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笔尖】冬日短章(小说)

【笔尖】冬日短章(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1.冬日阳光暖小屋
   山村,被浓雾笼罩着,狗不咬,鸡也不叫了。也许它们也冷吧,还是懒的叫呢,静悄悄的……
   光棍常常嫌夜长,狗娃早早就起来了,在院里劈开了一堆柴,斧劈柴木的声音,打破了山村的宁静,接着,是一声鸡啼,不知谁家的抢了先,随后别的公鸡才跟着叫了。
   狗娃叨叨道:“现代社会就是好,人懒的不起床,鸡也晚叫了!”念叨中他把劈好的柴木抱进屋,放在炕火前,又搬了一个小板凳,坐下,拿起一根小木柴,用打火机点着,伸进炕火里,点燃里面的柴木,烧起炕来。
   财迷精两只手捅在袖筒里,哼哼呀呀地走了进来:“又在烧炕呀?这么热的炕,也没有个老婆坐,下辈子我非转个女人嫁给你。”
   狗娃头也没抬地回道:“这冷的天你在家也不安生,大早上跑甚呢,谁家不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呢,你去人家干啥呢?”
   财迷精听听话不对头,没敢往热炕上躺,蹭到炕沿边坐下有话没话地找话说:“好大的雾,雾的对面什么也看不着!”
   狗娃爱搭不理地哼了一声,继续往炕火里传着柴。
   财迷精心里骂道:“我日,霜打了庄稼了,挺不起杆来了。来的多了吗?你家有蜜了吗,一泼尿不尿还能憋死了呀!这世上数了我倒运就是你倒运了,我不嫌你你倒嫌弃我来了,她们不来干我的事吗?”
   财迷精心里骂着,起身就走,临出门时,故意狠狠地拍了拍身上的土,尤其是屁股:“哼!我还怕沾坏我身上了呢!”
   狗娃斜眼看着财迷精骂道:“财迷得连根木棍也怕烧了,自己烧烧自己的炕,暖暖和和的不好吗,偏要往人家跑,图啥?不嫌手疼屁股疼你就再使点劲,我……”
   狗娃这几天确实有点不高兴。他烧好炕,做吃了早饭,又炒好一锅甜玉米豆,等着女人们的到来。
   雾渐渐散去,太阳迟迟地上来,三个女人也终于来了,热炕上一坐,打着扑克,吃着玉米豆,忍受着狗娃时不时在她们的肉上拧上一把,她们也反拧一两下,咯咯的嬉闹声震动着整个山村。狗娃的小屋也如进了一轮红日,暖暖洋洋的。
   财迷精逛了一圈,没人家可去,只得返回狗娃家,听着里面的笑语声,想到刚才不快,心里又骂道:“天上的太阳就一个,那是大家的,你就是把世上所有的女人都叫来,那也不是你的,那是人家的,瞎迷里你那心!”
   骂完之后,他把两只手又往袖筒里捅了捅,站在屋外嗮起太阳来!听着屋里女人们的笑声,好像阳光也照进了他的心里阳,暖暖洋洋的。
  
