶奶,老远就抬起手指了出来,似乎在担心我们找不到。轻声喃喃道:“看,在那边,在那边啊!”
   “妈,不要急嘛。”母亲挽着奶奶的胳膊,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
   按照当地农村的传统和奶奶的性情,在爷爷墓前祭祀,全要规规矩矩有条不紊地进行。先要清理墓碑周围的杂草碎叶,要水洗涤墓碑的污垢,然后燃起红烛和香,一一摆上用碗装好的各类供品,鸡鸭鱼肉花生米,还有烟酒茶和饼干什么的(特别要考虑死者的生前爱好)。接着就要烧纸钱和三叩拜,最后就是燃放鞭炮了。
   “老头子啊,我同你的孙子来看你了,他现在可是解放军的连长了啊!”奶奶伤心地啜泣起来,“让你等了那么久啊。”
   我心里一震,奶奶怎么又提起过去的老事呢?
   听妈说过,解放后爷爷奶奶家最靠近的邻居,就是从北方南下的一位解放军连长,打下翠微峰后就转业当地当局长了。房子当然比爷爷的更大更好,又在上层,风啊雨啊长年累月难免有个磕磕碰碰,邻居间经常有些小摩擦。问题是,解放军的连长与国民党的连长连在一起,没有矛盾时和和气气的,一有矛盾就阶级斗争上纲上线了。特别是解放军的连长的老婆骂骂咧咧很不文明,我奶奶也是耿直脾气,两个连长的老婆常常是针锋相对,斗争得脸红脖子粗。
   “你家老公有什么用?当了国民党,做那么多害人的事,是反革命,没有枪毙是阎王老子瞎了眼!”解放军连长的老婆常常如是说。
   “你老公有用?他的团长都打死了,如果不是我老公出来送情报,你老公不一定有今天!”国民党连长的老婆常常如是说。
   这样的“斗争”,在两个连长的老婆之间延续几十年,走过了三反五反,走过了大跃进,走过了“文化大革命”和改革开放,直到其中一方老病死亡。前些年,解放军连长夫妇相继过世,这场连长夫人之间的激烈斗争才渐渐偃旗息鼓。好在,因为都是男人,又是军人,女人吵吵嚷嚷时男人是不宜参与的,要维护男人的脸面。只不过,可以想象到,爷爷当时是十分委屈的。在那个时期,当过国民党军连长的你,有什么本钱去与解放军连长“斗争”呢?
   太阳已经升起很高了,阳光下奶奶的脸色红彤彤的,眼睛开始明亮起来。
   “小孙子,你年轻腿脚快,帮帮忙,也代晚辈去那边烧烧纸钱吧。”奶奶伸出手向不远处指了指,“我也为老邻居准备了一份。”
   “唉,两个老的没有人管了哦。”妈妈前面边说边领路。
   我知道,解放军连长没有儿子,唯一的女儿是残疾瞎子,前几年丈夫又中风了,她的儿子也到广东去打工,常年不回来。
   “唉,小孙子,多烧些纸钱,烧干净啊,听见没有——”身后是奶奶的大声的提醒。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女人心里有个鬼 下一篇:赞陈禹企业家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