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杨柳】失去的世界(小小说)

【杨柳】失去的世界(小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打开收音机,“Do you remerber me,我最亲爱的朋友,你是否偶尔也会想起我?”那优美感伤的旋律,震动了我久已麻木的神经,零零碎碎的记忆片刻间汇集起来。
   失去的三人世界,失去的好朋友啊!
   那是高考结束后,不甘寂寞的我在一家书店找了份临时工作,在那里,我认识了梅。梅有一张温柔的脸,总是挂着淡淡的微笑,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
   两个曾经完全陌生的女孩,从此开始了相识相知。常常一起在夕阳的余晖里漫步,从社会热点到影视八卦、从服装饰品到风味小吃,从鲁迅到汪国真,我们无所不谈,我以为我们的天空会一直晴朗、一直快乐的。
   一个男孩在我们的生活中出现了。明也是等待高考成绩的无聊人士,他的到来,带给我们更多的快乐与开心。幽默博识的明很快与我们熟络起来,从此夕阳的余晖里又多了一个身影。
   我们常常骑着自行车满街乱窜。一朵小花、一只飞鸟、甚至一片落叶,都能让我和明兴奋半天。每当此时,梅总是微笑着提醒,小心点。不知不觉间,友谊的种子很快在我们之间发芽、成长起来。我们的三人世界充满了笑声与欢乐,多彩与幽默,我常常想,我们会一直好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然而……
   一个黄昏,我们在河边沐着凉风席地而坐,话题忽然间就扯到“知己”上了。
   我说,知己知己,就是了解你像了解我自己;明说,对对,就是狼狈为奸、一丘之貉、臭味相投,比如我们三个。梅一直没吭声,过了好一会儿,她说,知己之间也有一定的距离、一点自己的天地、一些自己的秘密。
   “很值得玩味。梅,那咱俩的距离是什么?”我故作一本正经地打趣道。
   “我知道,你们一个端淑、一个刁顽、一个是大家闺秀、一个是小家顽主。”明促狭地笑笑,对我做了个鬼脸。
   “你才是地道的顽主、正牌的痞子呢”我反唇相讥。
   “好男不与女斗。”明一脸大度。
   我刚要反击,梅开口了,“争来争去累不累啊,你们不吵还真稀罕。”
   “这叫针尖对麦芒,多刺激。”明接茬了。
   “那我是针尖、你是麦芒,针尖是钢做的,麦芒随手一捏就一命呜呼,是不是,麦芒先生?”我很得意自己的妙论。
   “stop ,回归正题吧。我觉得知己之间要有一种心灵的共鸣,情感的渗透。”,梅打着圆场、试图解围。
   “对,就是我说上句,她能接下句,就是…就是…”明抓耳挠腮,想找一个合适的词。
   “就是默契呗,才子也卡壳了?”我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调侃。
   “对,就是默契”。明望了我一眼,忽然不说话了。
   梅也忽然沉默了,一时间喧嚣的世界静寂了,只有风在轻轻吹。我忽然感到,一种隔膜正悄悄滋生、一层雾霭正默默拢起、一种距离正慢慢产生、一种陌生正缓缓扩展,无言成了最晦涩、最空洞、也最丰富、最明白的交流。
   以后的日子,三人世界经常出现令人窒息的沉默。梅幽幽的眼神和明怪怪的眼神,让我感到,我们的缘快要尽了。
   当一个世界需要小心翼翼呵护、需要精心设计氛围时,这个世界就到尽头了。我的心常常在黑夜里颤抖流泪,害怕那一天的到来,我不知道明与梅是否也在心底流泪,也害怕那一天的到来。
   那天,不可阻挡地来了。
   那天早上,明告诉我,我才是他的知己,而梅是他最好的朋友。我不知所措地听完、不加思索地跑开,我知道,我要失去梅了,而梅一直真诚地关心着我,我不能想象,失去梅,我的孤独寂寞如何排遣。
   晚上,梅告诉我,她都知道了。梅痛苦哀怨的眼神告诉我,她十分,不,是千分、万分在乎明。
   梅说,明是第一个让她心动、牵挂、无法排遣的男孩;梅说,从那个凉风习习的黄昏,她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梅说,她很狭隘,无法再坦然面对我和明,无法再用同样的微笑真诚面对一切;梅说,与其尴尬地面对,不如友好地说再见,然后各自找寻美好的明天。
   我呆呆地听完,呆呆地看梅转过身去。“可是,梅,我们的缘真的尽了吗?”我大声说,用心呼喊,试图挽留即将启程远离的友人。梅回头,“是,缘尽终须散,我会永远记住你们,记住曾经的快乐时光。”我的泪水滚滚而下,泪眼朦胧中,不知说什么,只知道,头很痛、心很疼,似乎有人在拼命撕扯整个人。“别哭,我们还是朋友,还…”梅努力想挤出一丝笑容,可是她的泪水也滚滚而下,哽咽了。
   梅终于义无反顾地走了,我没料到,梅离去的背影如此坚决、平静、美丽。
   我和明的故事没有继续,因为我始终无法拂去心中浓浓的歉意,无法忘记梅离去时眉宇间的苦涩。这份负担与内疚,使我无法轻松面对明,而明显然沉默了许多、忧郁了许多,幽默的明、活泼的我,失去了往日的神采飞扬,日子苦涩而难挨。
   高校开学时间到了,明去了南方一所大学,我依然留在北方。临行时,明说,别背着枷锁走路,别失去自己的活力与笑容,把所有的悲伤忘记;明说,失去一个朋友,只好再失去一个知己,才符合自然界的平衡定律。他是笑着说的,可我哭了。我知道,他的笑容里有太多的无奈和伤感,有太多的落寞与悲哀,可我无法承诺什么,明就这样走了,带着重重的失落和满身心的疲惫。
   短短的两个月,我得到又失去了一个世界,两位在我生命中无法磨灭的朋友来了又走了,三人世界悄然解体,那段快乐时光凝固在记忆深处,无法抹去。
   岁月悠悠,它烙下的伤痕永远揩不了。失去的,已不再拥有。我不再流泪,不再逃避,逃避现实只会酿造更苦的酒。岁月未知的空白,还需要认真填写。
   只是何时能重返故地,看看曾经洒下欢笑的小河与河边绿绿的青草,何时能重温那濡湿的记忆,和旧日朋友欢笑畅谈,期待着有那么一天,我们会重新唱起那首老歌,并在歌声中坦然、欣然继续我们的岁月。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且行 且珍惜 下一篇:彩云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