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雀巢小说】奇病奇治

【雀巢小说】奇病奇治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病假条
   兹因本人身体欠安,头晕脑胀腿发软,浑身头疼,难以坚持值班训练,特请假三天,叩请批准。
   战士:杨冬
   一九八一年九月十日
  
   清晨,懒洋洋的起床号把军营从睡梦中叫醒。通信营外线班长李夏起床时,从自己的鞋科勒里发现了这张病假条。他看了一眼假条,又看了一眼蒙头大睡的大个子战士杨冬,笑着摇了摇头,心里说,你小子装也装不像,就你那点儿心病,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李夏把假条装进口袋,提上鞋,扎上武装带,出操去了。
   战士杨冬“病”了一天,少吃了两顿饭,战友把饭打到宿舍,谁劝也不吃。平日里,这家伙可是个出了名的饭桶,每顿饭吃馒头都得吃一筷子,就是用筷子一扎,四个馒头。没病没灾的,生生饿了两顿了,真是饿坏了,可是,他硬是扛着不吃。到了晚饭,班长李夏亲自出马,把饭盆端到床前,往桌上一墩,伸手掀开了杨冬的被子,杨冬露出了捂的满头大汗的大脑袋,翻了翻眼皮,又使劲闭上了。
   李夏是谁啊?班长,有名的机灵鬼,小眼儿一眯缝一个点子,他故作神秘的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喂,伙计,饺子向你张嘴呢。”说着,伸手拿了个饺子放进自己嘴里,边吃边说:“嗯,猪肉大葱馅,真香。”顿时,满屋飘着饺子的香味儿。杨冬被香味儿刺激的肚子咕咕叫,恨不得连盆都吞进肚去,真饿坏了,可他硬充好汉,梗着脖子说:“我、不饿!”李夏拉过他的手,摸着他的脉,学着《沙家浜》里的台词,煞有介事地说:“让我看看,你这病啊,不轻,是胃有虚火饮食不周,缺食啊,不要紧,来来来,吃上一碗饺子就会好的。”他夹起一个饺子送到杨冬嘴边:“说得对吃我的饺子,说得不对,一个也别吃。”杨冬被李夏的滑稽逗的憋不住了,就势“吭哧”一口,把饺子吞进肚里,连筷子都咬住了。李夏夸张的“哎呀”了一声:“我的手啊。”
   李夏在一旁看着杨冬狼吞虎咽的把半盆饺子一扫而光,见他直打饱嗝,便说:“怎么样?出去消消食儿去?”不管杨冬同意不同意,拉上他就往外走。
   营房外边就是一望无际的冀中大平原,刚收完庄稼的田野里空旷清爽,晚霞映红了半边天,望着夕阳下两个虎背熊腰的影子,李夏憋不住喷出笑来,说:“昨天我听了个笑话,说咱当兵的有三怪,你听说过吗?”李夏故意卖关子,直到把杨冬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过来,才慢慢悠悠地说:“被子不分里和外,帽子洗了吹起来,两个男人谈恋爱。”军被是个口袋,不分里和面儿。军帽洗了要成一个气球,这样干的快。谈心是军人的专利,动不动就谈心。不知被那个有才的人给编成了顺口溜,杨冬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终于被逗笑了。
   说:“班长净瞎编,哪有两个男的谈恋爱的。”
   李夏说:“咱俩不正谈着呢嘛。”
   杨冬大笑起来:“什么?谈心叫谈恋…哎,野兔子。” 突然,一只野兔从他们脚下“嗖”的窜了过去。
   李夏眼睛一亮:“追!”
   他俩发挥了外线兵飞毛腿的特长,跳田埂,跨垄沟,急起直追,反正地里也没庄稼,没遮挡,畅通无阻,眼看要追上了,狡兔一拐弯,钻进了一片蒿草地,李夏已经气喘嘘嘘了,“别、别追了,累死我了。”杨冬身高腿长,兴致正浓,“我非追上不可,我还就不信了。”他一个健步扑上去,惊喜的大叫:“班长,我逮着了,看你还往哪儿跑。”杨冬拎着兔子耳朵举过头顶,兴奋不已。一只灰色皮毛的小兔子,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望着他俩。李夏也追了上来,上气不接下气的看着可怜兮兮的小兔子,动了恻隐之心,说:“好可怜,放了它吧。”杨冬有点舍不得:“放了?好不容易逮着了。阿弥陀佛,放你一条生路吧。”一松手,小兔子飞快的逃走了。
   两个精疲力尽的外线兵,沿着田埂往回走,边走边聊。
   李夏觉得,杨冬的情绪缓和多了,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于是他掏出假条问:“嘿,头还晕吗?腿还软吗?头还疼吗?”杨冬难为情地低下头。李夏严肃地说:“你以为我是出来哄你玩的吗?你别跟我耍心眼,昨天连里宣布了参加军校考试的名单,今天你就得怪病,我说你这病可来的够快的!”
   杨冬自知理亏,但心里不服,干脆来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李夏语重心长地说:“杨冬啊,我承认你各方面都很优秀,可是咱班只有一个名额,总得有去得了的,有去不了的,如果去不了都压床板,我这个班长端饭也端不过来呀,怎么保障战备训练和值班了。咱班今年推荐副班长丁华去考军校,一是因为他的工作成绩突出,二是因为今年不给他这个机会,明年他就超龄了,可是你知道吗?丁华平时处处谦让,这次机会,他主动提出让你去考,他认为你的文化基础比他好,把握更大一点,最后连里还是决定推荐他去考,因为你明年还有机会。”
   说到这里,为缓和一下气氛,李夏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儿说:“呵呵,再说了,我还想去考呢。”
   班长说的句句在理,他信服丁华,也被丁华感动。杨冬也知道,论文化基础,论工作表现,李夏在连里是数一数二的,去年连里推荐他去考试,他把名额让给了班里的一个孤儿。今年政策有变化,他的年龄超了,没机会了,很可惜。我不该这么闹情绪,这不是往班长伤口上撒盐吗,何况我明年还有机会。杨冬明白了道理,知道自己错了,但李夏知道他的脾气,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自我批评的话。杨冬偷偷的看了看班长,李夏也在偷窥他的反应,两人目光不期而遇,杨冬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班长,我…”
   李夏顺手捶了他一拳:“你小子!什么也不用说了。”
   杨冬突然撒腿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喊:“班长你追我吧,保证你追不上我。”
   “嘿,我还就不信了。”
   夕阳下,这两个外线工作练出来的飞毛腿,你打我追的跑回营区,映出了两个长长的影子,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梧桐春蕾】我和肖云 下一篇:复读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