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我家有女是猴哥

我家有女是猴哥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一)
   女儿四岁。
   用电视遥控器转换频道的时侯,如果哪个电视台正在播出西游记,无论是动画版本、真人版本还是大话西游,虽然画面电光火石般一闪而过,可女儿早已发出欣喜的惊叫:“咦!西游记,快点拨回来!”同她商量看点别的吧,她的小脑袋瓜摇的就像被碰痛的茧蛹,看着她那坚持的样子,我的心一软也就随她去了。
   她不仅爱看西游记,而且固执地认为自己就是猴哥。为了加深我的印象,每隔几天,就会听到她大喝一声:“吃我老孙一棒!”同时坐在沙发上喝酒看电视的我,脑袋就会挨上一记闷棍。回头一瞧,那是她五根塑料材质金箍棒中最长最重的一根。我赶紧告饶,猴哥饶命!她才会扛上金箍棒,转身奔她姥姥去了。
   (二)
   其实,她认为自己是猴哥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情,直接的好处就是可以激励她战胜恐惧和疼痛,一句你不是猴哥吗?可厉害了!就能让摔倒在地正要咧嘴嚎叫的她马上含着眼泪爬起来,还能让看见毛虫转身就跑的她停下那慌张的脚步。间接地好处是凭借她看了很多遍西游记掌握的知识,竟然解答了我和妻子都不知道的难题。
   那天,妻子问我,孙悟空的师傅是谁?
   我眼望天棚,张着大嘴狂想:谁啦?什么天尊啦?什么真人啦?什么老祖啦?
   正想着呢,女儿说话了:
   “爸爸、妈妈,你们不知道孙悟空的师傅是谁啊?”
   “是啊,想不起来了,你知道吗?”妻子逗她。
   “我当然知道了!”女儿一本正经。
   “谁啊?”我和妻子异口同声,同时将目光锁定在她骄傲自信的小脸上。
   “你们真笨,孙悟空他师傅是谁都不知道?!那不是唐僧吗!”女儿很不屑地说。
   (三)
   女儿迷上西游记以后,我和她就差辈了,得管她叫哥,因为她说我是猪八戒。我不服,问她凭什么?女儿扛着金箍棒上下打量着我说:“你瞧你那个大肚子,大脑袋……”我赶紧打断她:“停!猴哥,别说了,我老猪给你做饭去了!”
   怎么说老猪和悟空也是一伙的。从此以后,每天晚上我只要喊她一声猴哥,就可以安全地坐在沙发上喝酒看电视,头上不会再挨金箍棒了。而她妈和她姥姥这母女俩可就惨了,一个是白骨精,一个是蜘蛛精,被她打得四散奔逃……
   有时弄出的误会,让人啼笑皆非。那天,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女儿提着金箍棒就往门口跑,一边跑一边喊:“哪里来的妖精?”妻子猜想是我下班回来了,突然来了兴致,站在门里大喊:“何方妖孽,竟敢找上门来,速速报名!”女儿跟着大喊:“何方妖孽,报上名来!”门外突然没声了。妻子憋着笑从门镜一看,马上变了脸色,赶紧打开了房门,门外站着已经‘蒙圈’的孩子她爷和她奶!
   (四)
   女儿这么痴迷西游记我得考考她,看她是否就看个热闹,是否有良好的观察力和记忆力。一天,我将她抱坐在膝头,问她:“猴哥,你用的武器是什么?”
   女儿白了我一眼:“我没有武器,我那是兵器!”
   “对对,兵器。那你的兵器是什么?”
   “金箍棒!”
   “那猪八戒用什么兵器?”
   “耙子!”女儿眨眨眼。
   “那耙子几个齿啊?”
   女儿低头摆弄手指……
   “不知道啊?记住了,是九个齿。下次看的时候,要多注意观察,好不?”
   “好。”
   “那沙僧用的是什么兵器啊?”我又问。
   女儿转头望向别处……
   妻子正巧走过来听到我的问题,呵呵一笑:“女儿,沙僧用的兵器是什么你不知道啊?妈妈告诉你,记住了,是扁铲。”
   我笑了:“拉倒吧你!沙僧用的是扁铲那?”
   妻子一愣:“啊,对了,用扁铲的是鲁智深。”一转念:“但是沙僧和他一样吧?也是扁铲吧,应该对吧?”
   我看着她继续乐:“用扁铲的也不是鲁智深,那是木匠鲁班!”
   “那你说沙僧用的兵器是什么?”妻子问。
   我得意卖弄:“告诉你俩记住了,鲁智深用的兵器是水磨镔铁禅杖,沙僧用的是降魔宝杖!”
   “那他俩谁能打过谁啊?爸爸!”女儿问。
   我:“这个……”
   (五)
   我给她买了唐僧师徒的布人偶,高兴得女儿一有时间就在那摆弄,拿起这个,抱抱那个。一会儿,只见她将师徒四人整齐地放在沙发上躺好,用一小被盖在他们身上,嘴里念念有词:“别说话了,猪八戒你听着没?再说话打你屁股,睡觉……”那师徒四人乖乖地躺在那里,齐刷刷地露出四个脑袋,那情景莫名地搞笑,我和妻子对了对眼神,努努嘴无声地乐了。
   我正在上网,忽听女儿在另一个房间一声叹息,竟然落寞异常,好奇心突起,走过去探头一瞧,见她躺在床上,仰望着天棚。我呵呵一笑:“猴哥,怎么了?”女儿:“老孙我十分不开心。”
   小小的孩子还知道不开心?我走过去蹲在她旁边:“怎么了?为什么不开心?”
   “妈妈烦我,不喜欢我。”
   “啊?她怎么不喜欢你了?”我一愣。
   “她老‘hen叨’我!”
   我刚才好像听到她妈妈在卫生间不耐烦地训斥她了,原来她是因为这事不开心,就握住她的小手说:“妈妈是让你缠得不耐烦了,说了你几句,不是不喜欢你,你看你的衣服是妈妈买的吧?还有裤子和鞋子,还有帽子,是不是?”
   女儿眼睛一亮:“还有雨鞋那!”
   随即眼光又黯淡下去: “可是,睡觉时她总是给我一个大后背,我让她转过来她也不肯,还说我! ”
   我的心中一软,孩子的心真是玻璃做的。我告诉她,那是妈妈照看你一天累了,从今晚开始,她会搂着你睡的。
   晚九点,看到她娘俩在另一个屋子上床睡了,我将电脑电源关掉。
   一会儿,我的手机微信有消息提示,拿起一看,是妻子发过来的:把wifi打开!
   嘿嘿!果然不出我所料,她躺在那玩手机,怕女儿捣乱,可不就给她一个大后背吗,伤了“猴哥”的心!
   我回微信,给她讲了女儿的话,那边没了动静。我悄悄地走到她们的房门外,听到妻子说:“宝宝,妈妈抱着你睡觉喽……”
   (六)
   饭菜摆好了,我喊她:“宝宝,过来吃饭了!
   她不吱声。
   妻子拿着筷子经过她身边:“荞溪,快去啊,你爸喊你那,咋不说话呢!”
   她说:“我不是荞溪!”
   我和妻子相视一愣:“那你是谁?!”
   “我是猴哥!”女儿一本正经的说。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梧桐小说】9个未接来电 下一篇:我在西门广场的一天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