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捐款风波

捐款风波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厂长秘书小王和工会主任老李在办公室吵起来了。别看小王年纪轻轻的,论级别连副科级也算不上,但他毕竟是厂长秘书,是人们所说的“二号首长”。普通老百姓可以不理小王的茬儿,但有级别的干部对他可是忌惮三分。小王整日侍奉厂长左右,在一号首长跟前把某某干部美言几句抑或进几句谗言,后果严重。老李今天却和小王较上劲儿了,他不但争了吵了,最终撂了一句话:“非张榜公布不可,你看着办。”言罢拂袖而去。小王盯着老李的背影,忍不住破口大骂:“这老东西老顽固,早该申请报废了。”
   他俩争吵缘于给厂里某职工捐款一事。
   一位职工最近查出得了肝硬化。他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正在读大学的儿子,妻子也没有正式工作,平日在厂区扫马路挣几个辛苦钱。可以说,他是家里唯一的顶梁柱。现在顶梁柱倒了,这个家庭面临灭顶之灾。这位职工找到工会寻求帮助。工会主席按照相关文件规定,批了三千元的补助金。这么点儿钱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工会主席想到发动全厂职工捐款。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众人拾柴火焰高嘛!
   本来工会主席决心大张旗鼓干一番,让职工充分感受到工会这个大家庭的温暖。不料他和厂长说起这事时,厂长淡淡回应了一句:“现在的人,有困难自己不想办法克服,就知道向组织伸手。”这话给工会主席头顶浇了一盆凉水。他回到办公室后,心里打起了鼓。厂长不赞成不支持的事,自己如果去做,岂不是……可他已经答应那位职工了,也给各分工会下发了通知,半途而废也不妥。工会主席思忖半晌,最终想出了一个还算两全其美的法子:让工会办公室主任老李具体负责这事,他自己打算溜之大吉。
   去年的年度工会积极分子早已评选出来了,按照安排最近老李将带领这支二十三人的队伍去省内四个红色革命圣地瞻仰先烈接受教育。之所以安排老李带队,是因为他明年就要退休了,给他一次公费外出旅游的机会。现在工会主席决定亲自带队。其实那几个地方他已经去过好几次,早就腻烦了,但为了远离是非明哲保身,不得不再委屈自己一回。令工会主席欣慰的是,老李不但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而且拍着胸脯保证一定把捐款一事组织好。工会主席面带微笑连连点头,最后没忘了提醒说:“这事要低调。”
   捐款在老李的组织下进展顺利,全厂职工很踊跃,最后共捐了将近五万元。正当老李按照事先承诺的要把捐款明细张榜公布时,小王一个电话把他叫到了秘书办公室,提出不能张榜公布。原来全厂上至副厂长下至普通工人都慷慨解囊,唯独厂长没有出一个子儿,如果张榜公布,不是给厂长摆难堪吗?
   小王早就知道厂长对这事并不赞同。刚开始捐款的时候,他在厂长跟前委婉地提醒过。厂长当时正在看报纸,轻轻“嗯”了一声,眼皮也没有动一下。或许厂长以这种方式在表明一种态度,或许报纸的内容太精彩,厂长被吸引住了根本没有听清楚小王在说什么,总之厂长的态度让小王颇伤脑筋。后来别的副厂级干部都捐了,小王心里更是着急,可他也不便再去请示。厂长捐不捐绝对不是因为钱,而是对这件事的态度问题。万一厂长不情愿捐款,他三番五次请示岂不是让厂长为难给自己讨骂?当然话说回来了,如果厂长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他提醒一下也是必要的。可到底是哪种情况呢?
   小王早盘算好了,厂长摆明态度不捐,他这位二号首长就与之保持高度一致;如果厂长准备捐,他不但自己捐款,甚至替厂长掏腰包也心甘情愿。这点儿小钱算个啥嘛!令小王窝火的是,那天厂办主任当着几位副厂长的面问他捐不捐款。他无法说出不捐或者再等等,只好硬着头皮捐了五十元。这样一来,全厂只剩下厂长一个人不曾捐,真正成了孤家寡人。
   厂长成了孤家寡人,小王更是惴惴不安,他觉得自己已经被放到了火炉上。现在可以假设一下,如果厂长愿意捐款,就会怪罪小王:你知道自己捐,单单把我忘了,操的什么心?如果厂长不愿意捐,也会怪罪小王:连你也不和我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你这个秘书是咋当的?小王寝食难安,好几次意欲掏腰包替代厂长捐款,可瞻前顾后最终没敢贸然行事。
   这天他听说捐款已经结束,老李要张榜公布明细,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立刻把老李叫到办公室想阻止。老李振振有词地说,由于社会上的不良风气,人们对捐款的去向不放心,如果不张榜公布,有人还会怀疑他贪污;再说了,捐款之前已经明确告诉大家,事后要张榜公布,现在变卦更会引起众人的质疑。两人各有各的理由,说不到一块儿,不欢而散。
   小王眼见无法阻止,冷静思考后,给老李打了个电话,让他把捐款人员名单打乱张榜公布。对于这个要求,老李爽快地答应了。原来按照惯例,应该把各个部门捐款人员名单集中在一起公布,而厂办每次位列第一。如果那样,人们很容易发现没有厂长的名字。
   为了维护厂长的形象,小王可谓煞费苦心,不料细心的人还是察觉到了厂长榜上无名,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大伙儿议论纷纷,有人甚至骂厂长是冷血动物。
   张榜公布的第二天,声音就传到了厂长的耳朵。厂长很生气,把小王叫去批了一顿,说他本来是要捐款的,而且想给大家带个头,不料因为工作忙把这事忘了,小王身为秘书,为什么不提醒他?小王不敢辩解,等厂长发完火后,怯怯地说:“我还问过老李,厂办的人是不是都捐款了,他说是的。老李可能老眼昏花没看清楚,也怪我不曾亲自查看一下。唉!真不该犯这样的错误。”小王连连摇头,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厂长唠叨了半天后,摆摆手示意小王可以离开了。小王临走前,突然向厂长建议说:“咱厂往年植的树成活率不足一半。今年植树节快到了,是不是应该宣传一些植树的知识,提高今年的成活率?”厂长愣了一下,随即说:“你去安排吧!”
   当天下午,厂区公告栏里的《关于向×××捐款明细》被撤换下来,换成了《植树知识普及》。
   一个礼拜后的厂长办公会议上,厂长提出,老李因年龄偏大,且即将退休,不适宜继续在领导岗位上工作。最终会议研究决定:免去老李工会办公室主任一职,待遇保持不变至退休。
  
   2014年9月29日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永远”的故事 下一篇:从下乡知青到大学教授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