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弥留之刻

弥留之刻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一望苍茫雪皑皑,二望尔走近三载,三望红尘了然去,四望喋血杜鹃……
   治子站在窗前,勉可支撑的身体,仿佛一夜间,褪去了所有的肌肉,九十公斤的体重,剩下了一具微微颤抖的骨骼,在寂静得没有一丝响动的房间内,在素色的低垂的窗帘旁,呆立了好久,好久。
   没有人会忍心打破这种静谧,就像一颗泪水,你放任它静静地流淌吧,任何一种,哪怕是轻轻地捧起,都会碎成一种不可弥补的伤害。
   三年前,治子经历过那种生死离别的悲痛。爱妻惠子睁大了双眼,望着这个世界: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我活下去!那抹对生存的眷恋,也许,除了惠子自己,谁也无法感受到命运绝然的悲凉。
   而今,治子深深感觉到了那种绝望,纵然苦苦哀求,都无法改变一个被尘世抛弃的冰冷事实。世界好大,大得自己就如同一粒微埃,世界又太小,小到竟没有我七尺男儿的容身之地。
   不想走,真的不想走,人人都说有天堂,天堂在哪呢?
   就像惠子的弥留之刻,她拼尽全力抓住自己的双手,她以为这样的紧紧相握就会感动上天,就能够使自己留下来,留在这个世界上,看花开花落,守日月轮回,她以为这般的留恋真的就能够感动命运,让自己活下来吧!不用好好哦,只要活着,可是,活着,对于一个临死的生灵来说,那会是怎样撕心裂肺的一种奢望啊!
   惠子走了,她纵然紧紧抓住了治子的手,还是没有挽回自己年轻的生命,当最后一口气息随空气飘散之后,惠子,苍白的小脸静静地低垂着,就仿佛一次身体透支之后的沉睡,那一刻,治子抱起她,呼唤着她的名字,摇动着她的身体,那么机灵可爱的惠子啊,再也没能睁开眼睛看治子一眼。
   三年的时光,治子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紧随惠子之后,也将要离开这个深爱的世界吗?
   那一天,当所有的化验单都被医生转手给护理他的亲人时,他的脑海里就已经生发出两个暗红的大字:完了!
   他没有勇气去索取那一叠带着残酷的化验单,他知道,所有亲人的脸庞都带着笑,那种如梗在喉的苦笑,一下子击溃了他所有的坚强,他不需要坚强,他只需要活着!就像当年惠子绝望之后对于生命的那种渴望!不!他不是惠子,或许,或许亲人的安慰都是真实的,就是说,自己根本就没什么大问题,那些没事的,没事的,此起彼伏的问候都是发自内心的吧!都是因为自己真的没事而才如此地表达吧。
   治子情愿违心地相信那些微笑里的祝愿,就好像总有一些希望,在自己的生命里飘忽,随时,都可能抓得到,只要自己肯去深信。
   “治子,回床上躺一会吧?一会那些亲朋好友该来看你了!”
   七十岁的老母亲轻声地在他后面呼唤着,治子回头,静静地看着这个瘦小的妈妈,一头银发,掩映着一双深陷的眼睛,那一年惠子病故之后,母亲的头就已经变成了花白,而今,母亲的头好像全部变成了白色,治子伸出胳膊握住母亲细弱的双肩,然后,他又腾出一只手,帮着妈妈向后捋了捋头发,他说:妈,等我好了以后,我会好好地照顾你,让你享福。
   老太太一下子挣脱开他的手,转身去收拾治子凌乱的被褥,那一刻,治子感觉到了妈妈在掩饰着快要流出的眼泪,那背对着的瘦小的身影,仿佛积聚了太多的悲痛,虽然无言,却已经在那些动作里流露出了更多的心酸!
   这种心酸,也瞬间凉透了治子的心扉,他又一次恐惧:自己真的就要离开这个生存了几十年的尘世了吗?
