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从下乡知青到大学教授

从下乡知青到大学教授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从下乡知青到大学教授 40年前的春天,一位青春、阳光、有文化的青年,来到桂东县这片红色的厚土上,上山下乡当知青。40年的拼打,这位知青成为了湘潭大学的魅力教授,他的名字叫做高捍东。在知青40周年聚会桂东时,身材不高、圆脸含笑的他,深情地讲述了他那峥嵘岁月的往事……
  
   一、出生普通军人家庭
   1954年10月高捍东出生于新疆乌鲁木齐市一个普通军人的家庭。父母都是湖南人。父亲高德荣是王震部队的警卫员,新中国成立后,跟随王震将军到了新疆,并在新疆工程建筑第一师(简称“工建师”)屯垦戍边。母亲李利群1951年参军,是“八千湘女上天山”的第一代军垦女兵。
   1953年冬,漂亮、贤惠的19岁李利群与英武、机灵的25岁高德荣在部队相亲相爱结为百年好合。之后,共同书写着火热的军旅生活。
   高捍东说,他在新疆乌鲁木齐市读的幼儿园、小学、初中。小时候,父母很忙,白天上班,晚上开会,无暇顾家,家中许多的活计——买菜、煮饭、扫地、洗衣服……就落到了他的肩膀上。三兄妹中,他最大,因而还得常常辅导弟妹们功课。
   1969年,中苏边界发生的“珍宝岛事件”,中苏关系随即紧张、恶化,边界局势就像一只火药桶,一触就会被点燃。紧张的局势,部队允许口内(内地)的军属回原籍。父亲得知后,便将高捍东的户口迁到了湖南叔父家。叔父是湖南水利厅的一名职工,其时正在桂东、汝城一带“援建三线”——桂东沙田镇规划建石磨岭电站、汝城濠头乡花木桥建造满天星水电站。叔父为让侄子多读书、读好书,挑选了一所最好的中学——汝城一中。
  
   二、上山下乡落户桂东
   1974年元月,高捍东高中毕业,全年级6个班,300个学生,他的成绩总分排名第一。汝城一中打算把品学兼优的他留下来当老师,可高捍东谢绝了。他怀着一腔热血,响应伟人的号召,成了一名知青。
   按理,高捍东会在汝城县的某个农村炼就一颗红心。然而,户口薄上登记的信息表明,他的户口不在汝城,而在桂东,他被安排到桂东县上山下乡。
   4月中旬的一天,高捍东接到桂东“知青办”的通知,他马不停蹄地赶到桂东报到,随即在该县招待所参加知青下乡前的培训。一个星期后,也就是4月26日,一片锣鼓喧天、红旗招展、夹道欢送的热闹声,高捍东和一帮知青胸戴红花,坐着老解放牌的汽车缓缓离开了县城,到了桂东东洛公社(乡)中泥坑东山林场落户。
   中泥坑是桂东县第一个知青点,坐落在绵延起伏的群山中的一个山谷,离东洛公社30华里。高捍东诉说着,到达东洛,公社热情地接待了他们。随后,便来了一群淳朴的农民帮他们挑被褥、行李,29张年轻、稚嫩的面孔紧紧随着他们走出公社,攀爬那很高、很高的大山,爬上之后,就是下山坡,一路上,大家像放飞的小鸟,唧唧喳喳,又唱又跳,洋溢着欢歌笑语。到了谷底,走一段蜿蜒的山路,有知青问:“到了么?”回答:“还没一半呢!”这时,知青心里凉了:这么偏僻,想的与现实有了剪刀差。走到这一步,也只好跟着爬山下山,上上下下,反反复复,走了几个小时才到达。
   知青点有两栋盖青瓦的泥土房,一栋旧的,墙体干打垒;一栋新的。走进房间,里面干干净净,有床,有桌子。知青点不远处还有一条小河。除此,就是开门见山了。高捍东描述着知青点的环境,他们在那里,伐木种树,种田栽菜……
   高捍东说,中泥坑,出行难,运货难。每隔一段日子,身材不壮的他,就要与知青们走几十里崎岖的山路,到公社去挑运化肥、农药及生活用品。劳动的艰辛,生活的困难,“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诗句在他的心坎有了具体的诠释——昔日吃饭,嚼到含沙的就满口一吐,后来,想尽办法挑出沙子,咽下那口饭。
   心扉打开后,高捍东滔滔不绝。他记得林场党支部书记是当过兵的刘述发,职工有郭履瑶、郭履雄,从洞庭湖劳改农场释放来劳动的“老熬”……记得知青点的团支部书记是桂永平,他是副支书,支委有肖克艳、应兆、朱建农。记得朴实、热情、友善的黄存斌是公社派来的带队干部。还记得打发知青寂寞时光的能说幽默笑话的刘继光……
   儿子都已成了家的高捍东深情地说,青山绿水间的小山村,还曾升腾起那朦胧的爱——
   离知青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叫“小江边”的村庄,在那,他蹲了一年的点,白天劳动,晚上点燃马灯办夜校,教农民识字、记工分。
   由于他讲的课,让山里人受益匪浅,就有那么二三个漂亮的村中女青年,毫无生分地主动提出来帮他洗那满身泥土汗味的衣服,夜校散了时要他送上一程。由于那时他懵懂,不敢,也不懂,也不知道如何去回应对方的爱,那段情缘就随风消逝了。
   高捍东说,中泥坑是他人生启程的地方,在那,他向农民学会了许多技术农活——伐木、磨刀、手工制茶、打田墈、抽沟、种菜……他知道好的土壤需含有三分的细沙,这样的土不会板结,有利菜蔬的生长;他知道山区水稻、玉米灌浆时,要加强巡查,以免野猪来糟蹋作物;他知道造林炼山时要特别注意土疙瘩,否则易引起火灾……
   他在中泥坑奉献着青春,中泥坑却给了他滋养、帮他成长,助他飞翔,给他的血液里注射了顽强、坚韧、豁达。
  
   三、告别乡亲喜读大学
   岁月如梭,时间如流水,两年疏忽就过去了。他目睹与他同来的知青,一个个,接二连三地沿着中泥坑通往东洛方向那条山道,走回了城里招工或进厂,直至最后,知青点剩下他和唐悌两人时,他内心有了酸楚的感觉。
   “苦心人,天不负”。正当高捍东处在“山重水复疑无路”时,忽然,“柳暗花明又一村”——1976年8月的一天傍晚,他接到口头通知:有一个姓毛的干部在桂东县招待所找他谈话,务必在次日8点半以前赶到。为了能如约而至,那天夜半一点他就起了床,披一件雨具,拿了一根禾抢(方言,扁担)摸黑徒步走了40里山路,搭沙田最早的班车到了桂东。当姓毛的通过了解,认为高捍东的确很优秀:“组织要你去教大学?你愿意吗?”高捍东吃了一惊:“我没有读过大学,这怎么可能呢!?”对方说:“当然,组织上会先培养你读大学,然后再让你教大学。”就这样,高捍东幸运地成为了中国最后一批“工农兵大学生”。
   离开知青点时,面对朴素的乡亲,面对那片红土地,眼泪在高捍东的眼眶里涡旋。该年冬天,他走进了武汉大学哲学系深造,1980年毕业之后,他到了湘潭大学执教。桃李满天下的高捍东教授,如今仍在湘潭大学培养和造就一代代优秀人才。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捐款风波 下一篇:兄弟(泽)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