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月光】是谁为你长发及腰 (小小说)

【月光】是谁为你长发及腰 (小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2012年7月,我在南宁技术职业学校毕业后,进了长岗路103号亮源彩印公司,成了一名普通员工。
   工作虽然不是很累,但有些单调。每天都是选纸、数纸,真让人有些寡然无味。幸好我一向爱看书。
   那是一个初秋的周末,暖暖的阳光和轻淡的云彩覆盖在楼下的小亭。我换上心爱的长裙,任由长发披肩。手里拿着杏黄皮的《唐诗宋词鉴赏》独自品读。
   “你好,请问亮源公司的高副总在哪栋楼?”身后传来富有磁性、天籁般的声音。我的心被撞击了一下,不由自主合上书,站起来转身。眼前一阵迷离,他是那么的玉树临风地站着,纯净的脸上那一对清澈含笑的眼,如一潭秋水将我瞬间淹没。
   这时,秋风乍起,肆意撩起我的长发和长裙,感觉到脚在发软。我涨红了脸,慌乱中我手一指说:“那边。”
   “谢谢,现在的女孩,很少爱看唐诗了。还有,你的头发在阳光下,有丝绸一样的润泽。”他爽朗地笑着挥手离去。而我傻傻地站着,再也没心思看书。
   让我想不到的是,他是新来的总经理助理,叫岩,经常跟着下车间,丰神俊美的他自然得到了车间小姐妹们的爱慕!无论他何时出现,总会有女孩搭讪,这其中并不包括我。
   那段时间是印彩票投注单的高峰期。小姐妹们晚上要约会,我是晚上要忙着加班。这一晚,我又在车间奋战。寂静宽阔的车间,我一个人毫不斯文地一脚踏在木板上,右手拿着竹片数着投注单。够数后,麻利地两边一卷,扛起往旁边放。岩出现了,他一搭手,帮我放好,说:“那天看你斯斯文文的,看不出是个女汉子,力气不小嘛。”
   我的心莫名狂跳起来,为自己在他面前的狼狈样感到羞愧。工作时的我穿着工作服,长发盘起,灰头土脸。我懊恼地坐下来,准备继续我的工作。
   岩在我面前蹲下来,说:“你工作这么努力,为了奖励你,明天带你去公园玩,穿上长裙。”他离我很近,身上淡淡的古龙香水味撩拨着我纷乱的心弦。我不敢看他,脑子里一片白茫茫。岩站起来,扔给我一句:“明天我在小亭等你。”转身向外走。老天,他在约我吗?幸福的七彩详云降落在我身上。
   我和岩来到了如诗如画的南湖公园。这一天,他的手紧紧地牵着我。我的一举步,一转身,一低头,乃至长发微扬,裙裾轻舞都在他怜惜的视线中。我的爱情充满了芬芳和甜蜜。
   岩喜欢轻轻抚摸我的长发,很轻很温柔,似乎怕弄疼了它。他说:“我感觉到了丝绸一样的光滑。而我,每一根发丝都感觉到了他手心的温度。
   2013年情人节,岩送了我99朵玫瑰。我捧着一大束娇艳的花,在姐妹们尖叫声中打开了那张粉红色的卡片,上面有岩龙飞凤舞写的字:待你长及腰,你可愿嫁我为妻?瞬间,泪水迷住了我的眼,在心里,我许了他八个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但我错了,幸福原来只是那么短暂。爱可以那么痛,可以那么伤人。最初的甜蜜到苦涩只用一转眼,为什么触手可及的幸福是那么不堪一击。
   三天后,副总把我叫到了六楼办公室。副总在高大的沙发上,把我上下审视了10秒,给了我一句:“岩是我侄子,我大哥也就是他父亲是公司大老板。”我涨红了脸,我明显感觉到他的讽刺。岩不但是富二代,还是太子爷。这个只有电视上和琼瑶小说才有,居然出现在我身上。他把我当成攀龙附凤的女孩了,这对倔强的我有着莫大的侮辱。副总在喋喋不休地讲着,岩在国外留学,认识的女孩多的是,他是家中长子,公司迟早是他的,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
   接下来的日子让我很难受。公司里流言四起,我拒绝见岩,我有我的骄傲,不能忍受欺骗。而我的工作不断出错误,投注单不断出废品。憔悴的岩让我折磨得日渐消瘦。暴风雨总是要来的,那天早上,岩和副总在办公室大吵了一架。我知道,我该走了。
   又一个暖暖的周日,我坐在了美发店,告诉帅哥,我要把头发剪短了,越短越好。帅哥不断自言自语:“这么好的头发,可惜了。”剪刀上下翻飞,我的心也像一缕缕飘落的长发,被撕碎后无情地抛弃在地上。泪水不断滑落,我不敢哭出声。这一头长发,只为岩而留。岩,我们的距离,是你在世界的那头,我在世界的这头,相隔如此遥不可及。
   我没让岩看到我短发的样子,辞职信也是那天晚上走后,在一个小姐妹家安顿后传真回去的。我知道自己怕的是什么,怕看到岩,看到他深情的眼,我怕自己会一头栽进去,然后是弄得自己遍体鳞伤,不能自拔。更不能让岩为我众叛亲离,那样太自私了。
   我用半年时间来平复自己,重新找了工作。在年底逛街时,遇到了小兰。我才知道,自己的举动有多伤害岩。我走后,岩发疯地找我。后来大病了一场,病好后就离开了公司。全世界做”沙发客”旅行,并且声明不会继承家族企业。小兰说,岩听到我剪了长发,那样子好吓人,眼都气红了,拳头拽出了青筋,冲着墙就是狠狠地一拳,血立即渗了出来。
   我清楚地听到心碎的声音,我自私地以为了解岩,以为自己是为他着想。却从不去问岩和想法。
   爱情是一把无情的小刀,让我的青春岁月痛彻心扉。岩,你还会找一个长发及腰的女孩为妻吗?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苦恋 下一篇:且行 且珍惜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