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杨柳作家专栏】缠(小小说)

【杨柳作家专栏】缠(小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一】
   他抓起签筒,跪坐在佛像面前,眼睛轻闭,虔诚地念着一个人名字,他心中默默地说着“愿我和她有缘。”
   佛似乎听到了他心中的言语,一支签应声而落,他睁眼,拾起,下下签。他失落地捡起签,朝解签的庙祝走去,问缘。
   庙祝是个本地人,满口黄牙,应该是被烟熏成这样的。庙祝操着浓重的本地音解释着,他的耳朵努力地抓住庙祝飘来的声线,庙里太嘈杂了,本地口音让他听得云里雾里。不过,有一句他还是听懂了,“佛说你心里有人,这不是你最终的缘。”
   他懊恼地责怪自己,听说这里的佛很灵,竟然大老远地翻山越岭来到这里。他嘲笑自己,竟然会相信这些迷信的东西,如果签上说,他们有缘,那么也许他就信了。可是,佛说他们无缘,于是他又觉得,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幼稚地相信迷信呢?
   他想了许久,于是又释然了。家里催婚催的急,他心动的人出现了,或者说,他以为他心动的人出现了。于是,他又来这里求佛,问佛是否这是他的缘来了。
   这已经好几次了,每当出现一个,他就来庙里问一次。虽然,他常安慰自己要顺其自然,可是他觉得他的希冀只能执着地寄托于佛。
  
   【二】
   又一次被梦惊醒,那是一场车祸,他想要看清遇难者是谁,任他怎么努力,面前始终是一片黑的混沌,再挣扎着,他就醒了。
   这样的场景一而再,再而三出现在他的梦里,已经是无数回了。像是一部影剧,到了紧要关头断片了,这何尝不是内心的一种捉弄,他常用力拍脑袋,这样的场景似乎很熟悉,可是他想了就头痛。
   他是一名冷藏车司机,在冷冻食品厂干活。他每天都沉默寡言,埋头干活很卖力。厂里的其他工人都说这个人有精神分裂,短短时间内,前后判若两人。他现在变成了闷葫芦,少讲话。
   但,唯一有件事他记得清楚。有生人偶尔好奇,指着他的手臂问:“你手臂上的这条长疤是怎么回事?”他常把挽起的袖子拉下去,遮住疤痕,然后低声回答:“车祸。”
   冷冻食品厂的工人都认为他是因为车祸而变得这样,可是,费解的是他还记得任何人,也还记得许多事,并没有遭太大的重创。于是,大家又认为他并没有受车祸的影响。可是,似乎又不大对,最后索性被传成精神分裂了。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应该是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可是到底是什么事情他却是不记得了。一有空他就在琢磨,到底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他只管努力回想,并不空闲地和他们攀谈,于是外人看来这就是闷葫芦。
  
   【三】
   今夜,没有噩梦,因为他梦到了佛。
   他见佛面和善,佛光柔美,便喝问佛:“我向你求过好几次缘,为什么你都一一给我否定?”
   佛说:“你心里少个人,那才是你的缘。”
   他反驳:“父母兄弟尚在,我心房填得满满的,一个都不少。”
   佛说:“那不是你的心,你的心本是只装了一个人的。”
   他问:“你既然是无所不能的佛,你告诉那个人是谁?她在哪里?”
   佛说:“我不是佛。”
   他惊愕:“那你是什么?”
   佛说:“我是你的内心深处。你认为我是佛,我就是佛。”说完佛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他,与他长得一模一样,没有了佛光,和他一般黯淡。
   另一个他说:“你把我丢在了深处,你记得了我,就知道那个她是谁。”说完这个她又幻化成了一个女子,端庄的容貌,不惊艳,却惹人怜爱,她就这么静美看着他。
   他惊恐地看着这个女子,想要远离她。于是,他不断地挣扎奔跑,可挣扎却是徒劳无功,那像是深陷沼泽一般,身体变得沉重缓慢。而她的身影就近在咫尺,仍是静柔地看着他,淡淡的笑意。
   他遮住眼睛不愿看她,或者说他不敢看到她。终于,他仍是崩溃了,捂住脸大哭起来,把头发紧紧揪住,指甲狠狠地刺入头皮。
   就这样的混沌里,女子的柔美白光渐渐褪去,只有一片浓浓的灰色。他收回双手,呆滞地看着蒙蒙的灰色。突然,他觉得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释然,一种大哭过后的舒畅。
   夜猫带落一片瓦,碎声把他惊醒了。简陋的房间,只有挂钟在滴滴答答我。他坐了起来,想起刚刚做的梦。他终于知道车祸的那个遇难者是谁了,端庄,静美,枯叶凋零般消逝在他的车前。然而,他一直不甘地认为,这不是真的。
   他翻身起来,借着冰冷的月光,走向了冷冻储藏室。
  
   【四】
   打开冷藏室,当他看到那具安详、静美的躯体时,他还是忍不住大哭起来,是一种很难抑制的心痛与一种抓不住的无奈交织的情绪。
   那天他去朋友家打牌,很晚才开车归来。她在冬夜的路口等他,他心疼得大骂。车顶的篷布经不住风的摧残,一翻便遮住了前窗玻璃,然后是一片黑……之后,他就看到了倒下的她。
   像被刈空了心脏一般难受,然后,他不信,他不相信。他每天都不相信,他臆想着什么都没发生,他臆想着生命中没有这么个人。有些记忆是可以被臆想删除的,只是这样的臆想太可怕了。
   当心可以空得容纳下别人,并不是真的可以忘记。只是它被死死地按在内心深处,明知它是真,却相信着它是假的,不存在过。有一天,仍是要重新面对,因为它确实有过。
   这便是佛说的心中的缘,一种不再拥有的缘,忘记后不是成了风景,而是风化成了一座心底的丰碑,坚不可摧,扎根深处,缠绕一生。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丰收的季节 下一篇:【家园】小三(情感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