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杨眉

杨眉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杨眉是村里最娇俏的女子了。
   娇俏的女子不少,可杨眉生在北方,偏有着南方女子的娇美容貌,擅长南方女子的撒娇媚态。父亲是村中乡绅,尝过那南方酸甜爽口的果子,便给她取名杨眉。
   生在富裕人家便有机会读书了。先生的提问杨眉总是答不上来,她往往是水汪汪的杏眼巴巴地看着先生,白皙的手指不断地搅着手绢,杨柳腰拧啊拧啊。拧得先生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只好作罢了。夏天有时在田间玩耍,烈日毒辣的阳光下唯独她不带草帽,阳光映在她的皮肤上像是泛着光,天生晒不黑的她反倒越晒越白,北方人俗称晒白皮,杨眉就这样站在一群脸蛋如土豆皮一样粗糙的北方女子之中,显得如明珠璀璨。
   杨眉最开始喜欢上的是在私塾教书的秀才王羽,磨着父亲要嫁给王羽,父亲便派人上门,说以村子北边十亩肥田相赠,只求佳缘。王羽心嫌杨眉骄横又没千金小姐的端庄矜持,便推脱着早有婚约,拒绝了事了。
   被拒绝的杨眉撅着嘴逗着笼子里的鸟儿:“他不来我家,我家倒也不要他!此人不得我如意,来日寻得个得意郎君叫他悔青了肠子!”
   这时柳一白赶考归来,到杨府感谢杨父曾资助他赶考。杨眉躲在屏风后面,偷偷看着柳一白,英俊高大,气质不凡,又是乡试中第的举人。村子里的梨花都开了,他身上沾着梨花瓣,一身仙气深深打动了杨眉。柳一白一走,杨眉便拉扯着父亲撒娇,要嫁给柳一白。父亲觉得刚被王羽拒绝脸上还挂不住,但面对女儿的撒娇祈求,再加上柳一白确实一表人才,只得答应。
   柳一白面对杨府的说媒很是为难,杨眉是村中出了名的绣花枕头,徒有容貌却毫无气质,况且刚刚被一秀才拒绝就要嫁于他做妻。但是柳母贪图钱财,硬是答应了婚事,催促着柳一白前去提亲。
   来提亲的那日,杨眉还是躲在屏风后偷看。听见柳一白说出那句:“愿求得令爱青睐,共度一生。”之时,杨眉高兴地转身穿过清寂的长廊,从一个院落走到另一个院落。捂着嘴笑出声来,火红的石榴花在碧绿的檐头开的热烈而凄凉。杨眉偷偷脱了绣鞋罗袜,光着脚走在冰凉的青砖上, 身后是冰纹梅花窗,红木螺钿茶几,绢本设色荷花图卷。它们不出声,时间静止了。
   村子里最娇俏的杨眉出嫁了。
   大婚那天,杨眉一身喜服被媒婆背出花轿。村子里看热闹的青年起哄要一睹新娘子的芳容。杨眉想都没想就把盖头掀了开来:“看就看了!还怕了你们不成啊!” 众人大声起哄叫好。惊得柳一白和柳母说不出话,媒婆忙将她的盖头翻下来:“小姑奶奶啊!你这是干啥啊!” 盖头下的杨眉偷偷笑:“人家今天开心嘛!”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婚后的杨眉收起了千金小姐的骄傲,一心一意服侍柳一白:“你只管好好读书考中状元就是了,剩下的就予我来吧!” 就这样,杨眉成了家庭主妇,白天在田里做活,晚上就在家中织布,一心只为送柳一白中举。
   五年后,柳一白带着杨眉挣来的盘缠,在村口与杨眉与两个女儿道别,誓言必定中举归来。杨眉望着柳一白离开的背影,寻思着他回头看一眼,可是柳一白闪身就消失在迷雾花雨中了。
   杨眉至今都记得,那天村子里的梨花都开了,下了场梨花雨。杨眉至今也记得,柳一白的誓言太完美,像落花满天飞。
   又是一年梨花开。这天有人叫杨眉去村口,说是有人给她捎了信。杨眉匆匆地跑去,远远就看见是个书童立着,身上的衣服都是上等的布料,杨眉心中一喜,寻思是柳一白圆梦捎信回来了。谁知打开信封一开,是一封休书。原来柳一白高中状元,与尚书大人家的千金结为夫妇,便捎回一纸休书,与杨眉做个了断。
   那日的杨眉像是个疯婆子。在村子里大哭大闹,疯跑打滚,打折了路边的小树,踢坏了别人家放养的鹅,哭号着谁也拦不下来,最后绊倒在自家的门坎上,跌破了额头,一下子没了力气,蜷缩在冰凉的青砖上,嘤嘤抽泣。
   被休了的杨眉每日忙于织布,照顾孩子,往日风韵都被消磨干净了。再加上跌破的额头生了疤,也嫁不得好人家,被生活所迫的杨眉只好嫁给为人老实,没有文化但是手艺精湛的木工程恒。
   程恒前来接她的那天,村子里的梨花都开了,下了场梨花雨。杨眉望着纷纷落下的梨花:“花开的时候最美,花落了呢?” 程恒木讷:“就枯萎了啊。” 杨眉低下头,面部因隐忍着哭泣而变得扭曲,她哽咽着:“你安生在前头带路,我在后头跟着你便是了。” 程恒不解,只管带路,后面的杨眉捂着脸泣不成声。柳一白的誓言太完美,让杨眉的相思化成了灰。
   有人说流年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亦然搵干了英雄热泪,蜡黄了美人容颜。那场梨花雨,浇灭了杨眉的梦想与爱恋。
   再嫁后的日子,程恒做工,杨眉织布。程恒老实善良,对杨眉和两个女儿很好。这天,两人从集市回家,门口立着个书童。杨眉愣着表情复杂,程恒看看杨眉,看看书童,便知道是那个男人来信了。
   信上说的很简单:柳一白要杨眉把两个女儿交给他抚养。
   杨眉无声的蹲在门坎上哭泣,用粗布衣服擦着眼泪,不舍地摸着两个孩子的脸。边上抽烟的程恒磕磕烟斗:“让孩子去吧……过上点好日子,总不能想咱们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过一辈子吧……” 说罢,就听见杨眉放生大哭起来。
   送走了两个孩子,肿着眼睛的杨眉为程恒用竹签挑着指甲里的木屑与泥土。程恒看着杨眉,突然说:“我以前就听说,你是村子里最会撒娇的女人。什么时候,你也能对我撒一次娇啊?” 杨眉愣愣地看着程恒,雾气熏湿了眼睛,她突然身子一软,绵绵地倒在程恒怀里了。
   那天,村子里的梨花都开了,下了场梨花雨。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赞陈禹企业家 下一篇:【江南同题】等(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