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菊韵】歪脖柳(小说)

【菊韵】歪脖柳(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我家村子南头有一条横贯东西的小河,河上南北跨越着一座石拱桥,小桥将村里去镇上的柏油路连接了起来,沿着小桥向西走,也就是顺着小河两岸各有一条羊肠小路,路旁的河边栽满了两排垂柳,紧接着是一排卫兵似的大杨树,紧挨着杨树的便是五六排槐树,两岸分别形成了一片树林,穿过槐树林再延伸便是我们村成片的庄稼地了。走下小桥顺着小路向西行二十米远,一条一米宽的水坝再次把小河两岸连接起来,水坝的东侧形成了一个一米五的位差,河水和溪水在这里汇集了一个水潭,河中长满了浮萍还有野莲花,还有荷花,河两岸长满了野芹菜,河中不时会有乌龟和小鱼路出头来观望一下。水坝的西面是一个硕大的养鱼塘,水位与大坝齐平,小河的源头向西南方向伸去,从西北方向缓缓流过一条小溪,在水坝这里形成了一个人字形状,两条高速铁路就像天梯一样横跨在人字腿上,这里环境优雅,空气清新湿润,特别是夏天野荷花竞相盛开,柳枝摆弄着她的婀娜身姿,挺拔的翠绿的杨树,未曾凋谢的白色槐花,令人飘飘欲仙,尤为独特的是坝旁一棵垂柳大概儿时遭受了重创,只有它趴在了水坝上,仿佛一个仰面躺着的大佛,怀里却抱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花,为什么歪脖柳的怀里会长出玫瑰花呢?
   一九七零年,从城里下乡来了一位知识青年,来我们村当民办教师,这个姑娘也就是十九岁年纪,两条黑幽幽的齐腰的大辫子,弯弯的柳叶眉,一双葡萄样的杏核眼,红红的薄嘴唇,爱说爱笑又不失文雅,真如她的名字一样“静文”,那时候村子里面没有教室,夏天就是露天上课,冬天就挤在村民家里,挂上一张小黑板,村里大小不一的十几个孩子在一起学习。
   静文不但人长得美丽,心地也善良,课余时间就帮村里的妇女洗衣做饭看孩子,也帮助妇女们认字,写信,算账,大家都很喜欢她,歪脖柳树这就是学校,也是静文活动的地方。
   一天的午后,静文坐在池塘边发呆,看着流淌的小溪与河水,计算着离家的日子,想起了家中的亲人,独在他乡,孤独寂寞始终陪伴着她,她最怕的是放学,孩子们都回家了,就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忽然河水里泛起了水花,静文自然的扭头向后观看,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正笑眯眯地看着她,向河里扔着小石子。
   “呵呵,每天都看见你在这唱歌发呆,想什么呢?”这个小伙子是修铁路的工头,他闲暇之余就会来这里游玩,经常会看到静文一个人坐在歪脖柳下发呆,小伙子已经默默注视静文好些日子了,只是静文不知道。
   “你有事吗? 你不是这个村子的村民吧?”静文羞涩的脸通红,不敢看小伙子。
   “偶,我是修铁路的工人,我想写封信,想请你帮忙呢,可以吗?”
   “可以,不过你得离我远点,别人看见了不好……”静文小声回着话,手下意识地使劲拧着衣角。
   “可以,不过不能太远吧,要不那就不是说话了,那是狮子吼。”修路工人使劲盯着静文,不怀好意的,就好像一下子就把姑娘腕进眼里一样。
   就这样修路工经常到这里找静文写信,吟诗,聊天,两个外乡人在这里成了好朋友。
   中秋节的这天晚上,静文更加思念亲人,抬头望着圆月,远望着沉浸在喜庆中的村民,一种悲从心生的感觉,静文将头埋进双膝偷偷的呜咽着,一双手给她披上了一件衣服,并递给了她一块手帕,静文已经很熟悉了这个身影,以及这个味道,知道是修路工,他们彼此之间应有了相当的了解,知道他叫王大庆,山西人,是修铁路的一个小工程师,未婚。王大庆又说了好多悲伤的想家的话,静文越加的伤心了,突然王大庆一下子搂住了静文,喘着粗气疯狂的吻住了静文的嘴巴,手在静文的身上急切的忙活着,静文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懵了,情窦初开的她并不太懂得这意味着什么,或是将来的后果是什么,她喊叫不出来,手刨脚蹬,挣扎不过王大庆那钳子般的双手,斗不过他强有力的身体,瞬间,在这歪脖柳下她就完成了女孩到女人的转变。
   事后,王大庆信誓旦旦的,对静文爱一辈子,一辈子不变心,海枯石烂,天真的静文憧憬着自己的美好未来,心想这就是爱情吧!
   十月,寒风逐渐席卷着大地,静文得到几天假,可以回家一天,也是为了禀告父母她在这边的情况,临别她和王大庆又来到歪脖柳下,一来是向王大庆告别,催着他赶紧招手她们的事情,毕竟她已经是他的人了;二是最主要的她想告诉王大庆她都两个月没来月经了,怕是怀孕了,静文一想到怀孕就害怕的直打哆嗦,她没有主张该怎么办,好像王大庆并不在乎什么怀孕不怀孕的事情,见到静文就如饿狼饥渴般将静文压在身下,静文只好听之任之,等他享受完了,再考虑他们的正事,可是正当他们进行时,身边突然围过来好几个年轻人,几把手电齐刷刷的照在他们身上,他们被抓住了现行。抓她们的是红卫兵小李,其实小李对静文垂涎了许久,只是后悔下手晚了,让王大庆这小子捷足先登,并且他了解到王大庆是有老婆孩子的,他也就是在玩弄静文,呸这个人渣,小李不知道骂了王大庆多少次了,想借这个由头,让静文知道真相后,乖乖的顺从他。他想的挺美,可是谁料想,王大庆在审讯室里一推二六五,一口咬定是静文勾引的他,并且静文的思想很陈旧,不肯低头顺从小李,事情发展到最后就是静文被脖子上挂上了一对破鞋,在大街上游行,走一步要将手里的鼓锤子敲击一下,嘴里要说一句“我是破鞋”,静文曾经帮助过的那些妇女,有些同情的默默流泪,有些不知情的都朝着静文身上吐唾沫,大骂“不要脸”,这样的事情出了,被指责的往往都是女人,大概在人们眼里,女人就应该是美丽纯洁的,肮脏的花朵,再香艳也是被丢弃的。
   这样游街过了两天,静文被逼迫的不成人样,小李整天来说好话,说只要从了他,就会放了静文,不让她再受这个罪。
   那天晚上静文梳洗干净,换上了干净漂亮的衣服就在歪脖柳上了吊。
   有人说她死后变成了玫瑰花长在了歪脖柳的怀抱,歪脖柳他们气不过将静文送到了天堂变成了玫瑰仙子;有的说是王大庆得到了报应,生孩子没屁眼,愧疚的在柳树上插下了玫瑰花,纪念静文对他的爱,他悔恨害了一个可爱的女孩。也有的说是小李对静文的敬仰插下的玫瑰花。说什么的都有,记得从我懂事起,妈妈总是叮嘱我,不让我去歪脖柳那里玩,说哪里有美丽陷阱,有鬼,特别是女孩更不能去。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荷塘】路(小说) 下一篇:双重把关,万无一失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