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苦恋

苦恋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我叫陈露,今年二十二岁,在西安外国语大学读书。近段时间,我心里非常烦躁,不愿意与任何人来往,包括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在内。我总是喜欢单独把自己关在宿舍里,苦思冥想,生怕由于自己只是个大专生而失去青梅竹马的小伙伴江帆。江帆,没有你,我就像一个小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玩具,会痛不欲生。我的生活里不能没有江帆,否则一切将失去光彩。即便为江帆而发疯,我也无言无悔!我常常坐着怔怔地发呆,不想和人说话。对我来说,彻夜难眠是司空见惯的,一天头痛得要命。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得了抑郁症,要特别注意调节自己的情绪,否则任其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我听后当下吓懵了。这绝不可能,我不会得那种病。
   快上完大三,眼看就要毕业了,然而我和江帆的关系迟迟不见结果,一点眉目都没有,怎能不让我心急如焚。我跟他从小是邻居,我们的父亲都在陕西显像管总厂,而且住在同一栋楼。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我们就在一起学习、玩耍。后来初中和高中又同在一个班,在中学六年时间里,每天都是早上一起从家出发上学,晚上一起放学回家的。高二的时候,我从心里开始暗暗地喜欢上了江帆,可我就是碍于情面,不敢公开承认,又不好意思开口告诉他。彩虹中学是省重点中学,当工程师的父亲对我期望值很高,一心一意要让我考上名牌院校。迫于父亲的压力,我只好老老实实地埋头苦读圣贤书,即使思想抛锚,也不敢对外流露,一天装得像个稻草人一样,没有性欲。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我的成绩始终处于全班中游,而江帆的成绩自始自终在全年级是前五名,是全校的知名人物。相比之下,我却自惭形秽,因为我一直都是无人问津的丑小鸭。
  
   二
   江帆一米七八的个儿,四方脸,浓眉大眼,在我们这些小女生中间,他的人缘特别好,我们女生都很喜欢他,戏谑他是“小巨人”姚明。高二的时候,有一次下晚自习,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突然用双手紧紧拽住我的手说他喜欢我。我当时心怦怦直跳,脸颊突然变得绯红。虽然我很喜欢他,也渴望做他的女朋友,但慑于家庭的压力,我那时不敢谈恋爱。因为我们太熟悉了,我真的怕他只是一时冲动,开玩笑。我佯装很开心的样子,笑着说:“江帆,你真会开玩笑,让我笑死了!”他看着我嘻嘻哈哈的样子,一句话也没说,低下头走了。看来他真的生气了,一个礼拜多都没理睬我。
   高三快毕业的时候,有一天江帆很兴奋告诉我说,他喜欢上了我们班的李静。从那时起,我开始观察他和李静的举动,发现他经常给她买零食吃。李静喜欢吃雪梅,他三天两头就会给李静买一包。李静自然心领神会,经常装着问问题的样子,有意接近他。他俩常常眉来眼去,分明是在默默传情。李静个子足有一米七,圆脸柳叶眉,身材匀称。李静不仅长得比我漂亮,而且她的学习成绩也比我好,课外书她也读得蛮多。那阵子放学的时候,他俩走得很近,我只好羞羞答答跟在他俩后面。终有一天,江帆高兴地告诉我,他已向李静表白过了,她表示接受他的爱。我顿时觉得被人用棍子狠狠地敲了一下,突然感觉天要塌下来了,泪水从眼眶汩汩地涌了出来。尽管天天在学校里,我却看不进去书,整天思想抛锚,没有心思复习课。天天夜里我哭得以泪洗面,早晨起来眼睛经常肿得不成样子,头老觉得又疼又麻木。老师还以为我是高考压力大,用脑过度,叮咛我要注意休息,不要把身体累跨了。我说知道了。就这样,令人难熬的日子一天天过去。高考不知不觉到了,我稀里糊涂进了考场,两天是怎么下来的,连自己也说不清楚。
  
   三
   高考的录取通知书在我的焦躁等待中送来了,江帆如愿以偿考进了山东大学中文系,我却勉强录取到西安外国语大学专科法语专业。沉重的打击,使我无地自容,觉得很羞耻。我一直拉不下脸皮,怕见所有的亲戚和同学,自然也包括他。巨大的差距,使我没有勇气面对他,我偷偷躲到了大姨妈家。江帆曾到我的家找我,却没有寻见。他要去济南市上学了,我也没有去火车站送他。
   进入西安外国语大学后,我想忘掉这段朦朦胧胧的恋情,迷上了唱歌、跳舞、上网,偶尔也交男朋友,试图转移我的注意力。可情魔像钳在我脖子上的一头大蟒,搅得我整天心神不宁。我对江帆的感情与日俱增,我发觉自己真的爱上了他。大二的时候,我无法继续抑制住自己,用手机给他发短信,在网上给他留言,希望能和他好好聊一次。他痛快地答应了,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心里的压力似乎减轻了好多,头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麻木了。
   去年寒假,我们终于在毛条路狮子楼吃了一顿火锅,这也是分别三年后吃的第一顿饭。他看起来样子和以前一模一样,我们天南海北,古今中外,乱侃一气。他说他交了个女朋友,女娃她爸是上海市副市长,由于女方的父母坚决反对,他后来跟那个女孩子分手了。说到这,他的泪水潸然而下。江帆说他大学毕业后,要去电影制片厂写剧本,成为贾平凹、杨争光那样的著名作家,成为亿万富翁,一定要报这一箭之仇。他没有正眼看我一下,尽管我此时就在他的身边,他丝毫没有在意我的存在。我终于明白了,我与他的差距不是在拉近,而是正在一天天拉大。我觉得自己像慢慢失去地球引力的卫星,越来越远离他而去。我再也不敢对他抱什么过多的期望了。
   回到家后,我大哭了一场,整个晚上都睡不着。大二期间我也曾交过一个男朋友,是跟他一样是山东大学的。也许是怀旧吧,我很想通过男朋友,了解江帆的近况,不过没有成功。由于是两地谈恋爱,再加上我不太喜欢他,很快也就分手了。江帆家后来搬到宝权路彩虹新区,我们再也不是邻居了。
   到现在我看见有关他的东西,到他去过的地方不会哭了,也不会为等不到他的短信而感不安了,可是我还是希望看见他。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喜欢我,对他来说我到底算他什么人。以前,我是倾听他说心事最多的人,陪他哭的人,可是现在我哭的时候,他又不在我的身边。现在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争取一下?想争取,又恐怕我配不上他……
   现在我的父母又离婚了,我更感觉应该快点找到属于自己一生的港湾。有时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渺小,只是沧海一粟。我的自卑感特别强,有人追我时也不太敢表示接受,生怕被人欺骗。我暗暗问着自己:江帆,你还爱我吗?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绿野】泣血的杜鹃 下一篇:【月光】是谁为你长发及腰 (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