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雨落花微凉

雨落花微凉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雨落花微凉 林小秋是班里唯一的寄读生。住在学校操场后面一间黑暗的宿舍里。走进去,不到十平米的屋子显得又矮又潮,里面堆满了杂乱的衣物和书本,还有做饭用的家伙,床底下不知道放了几星期的食物已经过期,长出霉菌,散发出一种怪异的味道。
   班主任孙坚第一次来这里,看到林小秋的“家”,忍不住皱皱眉头。他个子高,进屋要低下头来,然后弯着腰查看着周围的一切。林小秋一声不吭,把床上的脏衣服推到一边,算是给班主任腾了坐的地方。
   早就听说班里有家庭特殊的孩子,孙坚在接任班主任之前听学校的好几个老教员说过。这个叫林小秋的女孩本来是单亲家庭,父亲过世的早,跟母亲两个人相依为命。后来母亲没办法养活她,就另外改嫁,跟了别的男人。林小秋开始跟父母一起住,后来渐渐的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从家里偷钱,遭到继父的打骂,索性就从家里搬了出来。之前的班主任是位年纪较长的女老师,也姓林。听说小秋的遭遇,就让她到学校去住,还在操场边上给她收拾了一间屋子,原来是堆放体育用品的。虽然小一点,好歹也不用流落街头了。
   林老师住院之后,学校派了孙坚临时接替班主任的位置。孙坚第一次来,林小秋好像并不是很在意。下学回来,她首先放下自己的书包。说是“书包”,只不过是一个超市的环保购物袋,里面几本杂志都是从捡废品的保洁阿姨那里买来的,一块钱一本。说来也怪,班里都晓得林小秋家庭困难,学费书本费开始是学校减免,后来继父给她交了钱,林小秋反而很不乐意。因为继父要求她在那些新的书上,本上写下另一个不属于她的名字——莫小秋。她不喜欢“莫”这个姓,干脆就不写。书发下来放在桌子上,不整理,也不往回带。老师说了几次,没办法只好把她调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毕竟谁愿意一进教室就看见学生的书桌乱七八糟的堆放在那呢?
   孙坚上的第一堂课,是自我介绍。他是来自大城市,名牌师范院校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后被分配到这里来做特岗支援。本以为自己在校的时候是优等生,实习经验也很丰富,一个乡镇中学的几个小毛孩子,还有拿不住的道理?没想到,孙坚来的第一天,在林小秋这里就碰了钉子。同学们自我介绍的都很顺利,轮到最后一个了,林小秋趴在桌子上就是不肯起来。班长着急了,站起来替她说道:她叫林小秋,是我们这里的钉子户,谁都不敢惹她。这一说,林小秋好像真的有反应了,只见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孙坚,眼眶里竟然满是无辜。孙坚第一次觉得,他被什么莫名的东西打动了。
   下课后,孙坚来到林小秋跟前,半蹲着对她说:我认识你,你叫林小秋,是个坚强的女孩子,我很欣赏你,可以做朋友吗?说着,孙坚向林小秋伸出了手。林小秋试探性的也伸出手,但还没碰到孙坚的手指,就怯怯的缩了回去。接着,孙坚说:“听说你就在学校住着,带我去你住的地方看看好吗。”林小秋点点头。
   回到家,林小秋放下袋子就开始有条不紊的做饭。她把从食堂买来的馒头放到锅里腾热,然后从床底下摸出一包榨菜,用剪刀剪开,挤半包在碗里,用水冲了做汤。馒头就泡在这样的汤里,不紧不慢吃了下去。孙坚在一旁看着,只觉得林小秋的脸上有一种不属于她的平静,好像这个年仅十三岁的孩子的躯体了,蕴藏着一个饱经沧桑的成人的灵魂。
   “你每天都这样吃吗?”孙坚问。“恩”林小秋答了一声。有时候,她会去学生食堂帮忙,阿姨会把卖不掉的剩饭剩菜免费给她带回来,这样小秋就有了不错的一餐。
   “你现在正在长身体,这样子不行的,身体会垮的。”孙坚心疼的说道,眼里几乎要掉下泪来。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想去抚摸小秋的头发。另孙坚没想到的是,只一个轻微的举动,林小秋却像被电击了似得,突然缩到一边,用一种狐疑的眼神打量着他。
   “我……我吓着你了,不好意思。”孙坚也被林小秋刚才的举动吓了一跳。“没事,你慢慢吃吧。”说着孙坚想站起身来,却不小心被脚边的一堆东西绊了一下,踉跄险些跌倒。孙坚蹲下神去看,原来是一个袋子,袋子里是一些塑料瓶和易拉罐。他明白了,林小秋捡这些是为了拿去卖。不经意间,孙坚又想起了那个林小秋从继父家偷钱被打出家门的传言,于是轻声问道:“你攒这些是为了换钱吗?换钱做什么?”
   林小秋不说话,一动不动。孙坚的再三追问之下,林小秋终于从被子里抽出一个铁盒,交给孙坚。孙坚打开看,里面有几张纸币都是一块钱的,还有一小叠五毛的跟几个硬币,总共是十二块七毛钱。“还差三块三我就可以攒够了。”林小秋说道。“你需要钱可以跟家长说,攒这些瓶子要攒到多会?还有你要钱做什么呢?”孙坚问。林小秋指了指盒子,孙坚这才发现里面还有一张纸,打开看是一个小账本。上面一笔一笔的账目,都是写的林老师多会多会帮小秋买过书本,纸笔,吃的之类的。总共是四十二块钱。
   “这是林妈妈帮我买东西的钱,我都记住了。我说过我会还她。”林小秋依旧怯怯的样子,声音却有些哽咽。“可是,你只有这么点,离账本上的还差很多啊!”孙坚忍不住问。
   “林妈妈是因为我才生病的。医生说她吃了凉的东西就会犯病,她每次都把食堂的热饭热菜带来给我吃,还骗我说她吃过了。一直到林妈妈住院了,我才知道,我真傻,我害了林妈妈。”林小秋哭了,由哽咽到啜泣到止不住的嚎啕大哭。孙坚不知道说什么,他第一次见到林老师就是在医院的病床上。那个已经形容枯槁,憔悴如同薄暮之年的老人一般的女子,是他们的教导主任,是他所在的班的班主任,是他们的林老师,是她,林小秋口中的林妈妈。而林老师所得的并不是小秋口中的胃病,而是晚期肝癌。
   望着林小秋单纯善良的眼神,孙坚的内心纠结了,乱作一团。他曾经跟别人一样怀疑过,这个因为缺少家庭父爱的女孩,会不会因为这一原因而走向早熟,甚至堕落的深渊。现在看来,他错了。她还是跟其他同龄人一样的纯洁,甚至比他们更干净。她的那一副看起来并不乖巧的外表下,竟藏着这样一颗敏感而多情的内心。
   “好了,不哭了小秋。林妈妈知道你这么用心,她的病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等一会,老师就带你去看林妈妈好吗?”“真的?老师你要带我去看林妈妈?”小秋不哭了,立刻开心得蹦起来。“等会我要把我上周考试的卷子给她看,这次数学我考了第一名呢。”“恩,林妈妈看了一定很开心的,小秋你真棒!”孙坚转过身,终于有一颗眼泪悄悄滑落。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草根书记 下一篇:【梧桐春蕾】我和肖云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