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黑 子

黑 子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你说的是不是李黑子呀?走,上三岔口看看去,没有就找他家去!林所长道。
   马云就坐上派出所的小车前往三岔口。
   在车上,马云说,我早就听说过这个李黑子,是个地癞子,把自己家的地都包出去了,成天游手好闲,喝酒耍钱,偷鸡摸鸭,打仗斗殴,进过好几回拘留所了,是咱这疙瘩的一霸呢。
   林所长告诉马云,就是这个李黑子,那年他妹夫的爹过生日,他来喝酒,在酒桌上和他妹夫的堂哥喝潮了,两人干起来了,李黑子掏出刀来,照妹夫堂哥就攮了一刀,一下攮到胃上了,当时只见大米饭和豆芽菜从被害人的心口窝随着血沫子咕咚咕咚地往外涌,把大伙都吓坏了,立马送医院抢救。他因此在里面蹲了三年,才刑满释放半年多。刚出来时还说回家要好好种地,重新做人呢,这不,又捅出娄子来了!
   马云附和道,要不老人古语说,是狗改不了吃屎呢。
   说话间到了三岔口。
   就在这儿!马云比比划划把案情又复述了一遍:今天我在地里干活,发现豆子起不少虫子了,滴里嘟噜的,就赶紧骑摩托到镇里来买农药。走到四马架屯东三岔口时,一个人蛮横地拦在路口,对我吼道:站下站下!我急忙刹住车,问干哈呀?他说,把你摩托车借给我骑一趟,我有急事,快!快!不认识他,我哪能给他呀,我说那我还有急事呢。他不容分说,一拳砸在我的肩膀上,把我消一个趔趄,他一把夺过摩托车,说了句一会儿给你送回来,就跑了。可他到现在也没回来。
   说话间,一阵马达声由远而近,一个骑摩托车的黑汉子,瞬间来到面前。正像马云说的,这个人三十多岁,身材矮矮的、胖胖的,浑身黑不溜秋,眼睛一瞪多老大,鼓鼓地,像牛眼珠子似的,左脸还是右脸哪,有一道伤疤……
   就是他!那不,骑的还是我那辆摩托!马云一指那黑汉子。
   林所长掏出手枪:站住!
   黑子停住车,另一名警察手疾眼快,喀嚓一声给他带上手铐。
   咋回事儿呀?
   我还要问你咋回事儿呢?你干嘛抢人家摩托车?
   不是抢,是借,我有急事儿!
   啥急事儿?
   人命关天的大事儿!
   啥大事儿?
   这……我不能告诉你!反正是急事!
   不说你就是扯蛋,咱按法律办!
   我现在不是给送回来了吗?
   你送回来就有理了?谁让你那咱采取暴力手段了?林所长冷笑一声:你是不是听说人家报案了,才赶紧给人家送回来的?
   我刚才光在医院忙乎了,哪知道什么报不报案哪。行——李黑子叹了一口气:你说咋就咋说吧,反正我的急事儿办完了,大不了再蹲一次笆篱子。
   你把摩托车先骑回去吧,林所长转身对马云说,我把他带回所里,调查一下再说。
   林所长把李黑子带回所里,暂时铐在会客室的暖气管子上,派人看守。
   哪位是林所长?进来一男一女,男的三十多岁,戴副近视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林所长见过他,是高木匠村的小学的田老师,爱好写作,经常在报上发个小诗啥的。那个女人该是他的老婆吧。两个人一进所长办公室,竟双双给林所长跪下了。
   哎哎,你们这是干什么?快起来!有什么话坐下慢慢说。林所长忙过来把他们扶起来。
   我们是来替黑子求情的。那个女人哭哭啼啼地说,黑子是为救我家小山子才强借了人家的摩托车的,求求您看在他救人的份儿上,放了他吧!
   到底是咋回事儿?林所长一脸惊讶。
   是这么回事儿。李老师讲了事情的经过。
   上午九点多钟,李黑子正在地里打药,忽然手机响了,传来外甥小楠带着哭腔的叫声:二舅哇,不好了,出事了!我们三个同学在老赵家水库游泳,小山子被什么缠住腿游不出来了!快来救命呀!
   你们俩千万别下去了,我马上赶过去!
   黑子几步窜到大道上,向老赵家水库跑去。他边跑边想,这里离老赵家水库有三里多地,等我跑到黄瓜菜都凉透了,得想个办法。赶巧这时大道上跑来一辆摩托车……
   黑子骑着摩托车,沿着公路风驰电掣地飞奔,又岔进山路,曲里拐弯,颠颠簸簸,发疯似地冲上赵家水库大坝,把摩托车一扔,就跳进水里,迅速朝水域中心趟去。在哪没影的?小楠和另一个男孩儿指给他,在那儿,那片蒲草往东……黑子知道那个位置,这里在没推坝之前是一片大草甸子,“学大寨”那咱生产队在这刨过草炭,在这留下一个“锅底坑”。近来天旱,水库水变浅,只到小腿深,但那个地方仍然深得很。这时,他注意到坝上已有五六个人,此刻都站在岸上看热闹。他边趟边冲他们骂道:我操你们血祖宗地,你们咋不下来救人呢,都没长心咋地?其中一个嗫嚅地说,我们……都不会水,下去还不是送死……
   就不信你们会捞鱼,一个会水的都没有,妈的,你们一个是人揍的也没有,看我一会儿不扇死你们地!黑子一边趟,一边骂着,说话到了“锅底坑”边,他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下去,旋即扛着溺水的小山子浮了上来,快步向岸边趟过来。那几个人害怕黑子,赶紧过来,帮黑子接过孩子,跟着抻胳膊拽腿,倒竖着给他控水,然后黑子又给他做人工呼吸(幸亏黑子在监狱里学过救生知识),终于昏迷中的山子有了微弱的呼吸。这时,山子父母闻讯跑来了,黑子又骑着摩托车把山子母子送到镇医院……这时他才想起熊人家的摩托车还没给送回去呢!
   哦,是这么回事呀。林所长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鳖犊子还干点儿人事哈!既然是为救人而抢的摩托,他不但不是抢劫犯,而且是舍己救人的大英雄呢,我可以考虑释放他。走,我带你们看看他去!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文缘】市场管理员老吴(小说) 下一篇:自救行为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