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流年】谁捣的鬼(短篇小说)

【流年】谁捣的鬼(短篇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从赵总经理办公室里传来很大的声音,好像在吵架似的。赵总经理的门虚掩着,从窄窄的门缝里看进去,只见赵总经理瘦弱的身体,斜坐在偌大的写字台后面,显得很不协调,手里拿着支铅笔,颤抖地在纸上面划拉着什么,脸上已是白一阵、青一阵,眼睛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
   办公室中央,是个小伙子站在那里,叫张里,是支公司的一个部门经理,长得敦敦实实,胖胖的圆脸上冒出了一颗颗汗珠,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嘴里咕噜着像是在说什么,一脸的委屈和无奈。
   张里低声说,有人说就你不同意吗!谁说的!赵总经理把桌子拍的响动很大,桌子上的茶杯盖掉落到了地上,啪的一声碎了。
   张里很激动,嘴唇哆嗦着嗫嚅地说:我工作这么些年了,业绩在公司年年评优,凭啥提他不提我呀,我比他差啥呀。继之闷声闷气地嘟囔着。
   赵总经理一手按着桌子,一手向后推着转椅的扶手,站起来说,你好好干就行了,现在就是好好锻炼锻炼,积累一些经验,你干好了肯定会提拔的,回去工作去吧,我还有事呢。给他下了逐客令。
   张里扭头走了,啪的一声把门就关上了。嘴里嘀咕着,他不就是给你开过车吗。有什么了不起。此处不养爷,自有养爷处。脚步声渐渐远了,好像是下了楼。
   赵总经理站起来,用暖壶给自己水杯里加了点水,心里才平静了许多。心想,他怎么知道呢,谁在背后捣鬼呢。
   他想起了昨天的党委会,有个支公司缺个副经理,有两个人选,一个是专业学校毕业,从业时间比较长,业绩突出,但是脾气倔强,处事耿直,有一定的群众威望,也就是刚才来找赵总经理的那个张里。另一个是复员军人,比张里年轻两岁,给赵总经理当过司机,做事机灵,处事灵活,会走上层路线,叫林志。会上,对提哪一个,多数人同意提张里。
   最后,是赵总经理拍的板。同意提拔林志,理由是企业需要年轻人,会协调关系的干部,至于业务可以慢慢学习吗。林志年轻,会协调关系,有发展潜力。就用林志吧。至于张里吗,以后有机会再说。大家也就默认了,现在的企业都是一把手说了算,什么民主不民主的。
   可是,又是谁把会议的意见泄露给了张里的呢,张里真是耿直的人,换个别人也不会找的。现在正是市场竞争激烈的时期,挖市场、挖人才愈演愈烈,张里的事情处理不好,会对整个公司干部队伍会造成消极影响的。谁把组织意图泄露给张里的呢,谁在背后捣鬼呢,这是要给领导班子抹黑呀,是班子不团结的苗头呀。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必须查一查。赵总经理坐在椅子上苦思冥想,像放幻灯片一样,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在大脑里闪过。
   是张总吧,他是二把手,会议上他没有表态。他经常跟我对着干,好拉帮结伙,好把我挤掉了,他好当一把手。张里经常因为业务的问题跟他吵架,说他处理事情不公平,两人有积怨。不像是他在捣鬼。
   是王总吧,他是大学毕业就分到公司,没有在基层锻炼过,年纪轻轻,就因为与上级公司领导关系好,被提拔起来的。基层的人都瞧不起他,不懂业务,又好说,一说话就没有了边际,都称王呱撇。党委会上他说,张里懂业务,很能干的话。可是张里最看不上他,经常顶撞他,公开场合给他出了几次洋相。不可能是他,不会捣鬼,一捣鬼准露馅。
   是于总吧,他是张里的同学,从基层上来的,有工作经验,处事全面,不轻易得罪人。党委会议上,他说,张里业务比较精通,可以用,工作能力也有。林志年轻,处理问题活泛,干事机灵,是个可造之材。这个态度不是模棱两可吗,在和稀泥吗。大家都知道,张里他俩是同学,关系却不很近。可能是于总升的太快了,张里有些嫉妒,常常跟人家说,我在学校是学生会干部呢,他呢,小兵一个。言语中透着瞧不起的样子。于总不会,这个事不值得捣鬼,还怕引火烧身,躲还来不及呢。
   就剩下办公室主任小李了。他也参加会议了,做会议记录了。李主任人不错,就是一喝点酒就乱说。有时候,人们想了解公司的事情,了解领导的想法,就把他请去喝酒,喝多了,什么都说。人们了解了想知道的东西,也把他给卖了。这个教训太深了,影响了他的进步,不然他早提拔了,有的领导也多次提醒过他。你以为他们请你吃饭是好事呢,看你在领导身边,有利用价值,才请你吃饭,了解公司高层情况,了解领导意图,了解领导嗜好,好给他们可乘之机,都是在耍你,你哪天不在办公室了,就没有人理你了。吃亏还没有吃够呀。后来,李主任就好多了,很少跟公司一些人吃饭了,要是吃饭也与关系比较好的人,而且由喝白酒改成喝啤酒了,在酒桌上也不谈公司的事了,谁一提他就打岔,说点别的。再没有人说他喝酒乱说的事情了。看来,小李轻易也不会说,他要捣鬼会倒大霉的,他不敢冒这个险,还敢把我卖了,他没有那个胆子,借给一个胆子他也不敢。
   赵总经理坐在那里,把参加会议的人猜了个遍,想的头都有些痛了。他想解铃人还须系铃人呀。他又给张里打了个电话。问道,你怎么就这么在乎这个事情,谁跟你说的。张里气哼哼地说,你跟我说的,我才在乎的。别人说了,我就不会这样往心里去。赵总经理说,不可能,我还跟你说这个,有必要吗。张里说,你昨天晚上,快到半夜了,你好像喝酒喝多了,给我打的电话。你说这次不能提拔你了,要提拔林志。你说考虑林志给你开过车,他父亲又是上级公司的领导,你难办呀,你也不想捣鬼呀。我心里觉得不舒服,感觉不公平,才找的你。
   赵总经理拍一下脑袋,想起来了,就是自己说的。喝酒真的坏事呀。他连忙去洗手间去擦了把脸,挤了两下眼睛,清醒了许多。赵总经理心想,管他呢,说了也无所谓,作为“一把手”提拔一个人还做不了主,我还做什么。我要培植自己的势力范围,培养自己的心腹,与上边领导攀个高枝,好照应我呀。我有什么错呀。是的,这就是赵总经理的出发点。公司里的人们都明白。
   就在公司去那个支公司宣布林志的任命那天,张里向赵总经理交了辞职申请书,陆续还有几个人,都是各支公司的业务骨干。据说是在这个城市新设立的同业公司向他们发出了邀请。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纹身 下一篇:【月光】游戏(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