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局长搬家

局长搬家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倍局长退休五年了,终于分到了一套新房,简单装修后,总算可以搬进去住了。
   倍局长拎着小物件,他的老伴用行李车拖运大点的物件……与此同时,我也在搬家。老同学、亲朋好友先是放鞭炮庆贺,接着就争先恐后地帮忙,吆五喝六地跑上窜下的,还有带车来的……如此一折腾,一天之后,我就躺在新家的床上酣睡了。而倍局长和他的老伴仍佝偻着身子吭哧吭哧地运东西。直到半个月之后,他们的冰箱、洗衣机、衣柜等大件物品还未搬进新房。照这样的速度,再过一个星期,他们也不一定能在新房里安顿下来。
   倍局长在职时掌管几千人,人员分布在省、地、县三级。他为官清廉,口碑很好,曾获“全国五一劳动模范”奖章,被中组部通报表彰。在位时许多人对他趋之若鹜,不乏点头哈腰和阿谀奉承者,大有“暖风吹得游人醉”之势。有几个会写点文章的家伙经常凑到一起,搜罗一些有关倍局长的材料,写了许多吹捧老局长的文章。其中《公仆的风采》,他们捣鼓了差不多半年时间,刊登在国家级大报的头版上。好在老局长头脑比较清醒,不被这些人的歌功颂德的暖风吹晕,始终将主要精力放在基层和为职工办实事上。人们经常听到倍局长自责:过去我欠基层和职工的债太多了,现在我要把为基层和职工办实事放在第一要务上。所以,无论是从上级争取到的或者通过其它方式筹集来的款项,他全部划到基层的地区和县两级去了;尤其是基建款项,他更是先考虑基层和职工。倍局长在任15年,基层的房子比他所在的省局的房子宽敞、美观多了;一般职工的住房比局长的住房还好。他在任期间一直住在一套又小又旧的房子里。倍局长做梦也没想到退休几年了,居然还能分到比他在位时还好的房子。
   倍局长提拔的副厅级、处级干部不计其数,但他们对老局长的搬家不闻不问,袖手旁观。怎么都这么势利?正如同一首歌中所写的那样“不是现代人太坏,而是这世界变化太快……人一走,茶就凉,不值得去思量……”老局长在位几十年,这退休才几年,晚景竟如此凄凉。搬家对年轻人来说,只不过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但对老局长来说是个重体力活。他年迈体弱,这要搬到猴年马月?我期待着有年轻人帮助倍局长搬一搬东西,但我想象中的场景始终没有出现。现实就是这样,一个人无论官做到多大,一旦失去了“光环”,即失去了权力,与普通人也就相差无几,甚至比普通人还更可怜。
   我实在是不忍心看着老局长艰难搬家的场景,于是鼓起勇气给他去了一个电话:“倍局长,我是局机关的钱宋光,明天我准备请几个朋友开两辆车来帮您搬东西,您先准备一下。搬到新房的东西,您只需现场指挥一下:怎么搬,摆放在哪里,我们帮您搞定。我现在也已退休了,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明天我一起过来。”老局长感到很惊讶,他说:“你是钱宋光,印象不是很深刻。以前你很少到我的办公室,从未见你到过我的家……”我从电话中隐约听到他老伴告诉他,钱宋光就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省军转办三次将他的档案转到你手里,你都退回去了,坚持不要军转干部。你说你比较中意直接从大学里分配来的学生,不太想接收军转人员,最后还是省里说要从大局出发,作为一项政治任务来完成,你才勉强接受的。他一个部队团职干部转业到局机关,开始任科员,工作近二十年,退休时还是个老科员,享受着副主任科员的待遇,与他同年分配来局机关的年轻大学生,从科员干起,有的做到副局长(副厅级),一般的也混到了处级。他是局机关唯一的老科员,局里的人都知道。为这事有人提起过你对军转干部不够重视。老局长这才恍然大悟,他在电话里说:“你是小钱,我想起来了,你先是在局业务处,后来在局政策法规处,对吧?好,你明天来吧……”
   从搬家的过程中让我见识到老局长确实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清官,他家里除了常用的家具、电器之外,就是一些书籍,未见有什么值钱的物品。我们十多人花半天时间就将他旧家的东西搬过来了。老局长执意要请我们吃顿便饭,他亲自下厨与老伴一起为我们做饭。饭后,我们为老局长新家整理东西,全部家当一步到位。当晚,倍局长就可以在新房休息了。老局长与我及同伴一一握手,表示万分的感谢。这时我才告诉他,我欠了他一笔感情债,今天终于找到了机会报答。老局长十分惊愕。
   我告诉他,上世纪八十年代从部队转业,当时的转业费按政策是以当兵的年限计算,每年一个月的工资。我当时每月的工资才八十多元,当了二十多年兵,共计也就一千多元。正好又处在部队大裁员,从部队转业到地方的人比较多,加上地方正在搞机构调整,精简人员,工作十分难找。我在联系工作托人帮忙时,将全部的转业费送个精光,连唯一值点钱的一台电视机,也变卖了换成钞票送给别人,工作还是没着落。那时我想得最多的就是,一个军校大学生,在部队尽了二十多年的义务,没功劳也有苦劳,最后落到没人要的结果,还不如从当时联系工作的住所——招待所的六楼上纵身一跳,以求解脱。好在有一位在地方上工作的老同学来看我,提醒我,问我是否有符合政策规定的两个条件:一是在部队立过二等以上的战功;二是有专业特长。我告诉他,我具备第二个条件:大学毕业后,在部队从事本专业二十多年,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他说,好办,我会通过军转办按政策办,找个专业对口的单位接收。所以这负担就让倍局长给摊上了。
   倍局长所在单位的房子在地方上是出了名的紧张。当时给我全家在工棚里分了一间十二平方米的房子,与单位的农民维修工住在一起。工棚顶部盖的是油毛毡,经常被风掀开;下雨时,屋里到处漏水。夜间睡觉时,常与蚊子、老鼠、蟑螂为伍,有时睡梦中也会被老鼠咬醒。这样一住就是六年,我终于等到了局里第一次调房。分房的内部政策是算职工个人积分:工龄数加在本局工作年数,两者每年各得一分。例如一个大学生毕业分到本局工作二十年,积分就是四十分;而我已参加工作三十年,其中在部队义务服役二十四年,在本局工作六年,只得三十六分,积分永远算不过别人,还得继续住在工棚,调房无望。只有倍局长在党委会上力排众议,深情地劝说同仁:人家军队干部为国家站岗,远离家乡,身处边疆,特殊情况应作特殊处理。例如钱宋光,调房时,他的积分可按六十分处理。倍局长体恤下属,知微见著。他的关怀,使我分到了一间三十平方的一室一厅住房,从此全家人告别了工棚时代。为此,我曾想给倍局长施行三叩九拜大礼。
   倍局长为下属做的善事太多了,这件事他肯定是忘记了;但对于我来说,解决了住房是天大的事情……我终生难以忘怀,一定要找个机会酬谢倍局长。谁料想,时过境迁的老局长退休后分到新房,搬家时给了我一次机会感谢他,这份心意表达是否来得晚了些?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一扇门 下一篇:闪光的徽章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