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避税

避税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二〇〇八年九月八日中午,我作为甘县“守法经营户”,站在主席台上,从梁县长手中接过黄澄澄奖牌的那一瞬间,我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差点都要流下来了。我紧紧地握着梁县长那双温暖的手,感觉一股从未有的暖流从头流到脚,贯穿了我的周身。我身为一个平民百姓,能和县上最高级别的政府官员握手,这还是平生第一次,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我十分高兴地拿着奖牌走下主席台,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我不敢回想自己的过去,那是我的一个历史污点。我的故事是从那段不光彩的经历开始的。
   那是二〇〇三年的春天,下岗后在家闲了很久的我,在甘县的大市场,从熟人手里接过了一间服装门店。甘县大市场,号称全国六大化纤布市场之一,曾是西北最大的化纤布集散地,被誉为“新丝绸之路上的一颗明珠”。最兴盛时,不算甘肃﹑青海﹑宁夏的客商,光是江苏、浙江一带的客商,就有三﹑四百号人常年驻扎在这里,县城的旅店一年四季都爆满。可是后来,随着经济形势的发展,全国各地的地方政府都在交通要道处兴建了布匹批发市场,并出台了许多优惠政策,原在大市场的许多客商便被吸引了过去,久而久之,甘县的大市场渐渐地就走向了衰落。
   我接手的春天正值一年生意的淡季,每天入不敷出,可房租、水电费﹑工商费﹑卫生费等支出就像摇摆的时钟一样,天天朝前走。挣不下一分钱,意味着我得贴老本,我真想把门关了,可隔壁的沈虹告诉我,每年的春天人人都是这样,只要熬过了令人难受的淡季,生意就会慢慢好起来。听了沈虹的话,我觉得她说得对,就硬着头皮死撑呗。
   一天,我一个人正坐在板凳上打盹,忽听一个女人的尖叫声:“狼来了!”我顿时吓了一大跳,眼朝四周瞅了瞅,没有看见狼呀!我看见沈虹正急急忙忙地把成衣往门店抱,准备关门。她朝我打手势,大声对我喊:“收地税的快来了,你还愣着干什么?”我很快用竹竿,把挂在外面的成衣挑了下来,抱进门店,然后锁好了门,扬长而去。我们这些业户和税务人员玩起了猫逮老鼠的游戏,“你来我关门,你走我开门”,只要税务人员一来到大市场,老远就会听到一片“哗哗哗”的关门声。每次看到税务人员来这里,最后沮丧着脸无奈地离开,我心里觉得乐滋滋的。这样做我就可以“避税”,用不着从兜里掏钱交税了。
   我就是这样与市场上其他的业户一起,和税务人员打起了“游击战”,始终让他们抓不住我们。过了一段时间,税务人员要下茬立誓整顿大市场的税收秩序,他们从早到晚都死守在大市场不走了,这下可把我们这些爱“避税”的业户们害惨了。我们要是继续关门的话,房租、水电费﹑工商费﹑卫生费等照样朝前走,连老本也得赔个精光。眼看着快要死撑不下去了,我们最后不得不自动开门,和前来门店征税的税务人员,讨价还价。听到他们让我交税,我就哭丧着脸,软磨硬缠,向他们诉苦,说现在是淡季,生意难做,希望能少交一点税。税务人员见我不想交税,就不厌其烦地对我宣讲国家税收政策,发动心理攻势。他们好像对我绝望了,最后给我下达了《限期缴纳税款通知书》,也就是最后通牒,限我三天之内必须交清税款,否则就要采取强制执行措施。
   看样子地税局要动真格的,这可怎么办呀?从现在算起到年底,我至少还得交两千多元的地税。这两千多元,得卖多少件成衣才能挣回来呀!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对,我直接就去找市场税务所的李所长。搞定李所长,就没人敢向我要税?当晚,我就提了两条“芙蓉王”烟和一瓶“剑南春”酒,去了李所长的家。
