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决定

决定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昨晚的一组照片如一场突如其来的梦,把我的思绪一下子带回了四年前。
   晚自习放学,校园广播里播放着缠绵的催眠曲,路灯散发出暗黄色的光,映射在一个个疲惫的身躯上,显得有些迷茫。那一张张近似麻木的脸上布满倦意,涂满了愁苦的神情。月亮偏西掠过树梢,月光如水,银白色的光撒满校园,透过婆娑的枝叶,泻在每个人的脸上,显得紧张而忙碌。
   如往常一样,学校的大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龙,安静的校园也变得嘈杂,人声鼎沸。待到长龙消失,递上一张印有照片的出门证,回到住室,已是子时了。
   我匆忙的挤了牙膏,正在漱口,刘亮如鬼魂一般突然飘到我面前,我吓得怔了一下。
   “我想转学科。”他冷不丁的一句话把我惊呆了,一时间语塞,不知所措。
   我稍稍平复了一下悬着的心,惊呼道:“你疯了吧!你都高二了,高中的新知识都已经学完了,更何况你现在的成绩又那么好,考个好大学并不难。你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我有些疑惑,不解的问。
   我仿佛看到了他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在缓缓的向他飘来,又在一瞬间掠过头顶渐行渐远,飘向远方,如流星一样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刘亮,县城一高的在校生,文科。全班九十个同学,排名前五,老师眼中的佼佼者,同学学习的榜样,也是班级的标兵,成绩非常优异。
   “这么大的事你和你的老师父母商量了吗?”我急切的问。
   他沉默了一会儿,低下了头,叹息了一声,没有了言语。但能看的出他脸上的沉闷,感觉到他内心的苦恼。
   我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多想了,明天问问老师,他的经验丰富,看看他怎么说。”看他面目颓唐,情绪低沉,我又轻轻说了句:“睡吧,明天还有课呢!”说完,走进了卧室。
   清晨的校园,出奇的静,仿佛是置身在旷野之中。天色依然带着浓夜的深沉,遥远的天际中闪闪的星辰似刚睡醒般,眨着朦胧的眼睛。教学区内,灯火通明,书声朗朗,到处弥漫着积极活跃的气氛,盯着那抹去的高考倒计时,个个如初生的牛犊般生龙活虎,充满了力量来迎接新一天的挑战。刘亮满脸愁怅,捱到了下课。
   走在喧闹的长廊里,我的心里一阵慌乱,胸口似乎有些发闷,喘不过气来,这短短的几分钟,仿佛时间停滞在了那里,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手心也不知怎么了,不停的出冷汗。我问自己: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害怕老师吧?然而耳畔荡起一个回声,我静心倾听,怦怦的心跳声。不紧张,不紧张,我不停的暗示自己。当我把目光瞥向刘亮,发现他的脸上早已浸满了汗。
   “什么?你要转学科?”老师有些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吃惊的问道,目光如炬的盯着他,等待着他进一步的解释。我紧张的看着老师的脸色,大气不出。老师那疑惑的眼神中,我看到了疑虑,也感觉到了事情的棘手。老师沉思着,迟疑了一下,见他低垂着头,一声不吭,接着又问:“你父母知道吗?你想好了吗?你要知道,现在转科困难重重,且不说你到了理科会怎样,就光办下这个事就要耗费很多精力,你哪有多余的时间思考啊?”
   老师分明是替他着急、担心,却又无能为力。我似乎明白了老师的话,是想让他知难而退。“对呀,以你现在的成绩定能上个好大学呀!”我急忙说。
   只见他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抽泣着,眼睛里淌满了迷茫的泪水,说:“我觉得文科知识太枯燥了,味同嚼蜡,每当我背书的时候都如芒刺在背,如鲠在喉,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感觉,我发现我已经渐渐的迷失了自己。我时常的陷入困顿迷惘。经常望着书本发呆,我感觉这是一种煎熬,快要崩溃了,这种强烈的感觉使我常常失眠,我真的撑不住了……
   听着他内心的独白,老师陷入了沉思。
   是的,刘亮近段时间以来,课堂上一直浑浑噩噩的,上课跑神,经常睡觉,最近的一次考试也没有进班级前十……
   老师一脸无奈,于是拨通了刘亮父亲的电话。
   下午,刘亮的父母急匆匆的赶来,顾不上疲惫的身体慌忙走向办公室。焦急的面容使他们看上去憔悴了许多。父亲恍惚的眼神,眼角深深的皱纹,两鬓斑白的头发,黑黄松弛的皮肤,越发的苍老。看上去略显佝偻的的身躯更显得他饱经沧桑。见到老师,热情的伸出长满老茧的双手握住老师的手。父亲狠狠的瞪了刘亮一眼,当听到他的成绩下降,露出了一副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他严厉的训斥刘亮,那怒吼声湮灭了刘亮的镇定。这次刘亮没哭,一向暴躁的父亲反倒哭了,声泪俱下,向刘亮倾述他的人生理想和对他的一腔希望。老师劝慰到:“如果刘亮实在承受不了,也许转科是最好的选择。刘亮是一个有能力,有主见的孩子,我相信他的选择。”老师坚定的望着刘亮的父亲,声音是那么的坚决,是那么的铿锵有力。父亲喘息稍定,呆愣了片刻,满含热泪的望着刘亮,平静的面孔上似乎遮掩着异样的沉重。
   母亲神情木然,呆呆的望着刘亮脸上,流露着无尽的感伤,她多么希望自己的儿子,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奋发学习,然后考上一个不错的大学啊!但事与愿违,她美好的愿望变得遥遥无期。就像一块突如其来的陨石撞击了地球般灰飞烟灭。
   果真如老师所说,审批之路异常的艰难,就像红军走两万五千里一般。
   每年的下学期,高二学生作为学校的生力军命运似乎就被安排了。级段主任联合老师整理出了一份培养名单,呈到了学校。这些人至少考上二本,否则追究责任。而刘亮则榜上有名。
   “我不明白,以你现在的成绩考上二本不是难事,为什么此时提出转学科?”带着眼镜的年级主任冷冷的问。眼中充满不解的神情。然后又接着说:“你去找校长吧,先请他签个字,我这边很快就签了。”说完,着手忙别的事情。刘亮讷讷的站在那里,似乎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悻悻的走了出来。
   是的,按照规定,老师签字,年级主任签字,校长签字……
   天气晴好,太阳光照在大地上,金黄色的光芒镀在每个人的脸上,显得特别的精神。泪水模糊了刘亮的视线,眼前一片漆黑,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黑暗吞噬。
   看到悻悻走出的刘亮,脸上挂着无助的泪花,老师快步走过去,心疼的问:“怎么样?”只见刘亮无奈的摇了摇头,眼泪像泉水般喷涌出来,老师好像明白了什么。安慰道:“你换个方式找校长,以病假的形式申请休学,试一试,以后随理科生一起报到。”他道了声谢,走了,脸色沉重。
   ……
   那是几张浙江大学的照片,照片清晰而明丽。一张张不同角度的笑脸是那么的夸张,刘亮笑的是那么的灿烂!
   时光荏苒。回首往事,仿佛就在昨天。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月光】我失去的慢活族爱情(小小说) 下一篇:离婚酒店的“惊心一幕”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