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小街

小街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时间过得好快呀!眨眼间,我离开古镇已经十年了。十年来,每当我忧伤、孤独的时候,便会想起古镇的那条小街。在那条不足百十米长的小街上,父老乡亲们一张张质朴淳厚的笑脸,像过电影一样,一幕幕清晰地浮现在眼前,此刻我仿佛又回到了小街。
   十五年前,我从西北税务学校毕业后,便被分配在了晁村镇地税所工作。晁村镇是一个距离县城三十多里的山区小镇,与昌平县、茂县两县毗邻,地处武陵县的最北端。由于这里地处半山腰,周围交通极不便利,小镇就成为山里人购物的中心。小镇虽说仅有一条不长的街道,却十分繁华。一年到头,南来北往的客商络绎不绝,贩运各种小商品、卖小饮食的摊贩挤满了小街的角角落落。
   冯所长考虑到我是个女孩子,就安排我在所里干内勤,逢集时管理集贸市场,并让所里的老贾先带我收一段时间税。我跟着老贾屁股后面转了三个月后,冯所长为了锻炼我独立工作的能力,就让我从第四个月起单独收税。起初,我心里不免有些怯火,生怕自己一分钱税款也收不下,会被人耻笑,就暗自责怪冯所长一点不通人情。所上又不缺人手,非得要让我个女娃娃在外面晒太阳、淋雨活受罪。可反过来一想,老是跟在别人尻子后面溜,也不是个常法。万般无奈,我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干呗!
   我征收的第一笔税款是星星发屋的,一个大我三岁名叫李莹的女孩。这个看起来没有我高又黑又胖的女孩见我进来,就热情招呼我坐下,然后妹子长,妹子短,与我套近乎。当我让她缴税时,她却紧绷着脸,愤然地说:小店最近没有生意,入不敷出,哪有钱缴税呢?我不厌其烦地给她宣讲国家的税收政策,可她把头往外一摆,眼一斜,爱理不理的,好像我根本没来似的。磨蹭了多半天,我好说歹说,嘴皮子快要磨破了,她竟然无动于衷。对此,我难以压住心头的怒火,不由和她吵了起来。她凶狠地瞪着我,染血的眼球喷着怒火,叫道:我又不会生钱,今天就是不缴,你能把我怎么样?我急了,冲她嚷道:你今天不缴税就是弄不成!这时,赶集的人纷纷走过来看热闹,将星星发屋围得水泄不通。见此情形,我觉得自己被挤到了山角旮旯,不由得牛劲就上来了,非得要提走她的电推子和吹风,尽管旁边还有人拉架。这时,一个脸上长满红丝丝皱纹的老汉走过来,他瞪了李莹一眼,沉着脸,表情严肃地说:瓜女子,皇粮国税不缴可不行呀!李莹的脸涨红得像个熟透的番茄,微微地低着头。她也是个很爱面子的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怎能好意思说没钱缴税的话。她沉思了半刻后,带着央求的口吻道:我现在钱不够,下午把钱拿到所里。我信以为真,便将开好的完税证递到了她的手里,然后就回到了税务所。
   谁知,这是她金蝉脱壳之计,此后一连十天,星星发屋的大门紧锁。眼瞅着铁将军把门,我气不打一处来,恨不能捡块砖头把锁子砸了。我的情绪一落千丈,犹如初冬霜打的茄子,无精打采。同事们见一向开朗活泼的我,突然变得沉默寡言,愁眉苦脸,很是纳闷。大家凑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寻问原因。问明情况后,个个摩拳擦掌,所里哪个不怜香惜玉,要知道所上可就只有我一个宝贝疙瘩啊!大家齐上阵,用封条封了星星发屋的门。李莹见税务所动了真格的,不由吓了一大跳。她一方面托人说情,另一方面赶到了税务所,连赔不是,缴清了当月的税款。她再三解释说:她不是有意躲税,而是母亲因病住院了,所以她才把理发店的门关了。关门风波过后,只要我去星星发屋收税,刚一走进门,李莹准会把钱递到我的手里,不打一分钱的麻达。
   冬季漫山遍野的积雪,让古镇披上了纯白素雅的外衣。一棵棵果树上,似琼花绽放,白玉雕琢。街道的路面上,似撒了大把大把的盐粒,亮晶晶的。极目眺望,积雪覆盖下连绵起伏的山峦,如童话世界一般,银装素裹,晶莹剔透。大雪将地税所的院子埋没在下面,有时甚至高出房廊的地面。垂在房檐下利剑般的冰溜儿竟有二三尺长。在那不知多少个漫漫长夜里,房里的蜂窝煤炉子根本不管用,我只好蜷缩在厚厚的被窝里,蒙着头缩作一团。