   李所长热情地接待了我,他对我说:“你的心他领了,但东西必须带回去,税务人员是不能接受纳税人礼物的。”他接着说:“既然你来了,咱俩个就好好聊聊吧!”李所长不愧是科班出身,口才特别好。他非常有条理地给我讲了一番税收政策后,最后说:“税收是国家取得财政收入的基本形式,只有国家财力充足,才能为广大公民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依法纳税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你作为一名共和国的公民,应当履行这一光荣的义务才是。”我听了这些话后惭愧不已,实在无颜再继续呆在李所长的家里。我赶忙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要走。李所长说什么都不收我的礼物,可我硬是把东西放下走了。当今的社会就是这样:送到嘴边的肥肉不吃白不吃。人都说税务人员个个都是黑面包公,可李所长让我一下子就搞定了。大功告成,今夜我就能睡个安稳觉。
   第二天早晨,我刚打开服装店门,一位三十岁左右教师模样的妇女,提着两条“芙蓉王”烟和一瓶“剑南春”酒走了进来。她自我介绍是李所长的爱人,名叫陈鹿。李所长让她把烟和酒退还给我。我说什么都不收,尽管我心里也很生气,但表面上还得陪着笑脸对她说:“就当我和李所长交个朋友。”陈鹿说什么都不肯,硬是把烟和酒留下走了。
   我望着放在柜台上的烟和酒,傻了眼,这次我是聪明反比聪明误。我赶忙给任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的老同学高俊华打电话,希望他出面,帮我讲个人情。一会儿,高俊华回电话了,大体意思是税款必须交,税务登记证必须办,不然的话别的业户就要看样子。要想照顾,这事以后再说。我心想:这几年自己也够背运的了!刚从县造纸厂下岗,做生意就遇上淡季,钱没挣下就撞上了地税局收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还是搞不定税务人员。到了第四天,李所长带着两名税务人员出现在我的服装店。他问我:“你为什么不按规定期限缴纳税款?”我瞪了他一眼,理直气壮地回答道:“没有钱。”他瞅了瞅我,说:“你没钱,我们就要采取税收强制执行措施,扣押你的服装。”我眼瞅着李所长双目怒视,眉宇间透着一股杀气,不由倒吸了口凉气。在他身后,两名税务人员紧绷着黑脸,每人手里都提着几把链锁。他们这次是要玩真的了,我一看火色不正,连忙从兜里掏出三百元,递给了其中的一个税务人员手中。李所长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就带人走了。
   到了四月份的一天,李所长带着几名税务人员来到了大市场。他们沿门店散发税法宣传资料,并在市场显要位置设立了咨询台,专门解答过往群众提出的各种税收政策问题。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来到了咨询台,询问国家对下岗职工从事个体经营是否有优惠政策?一名肩披一条红色绶带的女孩微笑着告诉我:“下岗职工从事个体经营的,除建筑业、娱乐业以及销售不动产、转让土地使用权、广告业、房屋中介、桑拿、按摩、网吧、氧吧以外的,持有《再就业优惠证》,就可以免征营业税、个人所得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三年。”经她这样一说,我为之一振,心里仿佛泻进几缕和煦的阳光,骤然变得亮堂起来。
   第二天,我复印好了所有资料,就去市场税务所找李所长。李所长热情接待了我,并帮我填好了相应的表格。不出十天,县地税局就批准了我的减免税申请,我开始享受国家再就业税收优惠政策。以前我绞尽脑汁想“避税”,处处碰壁,而现在国家好政策主动送上门来,这使我多少感到有些意外。我曾给李所长打了好多次电话,极想请他吃顿饭,均被他委婉拒绝了。李所长说,为纳税人提供优质服务,这是他们应该做的份内工作。
   从此以后,每到当月的一号或二号一大早,我准会去办税服务大厅申报税款,被大厅的姑娘们戏谑为“领头羊”。为此,县地方税务局授予我“明星纳税户”的称号,并在我的服装店门前为我挂匾。挂匾那天,我的服装店异常热闹,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山人海。县地税局马局长亲自为我戴上了大红花,县电视台对此还作了专题报道,我一下子变成了小城里的“名人”。
   以上就是我的一段人生经历,一名“避税”者变成一个“守法经营户”的真实故事。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多舛的命运 下一篇:乡恋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