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梧桐小说】老罗

【梧桐小说】老罗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老罗听到儿子罗小圈不停的抱怨声,他躺在床上,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淌湿了枕头。
   “一天天穷事儿没完没了,这穷种老天也不下个雨,都他妈旱得冒烟儿了!”罗小圈趿拉个拖鞋在院里喃喃咒骂着。
   老罗想到自己往后的日子将要依靠别人照料,还要看儿子那冷漠的脸,他的心就一阵阵抽紧着,想起自己当年的美好岁月,家里有牛、驴、还有驴车,自己赶着驴车“驾、喔、得、喔”的潇洒自在从此与自己算是绝缘了,这一切只因为自己得了偏瘫,二小罗小圈还没有娶亲,自己还没有完成任务,怪不得二小对自己这样怀恨在心呢。
   老伴罗玉翠睁着呆板的眼空洞地望着天花板,偶尔发出“饿、饿”的低吟。
   老年痴呆的老伴跟着自己受了一辈子的苦,以往自己身子康健时还能伺候着老伴,如今大儿子出外打工,儿媳妇巴不得自己老两口儿早日归西呢。
   老二已经三十岁了,婚事儿八字还没有一撇儿。
   记得一年前的八月十三,夜里九点多了,罗小圈还没有回家。
   “这个小王八蛋,不知道吃饭吗?混账东西!”老罗跺着脚骂道。
   罗小圈推开街门,摇晃着来到屋里。
   “小圈,你他妈又喝酒了,混账玩意?”老罗沉着脸骂道。
   “不喝酒干啥?酒是我最要好的朋友!”罗小圈说。
   “放你妈的屁,酒算什么鸡巴毛的朋友?”老罗说。
   “要不是因为你这个无能的老东西,我这么大岁数了还娶不上媳妇吗?”罗小圈直盯着老罗说。
   “你个东西娶不上媳妇,跟你爹我有毛关系?”老罗坐在马扎上看着醉醺醺的罗小圈说道。
   “你为什么不是李刚,你只是罗立柱,你为什么不是李刚!”罗小圈咆哮着喊道。
   “李刚他妈的是谁,再他妈跟你一起喝酒,老子剁了他个龟孙!”老罗说。
   罗玉翠笑嘻嘻地看着争吵的两父子,罗小圈想起自己苦逼难捱的光棍生涯,越发着恼,对着罗玉翠吼道:“笑什么笑,一个神经病,一个傻子!”
   “小王八蛋,你骂谁?”老罗喊道。
   院里的鸡惊了,狗叫了,鸡飞狗叫惊动了喜欢看热闹的邻居们,他们远远地看着,嘻嘻哈哈地仿佛在看一出搞笑的电影。
   桌子上的小米粥还在散发着蒸蒸热气,老罗用力在桌子上拍了一掌。
   “反了你了!”老罗气得吹胡子瞪眼,小米饭淅淅沥沥沿着碗的边缘滴哒下来。
   “老不死的东西!”罗小圈在酒精的作用下举起一锅的小米粥扣在了老罗的头上。
   “呀,你个忤逆不孝子,蔑视纲常的杂种,敢用饭浇你爹一头!”罗小圈的二叔罗立方拔开看热闹的人群朝着罗小圈骂道。
   老罗用舌头舔了舔流在嘴边的小米饭儿,他混浊的老泪、焦黄的鼻涕都流进了嘴里。
   “立方,揍死这个杂种!”老罗哽咽着说。
   “二叔,跟你没关系!”罗小圈无力地喊了一声,他看到罗立方血红的眼在昏黄的灯泡下睁得圆鼓鼓的,像一只愤怒癞蛤蟆的眼。
   吓得“嗷嗷”叫着踢开人群朝远处跑去了!
   自从那天以后,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终于完全瘫倒在床上。
   今天是九月一日,中小学生开学的日子,老罗没有听到平日里街上孩童打闹的声音。
   他的泪湿了眼眶,费力的扭过头,看到罗小圈正在院子里踩着两块蓝砖拽着枣吃。
   罗小圈伸手够着两个枣,他用手搓了搓枣上的污渍,张嘴把枣儿咬成了两半儿,“呸,呸!”罗小圈看到枣儿里一只肥大的蛆正扭动着身子,那蛆的周围密密麻麻布满了蛆卵。
   他把另一个枣仔细看了看,吹去上面的一只尖头蚂蚁,然后扔进嘴里,枣儿汁多肉肥,吃得很是过瘾。
   大喇叭里正在喊叫着:“计划生育秋季征费活动已经开始,希望外生户认清当前形势,依法缴纳社会抚养费……”
   罗小圈侧耳听了一会儿,嘴里唠叨着:“妈的,是不是逼人超生呢?”
   罗小圈走进屋里,娘畏缩在墙的一角,用恐惧的眼神看着罗小圈。
   爹的老泪模糊一片,面无表情的样子令罗小圈感到特别的厌烦。
   “你尿不尿?”罗小圈对着老罗嘟哝了一句。
   老罗赌气似的不说话。
   “有本事儿就尿到裤子里!”罗小圈说。
   老罗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强忍着脖子的酸痛,扭动了一下身子,给自己找到一个比较舒服点的姿势。
   罗小圈走出街门儿,邻居家的小媳妇们怀里抱着自家的宝贝儿子们正在街上闲扯。
   罗小圈的眼情不自禁地盯在了小媳妇们高耸傲岸的胸膛上,他明知道这样看不太好,但忍不住地看呀看。
   那些小媳妇们好像并不介意罗小圈炽热如火的眼光,她们相互说着:“哟,强家媳妇儿,又怀上了?是男孩儿女孩儿?”
   “刚做了B超,又是个男孩儿,想要女孩儿吧,偏又是个男的。”
   “你呢?”
   “跟你家一样,是个男孩儿!”
   “现在娶个媳妇儿都要这么多钱,这么做难,咋得又怀上了呢?”
   “俺家那口子每到打工一回来就猴急的要命,趴到人家身上没完没了,咱也不想呀!”
   “小圈呀,怎么着,这几天出去见面没?”小媳妇们对着罗小圈说。
   “见什么见呀,哪里还有大姑娘?”罗小圈说。
   “我村儿里有个离婚岔儿,带两个男孩儿,咋地,跟你说说?”小媳妇说。
   “嗷嗷……”罗小圈听到屋里传出两声凄厉的嚎叫,他拧着眉头恶狠狠地说:“又他妈怎么了?”说着朝屋里跑去。
   罗小圈看到自己的爹老罗口吐白沫,脸上肌肉不停地抽搐着。
   “爹,你怎么了?”罗小圈喊道。
   罗玉翠的脸上绽开花儿一样的笑容,她跳过来揪住老罗的头发,右手枯如树皮般的手掌“啪啪”响亮地打在老罗的脸上。
   老罗在罗玉翠的暴击下“吭哧”了几声,吐出了胃里的酸水,他凝视了罗小圈一眼,嘴里混合着鲜血和老牙喷了出来几个字:“小圈我儿,爹走了,你自己努力找媳妇儿吧!”
   罗玉翠停止了打耳光的动作,痴痴呆呆地笑着。
   老罗闭上了老眼,嘴角淌着鲜红的血。
   罗小圈高声喊叫着:“爹呀,我糊涂的爹呀!”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天涯】裙子(微小说) 下一篇:换来换去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