   治子没有吃早饭,他侧卧在自己的大床上,那张当年和惠子一起住过了五年的大床,如今只剩下了一个人孤独而眠,而这个人,也许会在不久之后的某一个时刻,沉沉睡去,再也看不到初升的太阳了。
   治子翻了个身,感觉到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了,他闭上眼睛,不想看见随时进来探望的亲人和朋友,那番重复了好多次关切里的同情,就像根根麦芒,每一根都在他心灵上做着一次疼痛的提醒。他了解那些善意的,无助的,贴心的问候,都没有错,但是,又有谁能真正体会到他现在心理上对生命不可把握的焦灼呢?
   他不想说话,所以,也不去听任何人说话,也懒得理会任何人慢慢走近自己的身边,轻声呼唤他的名字,他皱着眉头,很希望,此时侯,自己一个人,就在一大片无垠的旷野里,躺在大地的环抱,看着蓝天,然后,任凭自己的思维渐渐模糊,然后,就飞向一个遥远未知的地方,那个地方会有惠子,惠子会在一个洁净素朴的小院门前,微笑地迎接他的到来……
   那该是另一个世界吧!那世界是安静的,祥和的,唯美的,到处充满了鸟语花香,小河流淌,他会和惠子重新拉起手儿,重新追忆那另一个尘世一起走过的青葱岁月。
   “治子,治子!”
   哥哥摇动着他的肩膀,也将他从梦境里摇了出来,他睁开眼睛看了看床边站着的自己的亲人,那一双双带着复杂情感的眼神,都在定定地看着他,微微启动的双唇里他能够读出那种如释重负的一抹轻松,仿佛刚刚,就在他迷迷糊糊做着美梦的时刻,他们以为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而现在,就如同鬼门关里将他再一次抢了回来一样,那抹轻松,恰恰给了他最为敏感的一次打击,他更深刻地明白,自己的去日已经近在眼前了,他看了看周围的这些面孔,咧着嘴淡淡地笑了。
   这一个微笑,就好像一剂起死回生的良药,每一个亲人的脸庞都绽开了笑容。
   小屋内重新充满了几天都没有回暖过的快乐气氛,年迈的姑妈特意拖着自己蹒跚的脚步,去舀了一碗面,擀上了她这辈子最拿手的长寿面,她要让病情见好的治儿吃上自己亲手做的面条,然后逃过这一劫,小治子两岁的妹妹今年刚刚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她将五个月的儿子抱上哥哥的床,让哥哥看看这个臭小子,借助于小孩子的活力而使哥哥精神起来,还有治子上高中的宝贝女儿,她趴在爸爸的胸前说:“你是我前世的情人,我寻了你好久好久才找到你,投胎做了你的宝贝,我要陪你到牙掉了,头发白了,走不动了,然后我推着你去沙滩,去海边,去林荫路哦!”
   治子的心一次次针刺般地疼痛,他忍了下来,他摸着女儿柔顺的黑发,那头柔发,宛如当年惠子那般的黑亮,抚摸的同时,他又一次思维飞出了好远,他又看到了惠子在好远好远的云雾里向他招手,他只能看到她模糊的一张脸,他拼命地去看她那双一直清澈如水的眼睛,却怎么也看不清。他急切地想坐起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一丝的力气,哪怕就像清晨那样,能够走在窗前站一会,也,永远不可能了。
   他知道,自己真的没有多少时辰了,那些对生的期盼,已经在一种必须接受的事实里,灰成了一缕青烟,他在这青烟里看到了一个光亮,那光亮牵引着自己,就如同萤火虫一般慢慢地飘飞,他紧跟着那抹光亮,就仿佛不远的前面,定会有一处自己向往的地方,那地方真的住着惠子,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惠子说过的那句话:来世还要做你怀里的那个新娘。
   一段很黑的路程,他几乎跟不上那抹光亮,他抹着额头上淌下来的汗水,他紧紧盯着遥远的那个方向,那一刻,他真就看到了惠子身穿白色的婚纱,翩翩若仙地朝着自己奔来,他忘却了自己一路的辛苦疲惫,伸开双臂,紧紧地,紧紧地,将惠子抱在了怀里……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月光】空鸟笼(小小说) 下一篇:一席之地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