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雀巢小说】归去来兮

【雀巢小说】归去来兮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值此满城烟花纷飞的良宵,我又孑然而至。
   避开游人的喧嚣,我独坐公园冰冷的石凳上,等待与她近似游戏般的第三次约会。
   今晚老头子下了最后通牒,成败只此一次,明年他要闭门谢客。
   老太太呢,面壁独坐,愣神瞅着墙壁上你永恒的微笑,深眼窝里的泪花直打转。
   尴尬中我仓惶出门,心绪烦乱得难以梳理。
   是你那影子在作祟?抑或老头子从心灵深处自省了?每逢此际,当我如约匆匆南下边城,她总像幽灵般地结影相伴,并且身着你寻常极爱穿的米黄色外套,惹得我好一阵揪心。
   踏着人为的桥梁,我与她陌路相逢。
   头一次见到我,她说:“想必你会来的。”
   第二次见到我,又说:“你果真是个不负约的男子汉。”
   彼此等距离地坐着。昏黄灯光下传递的每一个眼神,似乎都有很多话要说,当我瞅见她手中的一束红木棉时,心间赖以疏通情感的语言顷刻被阻滞于喉头。
   那个满院泛霞溢香的傍晚,骤然间被思维的镜头拉近了……
   18岁,适逢令人神往而又躁动不安的年龄,我身披九曲黄河的泥沙从军初来边城,有幸被老头子挑选到身边当警卫。挎着手枪雄赳赳踏入那座红门独院,说不上心情有多激动,绕着方砖铺地的庭院乱转悠,忽觉这绿色军营压塑了人生,一夜间自个竟长成男子汉了。
   男子汉当有一种倜傥风度,昂首环顾,院墙跟一株梅花开放正浓,丝丝幽香扑鼻熏得人心醉。我信手折一枝粉嘟嘟的花骨朵,庄重插入盛满清水的玻璃瓶中。
   一阵叮铃铃的骑车铃声把你驮进院子,见我正沉醉在自己的杰作创造中,上前捧起阳台上的花瓶冲我大声嚷嚷:“你凭什么要扼杀它的生命?真是臭美!”
   我惊恐的目光与你圆睁的杏眼骤然聚焦。夕阳透过斑斑树隙洒下七彩光谱,在你如菊花般的黄发上镶镀一轮金辉,于这金辉萦绕的逆光氛围中,你突然还我一个模样古怪的诡笑。
   我们相识得颇具偶然性。难怪过后你捶着我的宽肩头撒娇说:“哎哟,不打不相识,咱俩该不是牛郎织女下凡吧!”
   然而,现实生活远不似神话那般浪漫。在老头子古城墙般的观念中,将门千金绝难跨入黄河纤夫的门槛。盛怒之下,像当年围攻古城一样果断,老头子棒打鸳鸯,将你调入南疆战区的同时,我也被发配原籍了。
   “自古伤情多离别”。临分手的夜晚,我泪眼迷蒙,无语凝噎。你苦笑着,满嘴酒气贴近我。面对你似水的柔情,理智筑起的防线终于不堪一击。我们相拥而泣,任感情的潮水汹涌奔泻……
   乡旮旯里的日子是单调的,一天的泥水活做完,浑身骨架子都累散了。当我怀揣加急电报星夜赶到南疆医院,你竟先我而去,留下半盘没有结尾的录音带:
   “林,今生不能再相聚,假如有来世,我们一定做夫妻。替我去看看老人……我恨……”
   恨谁?我?老头子?抑或夺取你生命的敌人?
   你短暂的人生如天际划过的流星,悄然而去,留下一团不解之谜。
   相思又一载。
   她如约前来,米黄色的外套换上满身戎装。
   她说,她是你冥冥旅途送行的当班护士。还说,你拼命从阵地上背下来那个没救活的伤员,是她战前刚分手的情人。因此,当你临终前请求录下那段话中“我恨、恨自己当初的懦弱……”她从心灵深处感到羞愧了,慌乱中匆忙按下了键盘。
   唉,人世间该有多少恩恩怨怨缠绕在心头呀!
   或许,你在九泉之下仍懊悔当初的屈从,仍记恨于那个伤员临终对你诉说的负心女人。
   可我,此刻却没有勇气再保持沉默了。
   归去来兮,影成双。
   今年,在你孤寂的墓碑前,将增添一束血色的红木棉。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月光】我的“跑酷”族爱情(小小说) 下一篇:小老师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