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月光】赌怨(小小说)

【月光】赌怨(小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明子在外做厨师打拼了不少年,手头上也攒了不少钱。俗话说,学坏容易学好难。直到他春节前夕回家开起了小饭馆,却仍然恶习不改以往的吃喝嫖赌。
   这不,最近上面禁止吃喝了,小饭店生意自然萧条不景气,乡下里三五个儿时旧友连拉带推也就又上了赌场。明子偷偷上赌场都是背着母亲与媳妇的,每当媳妇与母亲问起怎么饭店不开门的时候,他总结结巴巴地说,生意不好,出去找点生意做。
   隔三差五,一来二去,明子不仅把做生意赌资输的一干二净,还欠了一大笔的债务,究竟欠了多少,直到债主们找到自己的家门上要抵押房产,母亲与媳妇才大吃一惊!不多不少,整整外欠十五万元。十五万元啊,对于一个多年在外打拼的年轻人来说,不但多年的积蓄没了,自然也少不了媳妇摔碗掼碟,大吵大闹离婚婚。
   看到儿子儿媳闹的不可开交,母亲是又气又疼!气的是明子你三十而立了还这么不争气,疼的是媳妇把明子的衣服撕的破破烂烂,脸上,手上全身抓的体无完肤。
   当然,明子媳妇也少不了明子的拳打脚踢。看到这种场合,母亲多少还是有点偏袒明子的,就对儿媳妇说:“赌是赌了,输也输了,你这么闹有什么用?你看看你把他身上脸上抓的,以后他还见不见人了?
   旁观的说句实在话,当妈妈说的也对,事情已经出来了,这么闹下去也无事无补,说不定会闹出人命的。
   这可不打紧,明子媳妇一听明子母亲护短,马上话语一掉,冲着婆婆就来:“啊,你这个老东西,儿子都是你这个老东西宠坏的。你这个老不死的怎么不死呢?早死早超生,呜啊,我也不想活了。”
   明子母亲平时是个很内向的人,平时心地很善良,庄里庄外,乡里乡亲都很尊重明子母亲,无奈明子真的不争气,丢了老娘的脸不说,还招来媳妇如此恶毒的谩骂。若不是明子这么不争气,明子母亲活60多年来还从来没有人这么恶毒地骂她。
   明子母亲只把眼泪往肚子里咽,有什么办法,自己家的儿子,自己家的儿媳,她最后气愤地说:“你再这样骂我,你就能骂你母亲,我就去说给你母亲听听,你是怎么骂我的。”
   这句话不打紧,明子媳妇像一头疯了的母老虎,一头冲进明子母亲的住处,抱起明子母亲的被子就往大路上跑,边跑边骂婆婆:“你个老不死的,我这回看你护短,看你住,我把你的被子给你烧了,看你还护不护短,还住不住?有胆睡马路上去。”
   接着,大路上就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那天,明子因为与老婆打架,早跑得无影无踪了。婆婆眼睁睁地看着媳妇将自己的衣服被子烧个精光,婆婆浑身气得索索地发抖,但眼睛里倒是意外地却没有一点一滴的眼泪。
   明子的父亲外出打工去了,大妹妹也在外打工,只有最小的妹妹与妹夫在家里。明子母亲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窝囊气,只好想到来小女儿这里诉诉苦,求得心理上的一刻平衡。明子母亲筋疲力尽地来到小女儿的门口,再也禁不住眼睛里的泪水哗地涌了出来。
   小女儿从来也没有见过母亲这么地伤心,就赶紧问母亲:“你到底这么了?谁惹气给你受了?”
   明子母亲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说:“你那不争气的哥哥啊,赌钱输了十五万元,人家讨债的要抵押我们家的房子,你大嫂与你哥吵翻了天,我说了两句你嫂子,她就我的衣服被子全拿到大路上烧了。呜呜……”
   小姑娘见母亲痛哭成这样,自己的眼泪也禁不住地往外流,连忙找条凳子让母亲坐下说:“妈,你别气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嫂子也真是的,怎么这么没有教养呢?”
   明子母亲几乎哭得更厉害了:“可不是吗?我怎么命里摊了个这么个儿子儿媳呀?”
   小女儿还是继续劝说:“妈,被子我马上去帮你买个新的,你也别气了,再说,你也快七十岁了,想开点啊,省的你自己气坏了身体。”
   明子母亲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说:“小丫啊,你说你哥你嫂这样,你爸爸又不在家,我不问你,问谁?”
   小女儿有点耐不住性子:“妈,你要不信我的话,那你以后问你自己吧,那就只当我没有说。”
   谈话开始进入了僵局,明子母亲沉默了好一会,天快黑的时候就一声不吭地走了。小女儿跟在后面说:“妈,你这是要去哪?”
   明子母亲也没有回话。
   小女儿在后面追:“妈,你别回去了,今晚就在我这里住吧。”
   明子母亲依然一声不吭地走着。
   小女儿有点急了,上前拉住母亲的手几乎哭着说:“妈,你生气了?我那样说也是为你好。妈我求你别生我的气了。”
   明子母亲挣脱了小女儿的手,理了理头发,抬着头眺望远方装做微笑地说:“你回去吧,妈没有生你的气。”
   ……
   明子的母亲离开了小女儿家,当天晚上就没有回家。
   第二天明子与小女儿见不着母亲,就到处寻找,找啊找啊,整整找了一个半月,四乡八镇都找遍了,也报了警,电视台的寻人启事也登了,网上也发了寻人启事的贴子,可是就是没有母亲的影子。
   明子的媳妇要离婚了,包裹服饰都拿到娘家去了。
   明子与妹妹找母亲找累了,打电话给在外打工的父亲,父亲赶紧回家……
   一听说老婆失踪的,明子的父亲立即赶回了家。
   除了明子媳妇,一家人求七亲八亲帮助寻找,父亲耷拉着脑袋抽烟沉思。
   妈啊,你到底在哪里啊?明子的心如刀绞。
   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春寒料峭的天气,加上每个人心情的沉重,整个空气像灌满了铅似的,明子开始暗暗发誓:妈啊,你要是回来的话,我以后再也不赌钱了,再也不惹妈你生气了好吗?走失这么多天的老母亲,你到底是住在哪里呢?你身上的钱够用吗?外面那么冷,你到底住哪里了呀?你头疼感冒好了吗?明子想到了小时候,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正在被母亲抱在怀里的样子……
   气氛死一般的静,明子一根接一根地抽着香烟,一个多月来,明子的右手的食指与中指都被烟熏黄熏黑了,明子眼睛凹陷,神情呆滞,头发乱蓬蓬的,似乎一个多月来根本就没有洗过澡似的。
   明子父亲说:“明子,不要找了,你妈一定是出远门了!老父只怕也要出远门了……”
   明子刚要站起再去寻找母亲,身上的手机突然急促促地响了起来,明子精神一震,眼睛一亮地喜滋滋地对妹妹与父亲说:“别吵吵,我妈的消息!”
   明子接电话的声音越来越微弱,神情越来越暗淡下去,刚才那般精神焕发的样子瞬间又变得呆滞,直至陷入彻底地绝望……
   电话是派出所打来的。
   他们说,他们在下游的闸塘里捞起一具女尸……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兄弟(平) 下一篇:小街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