   2.咱俩一球样
   张三不甘心在农村当一辈子“掏茅小小”,一有空便看书学习。
   在农村上不了大学,没有后门,是永远也没有想离开农村一步的机会的。这年,上级突然发了个文件:培训农村会计人才。张三报名参加了培训。邻居李四人前人后撇着嘴笑话说:“俺那邻家,哼!什么也想,吃了五谷想六米,骑着毛驴想大马,再想什么还不是照样是个担大粪的掏茅小小!”
   张三没有得了李四的嘴,结业时他以最优异的成绩被留用三农综合信用社。但他没有因人生命运的转折而忘了自己曾在农村掏过茅,担过大粪,也没有忘了自己曾在农村被人看不起而穿起来,洋起来,显摆地阔起来,他记住的是他永远是那个掏茅“小小”。
   三农综合信用社扩招保安,李四通过关系后门当了保安,巧的是尽和张三在一起。张三出于邻居的心态处处关照李四,而穿上保安制服的自感神气十足的李四却对张三还是不肖一顾,人前人后还是撇着嘴笑话张三:“我可不是他邻居,只不过是一个村里的,在村里谁能看起他来了,一个臭掏茅小小,看那寒碜鬼势,丢咱信用社的脸呢!”
   不料这话被张三听到,张三不温不火呵呵笑道:“嗯,一个村的,你就是比我强,你太伟大了,给咱村争了荣,放了光了,咱村里人能有你这个伟大的人而感到自豪呢!”
   李四洋洋自得笑道:“咱终于脱离农村,一改那土眯怪眼的模样,穿上了国家给咱的这身老虎皮,不伟大也不行呀!”
   张三哈哈赞美道:“说的是呀,我就是走哪也改不了那掏茅坑担大粪的身份,你却旧貌换新颜,这会儿谁还记得你曾经是打石头攒抬杆,人家杀猪你捋大粪肠的李四呢?”
   文化人骂人那是骨头不疼肉疼,肉不疼骨头疼的,李四不解个中意,欣喜地说:“别说,咱就有这点一身的力气,就懂那点杀猪的活,村里人他就不敢小看咱!”
   张三又竖了竖大拇指夸道:“那可是大实话!”心里却暗骂道:“连好赖话你还听不出来的呢,你就是那农村人骂人的那句话“大二杆”,还美啥里你不行,嘴不说你和我一样,咱俩一球样!”
  
   3.拐棍
   那是一个夏夜,人们都在外面乘凉闲谈,不知谁说了一句:“快看!余冰家怎那么大烟?”话音未落,就听余冰妈大声的哭喊道:“儿呀!怎这么傻呀?”
   我们几个邻居赶到余冰家,只见余冰躺在床上,周围围了被褥衣服,被褥衣服已烧了一半,虽然被他母亲泼了水,但还冒着丝丝的青烟。
   看着他母亲坐在床边哭的死去活来,我突然明白了一切:余冰前不久出了事故,妻子离他而去,可能他受不了这种祸不单行的打击了。想了一下,我扶着余婶的肩头激余冰道:“婶,别哭了,余冰想死说明了他不是你的儿子哩,他要是你儿子他怎么能丢下你不管呢?”
   余婶又哭道:“他就是我儿子,是我挨了肚子疼的儿子!”
   我说:“余婶不是的,都见过哭爷哭娘一天丧,谁听过哭儿哭女哭断肠呀!”
   “是呀!想活活不成,想死还不容易吗?”
   “好死不如赖活着呢!”
   邻居们也都七嘴八舌起来。劝说了半天,大家才陆续回家,出门时我看见余冰的脸色慢慢有了些生气。
   从那以后,余婶常常喊我到她家,躺床上的余冰也许苦闷吧,也常常问我要书看。于是我跑他们家更勤了,余婶从没有把我当外人,余冰更是把我当朋友姐姐看。有一天还开玩笑说:“姐,俺妈把你当闺女待,我把你当什么待吧?”
   我便哧哧笑道:“当然是姐姐了?”
   “不,要不是我比你小,我就……在我心里我早把你当我……你好善良呀!”
   我便揪着他耳朵:“说,请你继续说?”
   “求你了姐,放开很疼的!”他呲牙咧嘴的样子很好笑。
   他不再苦闷,不再颓废,渐渐地下了床,托着物件游走,拄着拐棍能出门,到最后能干点小活儿了,还能拄着拐棍扛着镢头到山坡刨野菜,挤马奶。他很会调野菜,我很喜欢吃他调的野菜。每到春天他便给我去野外刨野菜。后来我托我同学给他找了个临时的活,虽然挣钱不多,但很适合他,就是天一变他的腰就疼。
   他把我当他的精神支柱,生命的拐棍,好吧!给人快乐,给人开心。我这根拐棍就让他拄着生活下去吧!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墨香】人情(小说) 下一篇:【荷塘】“哑巴”老姐(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