   小街上的业户们向来就没有上门缴税的习惯,去每家征税得把腿跑断,嘴皮子磨破,没有一家不是跑上七八次才能把钱收到手。为此我伤透了脑筋,便下定决心采用最原始的办法盘查门店的营业收入。于是,我选择了一家叫风雅酒家的食堂蹲点。尽管冬季外面很冷,每天天不亮,我就早早地起床。洗漱完毕后,便拿着笔和本子,搬把椅子,坐在卖羊肉泡馍牌子人的旁边。来一个人记一笔,就这样一个月下来,我把风雅酒家每天的收入情况,摸得八九不离十。老板见我这个女孩生性倔强,一心要把饭店每月的营业收入弄个塘清水亮,一下子傻眼了。或许是中国人历来就有好男不跟女斗的习惯,或许是我的顽劲令他感到怯火,最后他不得不甘拜下风,慨叹道:以前来了那么多收税的,拿他一点没辙,只有我这个小女娃注定要成为他的克星!为收他的税,下了这么大的功夫,他算是心服口服了。当天下午,他来税务所缴清了当月的税款。他的行为在小街产生了极大反响,人们一瞅连他那样的“皮缠棍”,都让税务所的小女孩制伏得服服帖帖,再也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地软磨硬抗了。自此以后,小街的纳税秩序大为好转,甚至出现了排队申报的可喜现象。只要到了每月的申报期,业户们见我从小街走过时,就争着喊我:姑娘,这个月的税款我准备好了,下午就送到税务所,你可不要出去,等着我哟!我听后点点头,微笑着答道:好的,好的!
   山里头由于雨水较多,经常是雾蒙蒙的,雨后的山路会变得泥泞不堪,成为地地道道的泥巴路。这里距离县城又远,平日所里不休假,只是到月末结帐后才集中休当月的假。常年呆在贫瘠的山区税务所,文化生活单调乏味,人们除了打麻将、玩纸牌外,再也没有别的娱乐项目。我又不爱打麻将、玩纸牌,自然就选择读书消磨时间。这期间,我还真看了不少书。《天方夜谭》《红与黑》《孤星血泪》《简爱》《悲惨世界》《三国演义》《水浒传》等经典名著,常常让我爱不释手,乐此不疲。有天,我一大早起来,发现窗外下着瓢泼大雨。雨点砸着窗户的玻璃,发出“噼啪、噼啪”的响声,不远的山尖上,伴随着阵阵的雷声,划过一道道闪电,让乌黑的天瞬间透亮,很快又转为乌黑,吓得我不寒而栗,瑟瑟发抖。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品尝着生活的酸甜苦辣!我时常在想:什么时候能调进县城工作,像城里人那样,端坐在高楼上,推开蓝莹莹的明窗,与游弋的燕雀耳语,与漂浮的白云细语。闲暇之时,我不知不觉就迷上了写作。我写了许多散文﹑小说,时不时在省、市报刊杂志上发表,渐渐在系统内小有名气,引起了市局领导的高度关注。三年后,我离开了古镇,调入市局办公室干文秘。
   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面对着电脑,轻轻地敲击着键盘,我不由想起了古镇的那条小街。多想再回那儿走一走,看一看,重新感受一下自己当年的生活!我终于等来了一次机会,市局在武陵县地税局检查完毕后,不知是谁提议去晁村镇吃农家乐。没说的,大家一致同意。这几年武陵县政府大力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晁村镇的大多数人家都已从山村搬迁了出来,沿着山脚下的公路两旁办起了红红火火的“农家乐”。土鸡、野兔、荠菜疙瘩、凉拌苜蓿﹑煎饼﹑油饼、玉米粑粑、糜子窝窝头,这些原本是山里人吃的农家饭,如今却成了城里人的美味佳肴。古镇那条曾经繁华一时的小街,渐渐就走向了衰落,昔日的商贩们陆陆续续离开了那里。古镇那条梦一样的小街,就像天边绚丽的彩虹一样,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月光】赌怨(小小说) 下一篇:光棍爱上酒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